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配飨中国岳武穆


□ 冯八飞

  冯八飞,笔名虎头,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外语学院德语系教授、北京外国语大学博士、柏林洪堡大学博士后、洪堡大学语言与语言学系博导、德国洪堡基金会洪堡学者、上海外国语大学外语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南京大学中国语言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德国洪堡基金会中国学术大使、德国语言学研究院国际科学家委员会委员,出版过《沉浮莱茵河》、《永远的白玫瑰》等作品。

  绍兴十二年除夕,岳飞就义临安,遗体草草埋葬大理寺墙角,当夜狱卒隗(音委)顺冒着灭族之险负岳飞偷出城门,埋于临安(杭州)西北钱塘门外九曲丛祠旁北山山麓,伪称“贾宜人坟”(“宜人”皇帝封赏五品官正妻的封号),并将岳飞所佩玉环系于腰下,栽两棵橘树为志。隗顺死前将这一惊天秘密暗授其子:岳帅精忠报国,必会沉冤昭雪。

  隗顺,这个连生卒年月都不详的狱卒,凭此走人中国历史。

  二十一年后,绍兴32年(1162),宋高宗禅让帝位给养子宋孝宗赵奋,宋孝宗即位后一月即下诏追复岳飞官职,改葬西湖栖霞岭,即杭州西湖畔的“宋岳鄂王墓”。起初这个岳庙只是衣冠冢,后来宋孝宗下诏征寻岳飞遗体,隗顺儿子上报,岳飞方隆重迁葬,两年后宋孝宗再赐北山智果院为褒忠祠,与岳飞墓一起组成现在的岳庙。到清朝道光年间重修岳墓,多方寻找后在杭州众安桥螺丝山下扁担弄内红纸染坊旁找到隗顺葬岳飞原址,清光绪二年(1876)在此修建“忠显庙”,杭州人通称“老岳庙”。

  想当初宋高宗伙和秦桧谋杀岳飞,知道此事一出震动全国,于是广为公告岳案是“诏狱”,判决书恶狠狠地说“仍出榜晓谕:应缘上件公事干涉之人,一切不问,亦不许人陈告,官司不得受理”,不允许任何人替岳飞上诉。尽管如此,文武百官仍然络绎不绝为岳飞求情,福建布衣范澄之上书尖锐指出岳飞冤死就是因为秦桧乞和,南宋只有岳飞能抗击金军,“岂可令将帅相屠,自为逆贼报仇哉!”跟洪皓一样,范澄之也跟岳飞素不相识,连饭都没吃过岳飞一顿。韩世忠早任闲职,关门谢客,此时却拍案而起前去质问秦桧。秦桧冷冰冰地说:“虽然岳云是否写信让张宪谋反这事并不肯定,但此事莫须有(有个影儿就算)。”韩世忠“艴然变色”,愤愤不平地说:“‘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韩世忠实在太傻太天真。宋高宗与秦桧在乎什么“服天下”?天下不服,杀就是了。不知道天下谁的?

  只要金人高兴就好啦。

  秦桧二相执政十七年,冤狱多如牛毛,但岳飞冤狱诛戮之惨,株连之广,首屈一指。秦桧这个寒门学子多年钻营终于爬上来了,照例翻身变成迫害狂,而宋高宗这个才子面临秦桧制造的冤狱一般都假惺惺遵守宋太祖誓约,乐意扮演宽宏市恩的好人,唯独对岳飞冤狱凶相毕露,疯狂超过秦桧。

  首先被秋后算账的就是“矫诏”放岳家军第四次北伐的李若虚。宋廷公文斥骂“你这个小丑,屁本事没有,却轻佻行事,不守规矩,小人得志,像奴隶一样侍候岳飞,咬牙恶咒,切齿痛恨,一看就是秦桧手笔。李若虚被贬安徽徽州,最后死于徽州。参与审讯岳案的大理寺丞李若朴(李若虚之弟)、何彦猷和大理寺左断刑薛仁辅都反对岳飞冤狱,统统罢官。岳案直接凶手万俟卨联名一堆儿官儿弹劾他的前任何铸,说他“日延过客,密议朝政,以欲缓岳飞之死”,何铸于是被贬。万俟卨又攻击荆湖北路安抚使刘洪道听到岳飞被罢后“顿足抵掌,倡为浮言,簧鼓将士,几至变生”,于是刘洪道被流放广西柳州,终身没能再复官。

  接替岳飞的岳家军都统制王贵转发王俊诬告状,已算帮凶,宋高宗却仍不放心,授意在判决书中说他烧毁岳飞写给他的谋反信。王贵天天晚上睡觉一脊梁的汗:早晚论起来,这就算毁灭谋反证据啊。他知道再恋栈死无葬身之地,赶紧称病辞职,宋高宗顺水推舟,立委虚衔侍卫步军副都指挥使,添差闲职福建路马步军副都总管,领双份高薪赋闲,死后更追赐节度使,备极哀荣。

  王贵下台后,经张俊举荐,田师中接掌岳家军。这田师中是个恶质马屁精,恨不得用舌头拍张俊臀部。张俊儿子早死,他就替他善后,娶了张俊寡媳,图的就是能直接叫张俊“阿爹”,因此江湖人称“大男田师中,小男杨沂中”,意即他在张俊面前比真卖命替张俊打过几次胜仗的杨沂中地位还高。田马屁接掌岳家军,连岳案帮凶、岳家军旧将傅选都不服,上任时只好特调蜀兵数千护身,到任后即忠实执行秦桧意图大肆裁减遣散岳家军,他接手时岳家军超过十万,为诸军之冠,到任几年后杨存中的殿前司军七万余人已为“天下冠”,超过岳家军。

  打倒岳飞和韩世忠后,张俊在镇江枢密行府直接指挥韩家军,田师中接掌岳家军,俨然“独掌天下之兵”,乐得脑袋血管差点儿全爆。谁知没过几天,绍兴十二年(1142)即冷不防被秦桧唆使殿中侍御史江邈弹劾,说他小儿子杨存中卫戍首都,大儿子田师中在长江上游指挥岳家军,将来一旦内外呼应谋反,祸不可测,堪堪以张俊陷害岳飞和韩世忠之道还治张俊之身。张俊这才知道自己已在瓮中,加之害人太多,民愤极大,吓得俩眼儿乌青,以为必死无疑,幸亏宋高宗出来唱红脸,拍胸脯力保张俊不会谋反,却“照准”他辞职赋闲。害完岳飞和韩世忠,张俊自己也走到政坛尽头。但宋高宗心里清楚他跟岳飞完全不是一回事儿,因此从来没有打算杀他,罢他兵权后还专门率秦桧父子去他家吃饭,张俊荣华富贵至死。

分享:
 
摘自:当代 2012年第06期  
更多关于“配飨中国岳武穆”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