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洪湖的散文


□ 洪 湖

  洪湖。福建闽西人。教书匠,孩子王。八十年代初生人,1999年始上网,笔名,月儿/白衣胜雪·月。发表过若干篇文字于各式杂志上,偏爱古典文学及古典艺术。致力于将古典诗词之“意境”引入散文写作中。
  
  桃源三
  
  一
  不知为了一场怎样的变故,日渐枯槁的山野,终于一夜白头。天奇蓝,明明是一位洞悉人世炎凉的垂垂老者,却张着宛若婴孩般清澈无邪的瞳仁,游絮般白到近乎透明的丝云来去无痕。人世的炎凉,想必他早已倦看,这沧海桑田也不过是一弹指的悲欢,也不过在他亘古不老的面容上留下淡淡的莞尔一丝,稍纵即逝。天若有情天亦老,他是青山更在青山外的化外之人,因此,无论面对怎样的变故,他都只能在遥远处,以幻灭的心情,慈悲相望。
  那么我呢?为什么我要迎着冬那绵密的霜刀前行?当我踏入这一片白莽,霜刀割面,锋利的薄刃刀刀命中,罗织成裂纹似的伤口,生生地痛。一片贫瘠的土地,正待一场雨水缓解它的饥渴,给予它最后的一线生机,但沙场上最后一次强有力的倾袭,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了决了它的苟延残喘,全军覆没,万骨俱枯。我是千军万马中唯一生还的败军之将,在枯篙前站定的我,手持苍天的三千华发,收拾着残灰般的惨烈,在朔风中伤痕累累,东边的日头依旧地升起,斜移着清醒的步子,揭开这漫天白幔,无色透明的火种,焦灼出一野枯色。对着天地皆荒,缘何泫然欲泣?我终究不过是烟火人间里识得炎凉,懂得欢笑和哭泣的那一粒粟。今朝,我唯一能做的可是掬一捧泪?想,如若洒泪于这片冻土,它可会还我一朵桃花的颜色?
  桃花开在何处?我从枯枝轻响处走至天尽头,问。
  
  二
  四季是天地的轮回,枯荣是万物的本性。
  冬之前,我不谙世事,一厢情愿地寄情于山水:曾经妄言天下,世界将在我掌中,在我的剑下,狂奔于野,以流云奔水为笔墨,天地任我书;曾经唯求一席,山间,舍前,树下,可饮酒,可品茗,可剑舞,可长歌当哭。我岂知,相逢原是一场必散的盛宴,我们原本一无所有,酒菜是主人的,迟早也撤了去?未曾思量,今朝便要离席一当东方已翻白,杯盘狼籍,我也就来不及把那片刻的欢愉温存,醉醒时,红帐已成白色坟茔。
  旷野之中,我空空如也。
  静看秋里摇曳生姿的紫芒,飞芒如花,被剥离了精气似地,白发苍苍。我的步履早已被这片土地熟悉,土的黏湿,让我与之契合,手探入草节深处,裂骨的轻响碎在我的指尖,轻拢出一束残颜一它在我脚下宽容睿智地微笑,笑我的徒劳。是啊,在季节的轮回中,我已辜负了它的仁慈,它周而复始的指引,我承认,我不过是个稚气的莽撞少年。
  初识时,我仰望你叠翠的层峦,它如蛟龙般穿云破雾于天上地下。高山在远处藏匿,化作青虹,近处,竹林飘摇,林下有人正在燃炊,竖直的袅烟扶摇而上。浮成白色的云蔼,在山腰间游移。极目,我疑心是哪位仙家正踏虹而过,拂下白衣一袂。我说,大概这就是我的桃花源了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博南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博南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