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尘劳


□ 嘉 男

  莲华寺重建开光后,居士们捐来三台电脑,住持用一台,另两台八九个和尚轮着用。不过,也就是静松等四五个年轻和尚喜欢上网,年纪大的都不去碰,多半不是定力有多么好,而是对新生事物的畏惧排斥,他们当中,就只昔缘师傅懂电脑。

  昔缘师傅一定是前生慧智修得好,脑子特别聪明。出家前,是山下里镇一家工厂的技术员,技术知识是大学里学的,若仅此一点,也没什么,那些大法师,连博士和大学教授都有呢,昔缘师傅的特别之处是,他还会一些与他的专业相矛盾的事情,比如写字,画画,弹电子琴,但在寺里,他只是写写字,其余的爱好都放下了。电脑对他也是新鲜物件儿,但以他技术员的出身,自然是亲近机器,喜欢摆弄的,一上手就会。很快,寺里三台电脑若出了问题,不用请人来或者搬到山下去修,一般情况下他自己就能收拾。

  然而,昔缘师傅平日里并不上网,因为他知道网上是怎么回事,他也不赞成其他和尚上网。网上动不动就弹出一个丰乳肥臀穿三点式的妖精,引出和尚们的客尘烦恼,还怎么修行?而像觉宝这样的还没有受比丘戒的小沙弥,还是个孩子呢,上了电脑就不想下来,以前他总是偷跑下山,找里镇上的孩子们玩,有了电脑后,他动不动就溜上去打游戏,在网上跟人家争强好胜。他把那种对对碰的游戏玩得鬼精,很少能碰上对手,有的网友气得发消息说,觉宝肯定作弊了,觉宝看到了非常生气,免不了要咒骂他们几句,犯了嗔戒。昔缘师傅知道了,说过他几次,他不再骂人,游戏还是要玩的,当然多半是避开师傅。

  虽如此,昔缘师傅也不是那么教条,他当然明白,这个婆娑世界变得越来越邪乎,新玩意儿不断冒出来,渐渐取代传统模式,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为了传法的善巧方便,该用还得用。像静松和尚,昔缘师傅反倒是支持他上网。静松虽然还是个年轻人,出家前只上过几年小学,但他悟性很强,总能从一些生活小事中悟出哲理来。有次,他在网上看了周星驰主演的电影《大内密探008》,里面有个姑娘端一杯葡萄酒让众人品尝,多数人都认为不好喝,有人说酸,有人说涩,但周星驰演的角色说,这是一杯好酒,只是有人品尝的方法不对,要把舌头卷起来,用舌尖品,这样才能尝到甜味,如果用舌头两侧品,尝到的就是酸味。静松不知道品酒是不是该这样品,问昔缘师傅,师傅也不知道。他想了想对师傅说:“看书看帖子,看人看事儿,也是一样吧,学会去掉酸涩的部分,才能体会到香甜美好。”师傅大喜,怎么会阻止他上网呢?

  静松建了一个QQ群,里面的人还真不少,大部分是其他寺院的师兄,也有几个尼姑庵的师姐妹,有位居士给了上百个QQ币,现在里面大约有二百多人了。他还到有的网站社区,跟普通网友聊天儿,告诉他们一些佛法知识,转述从师傅那儿听来的佛法故事。有些学佛的网友很喜欢跟他交流,也有的网友并不学佛,纯粹就是好奇,什么都问。

  最近一个网名叫八爪的年轻人跟静松聊得很多,八爪说他刚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过一个月就离家去上大学了。静松说八爪真幸运,一自己才上了几年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学校唯一一位老师得病死了,再也没有老师来,家里条件好点的孩子都去县城上学了,他呢,只得回家帮父母干活。不过,他对八爪说,就好像个儿大诱人的果子未必是甜的,掉在树下的小果子其实也很好吃,只上过四年学的小和尚,也能在网上与上过大学和即将上大学的朋友交流。

  八爪就说静松也很幸运哦,有母亲,也有父亲。而他五岁起就没见过父亲了,对父亲没有一点儿印象,母亲告诉他父亲死了,在他小学快毕业那年,母亲带着他改嫁了。奇怪的是,在他上初中三年级的时候,有天一个瘦弱落魄的男人来学校找他,声称是他的亲生父亲,塞给他五百元钱,说了几句嘱咐的话,就流着泪走了。他回家问母亲,这是怎么回事,母亲坚定地说:“那人弄错了,你爸早死了。”八爪就一直以为那是一个认错人的可怜的人,他到现在也不知父亲长什么样儿,连张照片也没有。

  “哦,没有父亲是很可怜啊,但是,”静松说,“八爪,你要看开些,不要让尘劳影响自己的心性。”

  八爪问:“什么是尘劳啊?这个词很特别,学校的语文课本上没有,在课外书上也从来没见过。”

  “我师傅说,尘劳就是世俗事物带给人的烦恼,比如八爪你,因为父亲不在了而烦恼。烦恼多种多样,不管什么样的烦恼,都会污染人的心性,扰乱人内心的平静,犹如尘垢使人身心劳累。”

  静松的话发上去半天,八爪没有反应,他是不能理解或者没有兴趣谈论吧。果然,过了一会儿,八爪发来了另外的问题:“你们这些和尚都是因为什么出家?”

  这个问题可能是所有俗家人都想问的,就像很多人问作家为什么要写作一样使人厌烦,但静松理解。世间有些事需要理由,有些事情不需要理由,却要有个缘由,和尚出家的缘由实在是五花八门。他告诉八爪,他的师弟觉宝是在襁褓中被放在寺门口的,都不知道父母是谁,没有纸条,也不知道生日;他的师兄戒武是做生意时跟人发生争执,把对方打了,对方又找了一伙人把他打得半死,他在医院住了两个月才活过来,之后就出家了;至于他自己,是不能上学后,母亲又生了弟弟,家里的地不多,粮食不够吃,母亲就把他送到寺里来了,当时这个寺院还很破旧,就昔缘师傅带着几个徒弟,师傅不想收他,母亲和他一起给师傅不停地磕头,师傅只好收了。

分享:
 
摘自:当代 2013年第05期  
更多关于“尘劳”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