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石磊小小说3篇


□ 石 磊


金蝉脱壳

今年五一节,玉娟到首都玩了几天,今天她满脸笑容回来了。她打开门,看见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姑娘在她家中,她长得十分迷人。那人见到玉娟,便微笑问她:“你找谁?”
“我找谁?这是我的家。”玉娟看着她,有点迷惑地问。
“你会不会搞错,这是你的家?”站在面前的她,一脸惊讶。
玉娟以为自己真的走错了门,环顾了大厅一眼,证实自己没有入错门,便问:“你是谁?怎么到我家来?”
“啊,我的天!我给他骗了,这个雷打的家伙,我要找他算账。”霎时,她变得满脸怒气,愤愤地说。
“你给谁骗了?”玉娟见她这么生气,便问她说。
“他……他骗我说离了婚,就把我带到这里来……”她再也说不下去,转过身呜呜哭了起来。
玉娟一听到这话,怒从心起。想不到那么老实的丈夫,趁她五一旅游,就把女人带到家里。这么说,老公早有此意。原本她是不出去旅游的,老公老是劝她到外面走走,说别老待在家里。这样看来,老公的这番好意是假的。玉娟看到面前哭泣的姑娘,便大喝一声:“给我滚!”
那位姑娘连看都不敢看玉娟一眼,夺门而出。
玉娟立即打老公的手机,叫他马上回家。她越想越气,把啤酒瓶、茶杯、花瓶摔得满地都是碎片,然后倒在床上,伤心地哭了。
玉娟的老公一踏进家,看到满地都是碎玻璃,内心颇为紧张,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便叫了起来:“玉娟……玉娟……”
玉娟满脸泪水从卧室走了出来,她看到老公就咬牙切齿。玉娟的丈夫见她这个样子,纳闷地问:“玉娟,发生什么事了?”
“罗剑平,你问你自己,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玉娟两眼圆睁,发射出愤怒的目光,一步步向他逼近,剑平从来没见过温柔的妻子这样生气过。
剑平见妻子这副样子,倒害怕起来,竟一步一步后退,又问:“玉娟,究意发生了什么事?”
“你老实交代,你们有多长时间了?”
“什……什么你……你们?”剑平给弄糊涂了,一时连说话也结结巴巴。
玉娟再也忍不住了,狠狠地打了丈夫一个耳光,说:“你还想装糊涂!”
“你发什么神经?”剑平大声质问玉娟说。
“好,好,你是不会说的,那我走,我成全你们。”玉娟说完走进卧室收拾衣服什么的,准备离开这个家。
“要走可以,可把话得说清楚。”剑平的声音也大了。
“还有什么可说?”玉娟边收衣服边说。
“你把我的首饰都拿给那个狐狸精了?我跟你没完。”玉娟向他奔来,想跟丈夫拼命。
“今天,你是中了哪门邪!我知道你的首饰放在哪里?”剑平大喝一声,把玉娟给慑服了,她呆呆地站着。
“她……她……难道是……是一个贼?我中了她的计了。”玉娟如梦初醒,自言自语地说。
玉娟夫妻拉开抽屉(锁已被打开了),一万三千多元现金也被盗走了。

歪打正着

一天下午,C局的梁局长对杨贤明副局长说,他要去省城办事。其实,梁局长说去省城办事是假,是他刚才接到住在省城二奶的电话,二奶说好几天不见,很想念他,要他过去幽会。梁局长为了早点见到二奶,车速一加再加。由于梁局长的面前浮现跟二奶相会的情景,方向盘一偏,连车带人滚入了山谷,梁局长死了。梁局长从车里被弄了出来,他面带笑容……
开追悼会那天来了上千人,梁局长的死,当然属于因公牺牲。一位副县长为梁局长致追悼词,悼词洋洋几千字,县长把梁局长说成是一个两袖清风、严以律己,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的好公仆云云。
忽然,C局办公室的副主任朱小斌失声大哭,哭得很伤心,他边哭边说,梁局长不该这么快就死。朱小斌这一哭,虽有不少人难以理解,但也有不少人跟着流泪,局里几位女人也哭了,再加亲属的哭声,追悼会的气氛显得特别悲哀。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杨贤明副局长被提升为C局的正局长。俗话说:一朝君子一朝臣。杨贤明当了正局长,就把办公室副主任朱小斌提升为正主任。杨局长提升朱小斌的原因很简单,认为朱小斌这个人不错。朱小斌在梁局长追悼会上的哭声,感动了杨局长。杨局长当然清楚,不是梁局长有恩于朱小斌,使他感激梁局长。梁局长到C局当局长时,朱小斌就是一个副主任,梁局长并没有重用他。如果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目无领导的人,一个男子汉会失声大哭吗?杨局长就此认定,朱小斌可以培养。
杨局长很信任朱小斌,什么事情都叫他去办,朱小斌说的话,杨局长也听他的,朱小斌在C局成了一个大红人。
有一天,朱主任和一个同事郑风一起吃酒,酒过三巡。郑风端着酒杯问:“朱主任,我一直想问你一件事,都没有机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