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卧龙深处


□ 方 敏

卧龙深处

      方 敏

中国科协 中国作协 主办
300万年前,一个神秘的物种诞生在天地之间,和人类的祖先相生相伴,走过了漫长的演化过程。直到1869年,一个叫做戴维的法国神甫,在中国四川宝兴的大山里发现了这个物种,从此把它们介绍给全世界,并给它们命名为大熊猫。
接踵而来的是西方探险家一次次的猎杀和诱捕,因为物以稀为贵,大熊猫物种只生存在中国。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禁止了一切猎杀大熊猫的行为,直到周恩来总理指示,要进行大熊猫普查,看看到底还有多少只。
1974年,世界上第一次大熊猫数量的全面普查在中国展开。从此,一个崭新的课题摆在中国科学家的面前,一个个从零开始的大熊猫专家,便走进了神秘的熊猫世界。而日后成为大熊猫研究权威的胡锦矗,就是他们当中的一位。

蛛丝马迹

1974年初春,一个晴朗的早晨,在四川汶川县草坡乡的大山里,走来了南充师范学院的教授胡锦矗,脖子上挂着望远镜和照相机,背上背着行李。时而举目远眺,时而弯腰查看。前面,一个向导带路,是当地的农民;后面,一个民工背东西,两顶油麻布做的简易帐篷,还有米、盐肉、干菜;身边,还有一个年轻人跟着做记录。
从山谷出发,沿着农民上山的小路走走停停。路边是大大小小的玉米地,摇曳着碧绿的阔叶,张扬着紫红的胡须,正在孕育着后代。鸟的叫声,不绝于耳,鸟的飞落,如影随形。
沿着弯弯曲曲的沟谷,一路攀升,就离开了人间烟火,进入了原始森林。齐腰的草木挡住视线,密集的露水成为洗礼。衣服湿透了,贴在身上,胶鞋灌了水,挤出“啪叽”声。
年轻人暗暗叫苦,胡锦矗却怡然自得,这算什么,山野嘛,就有山里的野趣。
“教授,你胳膊上有条蚂蟥!”年轻人伸手去揪。
“别动。”胡锦矗拦住年轻人,举起巴掌一拍,蚂蟥就掉在地上,缩成一团。“你一揪,它的脑袋就留在肉里了。”胡锦矗笑呵呵地说。
蚂蟥在濡湿的泥土上伸直腰,又抬起头来往草上爬。年轻人拿出打火机,要烧蚂蟥。
“放它一条生路吧,是咱们打扰了它的正常生活。”胡锦矗拍拍年轻人的肩膀。
走走停停,就来到海拔2000米的高山,这里地势平缓,大家放下背包,掏出冷馒头和咸菜疙瘩,打尖。
远处是邛崃山的主峰四姑娘山,四座白雪皑皑的雪峰,挺拔俊俏,时隐时现,风情万种。脚下是莽莽苍山,浩浩林海,溪水闪烁,竹林摇荡,又是别一番情调。
胡锦矗掏出一个小酒壶,抿一口酒,咬一口馒头,飘飘然,陶陶然,赛过神仙。
“教授,这里有大熊猫吗?”
“应该有。1931年德国人谢弗组织的草坡探险队,1934年美国的塞奇和谢尔登,还有捕捉大熊猫最多的美国人丹吉尔·史密斯,都来过这里。”

“教授,快来看!有熊猫!”向导站在一片竹林中,使劲招手。
深绿色的竹丛下,棕褐色的腐叶上,两个青黄色的纺锤体,静静地卧着,还冒着热气。
胡锦矗问向导:“这就是熊猫的粪便?”
“对。”向导肯定。
“没错的,我们上山经常见到。”民工也确认。
大家蹲下来,仔细观察。纺锤体由两部分构成,青色的是尚未消化的竹叶,黄色的也没有消化完全。也就是说,作为食物的竹叶或竹子,在熊猫的肠胃里待的时间很短。
竹子的营养价值本来就差,像这样消化一半就拉出来,熊猫的体能靠什么维持?
年轻人问教授。胡锦矗呵呵一笑:“我要是知道,就不要组织调查了。”
“怎么说起鸟类,您无所不知呢?”
“你忘了,我是研究鸟类和鱼类的教授,大熊猫是新课题啊!”
年轻人点点头,能够跟着教授研究新课题,也是一种机遇。胡锦矗则围着纺锤体拍照,前后左右,连同周围的环境。然后,拿出一个盒子,小心翼翼地把纺锤体放进去,笑道:
“这可是宝贝,带回去仔细研究。”

攥草取水

继续上山,更加兴致勃勃。爬到海拔2800米的时候,太阳下山了,山光骤敛,山风刺骨。一棵粗大的冷杉树旁,有一块平整的岩石,可以宿营。在树干上固定帐篷,可以遮风挡雨;在石头上铺一层冷箭竹,再铺上油布、床单,就可以舒展身体了。
走了一天,又累又饿又冷,可吃饭还没有着落。馒头吃完了,煮米却找不到水。山崖底下有流水声,可是峭壁太陡,又黑灯瞎火的,连向导也不敢下去。
“看来,只能吃生米生肉了。”炊事员自语。
分享:
 
摘自:十月 2006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