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书信里的人生(三)


□ 韩蒲州








第三章一个刻苦自励,一个尽力资助




1
1961年9月1日,薛佩珍回到学校。新婚之后,容光焕发,精神振奋。年轻的小伙子,要鼓足干劲,发愤图强,投身到紧张的学习生活中去了。然而,他不知道,一场巨大的灾难,已悄悄地逼近了他的身边。这场灾难,后来一个很长时期,被称之为“三年自然灾害”。从后来公布的实情中知道,那几年不能算灾年,风调雨顺,还该说是丰年。自然没有错,是人的错。灾害过后,国家主席刘少奇曾说过,这场灾难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
强劲的舆论宣传掩盖了真相,人们只知道这是苏联老大哥欺负我们这个小弟弟造成的。一心追求进步的大学生薛佩珍,把所有的困难,几乎全看成了对自己革命意志的考验。只有他那并不十分强壮的身体,时时在和他的进步思想较劲,用一阵阵咕噜噜的叫声提醒他应当面对现实。
离家前,一件小事,让薛佩珍既感动又尴尬。玉兰是上了班的人,不可能在家里待多久,大概在佩珍离家的前一天,她就返回浮山了。玉兰走后,佩珍才发现在家里的小桌上放着10元钱。玉兰当时还在见习期,每月工资仅有29.5元,10元是个不少的数字。拿着这10元钱,小伙子感慨万千。他知道妻子是一片好意,却又感到一丝丝的屈辱。当天佩珍便给玉兰写了一封信,除了诉说夫妻恩爱之外,还说到了这笔钱:
兰,您放在小桌上的10块钱我已收到了,这完全能表达您的心意。您的工资够薄,伙食费又高,剩余很少,在这万分困难的时候能伸出帮助之手,我是深谢的。但我却不明白您为什么要采取这种方式给我这10块钱呢,为什么不当面给呢?是有别的意思吗?是因为……请解释一下好吗?挣的钱若不够用,就不要给我捎了,管住自己就行了。我可以艰苦一点,也可以另想别的办法,或者……请您酌情处理。想的全面些,给的不痛快的钱我是不会用的。(1961年8月31日)
真是个倔强的家伙!明知妻子是关心自己,若有点别的意思的话,也不过是:你不是嫌我家跟你家要了彩礼吗,我现在一点一点地还你吧。这也是我们用小人之心设想出来的。更大的可能是,不,绝对的事实是,妻子诚心地关心丈夫,要给他一点补贴,又不愿丈夫难为情。或者是,你就要上学去了,我不能送你了,拿上这点钱到学校补补身体吧。悄悄地放在小桌上,就和走过去悄悄地塞进口袋里一样。总之,什么解释都可以,就是不能想到邪处去。偏偏我们的大学生就要往邪处想,还要说这样气壮山河的话:“给的不痛快的钱我是不会用的。”
信上这么写了,心里还是很感激的。他是倔强的,也是聪明的,并不缺少感情。
离家前一天给玉兰写了信,这样到校后的第三天,就收到玉兰一封信,当天便写了回信。9月20日收到玉兰的第二封信,在当天的回信中,详细地说明到校后的情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