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春去春会来(中篇小说)


□ 杨刚良

杨刚良

  一

  热烈欢迎参加云州蓝焰燃气有限公司开业庆典的贵宾!

  红色的电子字幕,渲染着热烈的气氛。而陈旭,亦是一团炽火在胸,像加足了燃料的蒸汽机车,呼隆隆地就闯进了宾馆。步幅大,频率也快,就显出急匆匆的样子来。不料,脚下一闪,身便打了个趔趄。低头看看,虽未有异常发现,还是往虚空处狠踢了一脚:"操!"

  刚"操"罢,丝绒旗袍就过来了:"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他眼一斜:"你帮得了吗!"

  旗袍竭力把笑容留在脸上,声音却低了下来:"对不起!"

  来到餐厅,周光伟热情地招呼道:"快坐吧,就等你了。"

  陈旭睨视着他说:"等我?"

  "看你说的,不等你等谁?改制的功臣嘛!"

  有人起身跟陈旭打招呼,丝绒旗袍走来宽座,陈旭便在谢魁中身旁坐下。谢魁中是南城蓝焰的董事长,是来祝贺云州蓝焰开业的。他看出陈旭在生气,但不知所气为何,又不便问,就没话找话地扯着闲篇儿,陈旭也强忍怒火支应着。

  不独谢魁中不知陈旭为何生气,在座的差不多都不知是怎么回事儿。开业庆典在即,大喜的日子,有啥事能让这个新公司的副总经理这样不高兴?而且,还当着这么多客人的面。

  周光伟心跟明镜似的,他知道陈旭为啥不高兴。所以,他看到陈旭气成那个样子,不仅不觉奇怪,反而暗暗得意。哼!你陈旭也想做董事长!有我周光伟在,你就甭想!叹你的"既生瑜,何生亮"去吧!

  檀香味浓,在空中弥漫着。周光伟指夹烟,脸微仰,斜睨着陈旭。檀香裹着烟香涌进周光伟的肺底,在里面迅速打了个滚儿,又喷涌而出。这些混着檀香和烟香的雾气就在眼前弥散开来。透过弥散着的烟雾,周光伟又偷偷瞥了瞥陈旭。

  陈旭的眼睛正在喷火,刚好就被周光伟瞥见了。他心中一颤,手也随着一颤,一小截烟灰颤落在白瓷杯沿上。他顺手抹了一下,杯沿上立即出现一条灰色的线。越抹越黑,是他始料不及的。不知为什么,周光伟有点儿怕陈旭那双眼。他自己也不明白,陈旭这双眼咋就那么厉害,随时都会给你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风雨说来还真的就来了,而且裹着电,挟着雷。

  陈旭的声音就是颗炸雷:"周光伟,我现在还是公司的副总经理吗?"

  "这是什么话?有谁说不是了吗?"

  "狗屁!有谁还拿我这副总经理当盘子菜?"

  "你这是咋说的?有谁怎么着你了?"

  "别跟我装蒜!周光伟,我跟你说,别跟我玩那片儿汤。你要是这么玩,咱今后就有包子操了!"

  "当着客人的面,你咋这么说,谁跟你操包子了?那包子是吃的,又不是给你操的。"

  陈旭放低了声音说:"好!好!咱不当着客人说,咱找个地方说去。"说罢就去拉周光伟:"走!"

  周光伟挣扎着,嘴里还故作轻松地说:"你看,往哪儿走?这么好的茅台酒,你舍得我可舍不得。"说着就冲丝绒旗袍喊:"上菜!"

  撕扯的过程,菜就上齐了,总经理贺跃明也已赶到,周光伟就招呼丝绒旗袍倒酒。

  陈旭一把抢过酒瓶,"咕嘟嘟""咕嘟嘟"地满上两大杯,推一杯给周光伟,留一杯给自己,然后)中周光伟说:"你不是想喝酒吗?咱喝。我不信,有人敢死就没人敢埋?我陪你喝。"

  周光伟自知拼酒不是陈旭的对手,就对陈旭说:"今天可不是咱俩拼酒的时候,你先坐下,咱这儿还有客人。"

  陈旭不听他的,依然站着,端起自己的那杯酒——满满的一大杯,足足有4两。他望着周光伟说:"喝,咱先喝。"

  周光伟佯装生气地说:"老陈,别闹了!"

  "闹?你说我跟你闹?好!既然你这样说了,我还就闹上了。来,喝!我操!不信就治不了你!"说着一仰脸,喝干了那杯酒,然后杯口朝下地在周光伟眼前晃了晃,说:"看到了么?"说完指着另一杯说:"该你了。"

  周光伟原以为陈旭不过是拿大杯子吓人,没想他真喝了。他一时手足无措,尴尬地说:"你还真喝了?"

分享:
 
更多关于“春去春会来(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