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山村的大历史


□ 覃德璜

  文/覃德璜 题字/杨励 图/陈冬梅

  安村,是武宣县通挽镇石山区一个不起眼的壮族小村落,地处贵(县)来(宾)武(宣)三县交界,村子不算大,解放初期人口也就400多人。从表面看,安村和周围的村子一样,四面环山,村背大山雄踞,村前田畴如碧,村里鸡喧牛鸣,村上炊烟缭绕;安村人和周围的村民一样,耕田作畲,稻黍兼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农耕社会,祖裔相袭,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然而,这座看似平常的村庄却极不平凡。安村,她蕴涵着丰厚而坚韧的文化传承,尘封着激越而壮美的历史传奇,特别是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掀起的全民族解放斗争和人民解放斗争的历史浪潮中,这里的人们在党的领导下,武装投入了斗争的大洪流,用奋斗书写了历史的厚重,用牺牲赢取了辉煌和荣耀。

  一、尊儒道,崇文修学谋长存

  安村是由覃氏高祖于清乾隆年间经来宾寺山乡德法、上水一带石山区搬出,几度辗转至此安顿,号村为安。繁衍至今已15代,全村清一色姓覃,同拜一卦大祖。

  在村口,大闸门上方镶嵌着一块方正的大石匾,匾面镌刻古体阳文“进士”二字,笔意浑圆饱满,那是仿照清时浔州府颁给清进士覃肇猷的木匾刻制的,标榜在此作为号召儿孙世代发愤读书谋取功名的旗帜。安村是个文气很浓郁的地方。老人说,旧时村巷里时常传出琴箫声声,婉转悠扬,如歌如诉。说吹拉者是一些“欢迷”戏迷,每当劳作归家,一不烟二不茶,先吹拉弹唱一番才过隐。村口大闸门的夜晚,坐在石板凳上神聊的人们,对广东粤剧名角马西曾红线女及其主演的剧目唱段等诸如此类话题津津乐道。壮字壮欢歌本《梁山伯与祝英台》,以壮欢改编的历史剧目《秦香莲》《六月飞霜》《王三五娘》以及现代剧目《刘三姐》《沙家浜》《双枪老太婆》等等,不但有唱本,还不时在戏台上下演出唱起,流传至今。文化氛围之浓,由此可见一斑。村人重视教育,老人训导小孩通常用“人非磨墨墨磨人”的典故,意即不识字没文化要挨欺负一类的励志故事。村上早年就办起学馆,开塾请人教书,一年四季,书声朗朗,老学馆慢慢演变为当代的安村小学。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就有学子远到香港、上海、广州、梧州、桂林、柳州等地读书,工商贸易、交通建筑、军事美术各门学科均有村人涉及。村人轻仕禄重文商,不慕官场,傲骨铮铮,曾先后有两人推辞武宣县长之职不就,留下“宁可在外做叫花子,不回老家做县太爷”的经典故事。当然,时值乱世,安村人师承传统,遵循孔夫子“邦有道则见,邦无道则隐”的原则,才有如此的高风亮节。李宗仁规划建设广西全省公路铁路时,委任安村人覃登校为总工程师。当年曾有先追随孙中山北伐后专修美术之学子覃登宝,所作一幅《李宗仁将军马上图》参加广西全省美术展,获李将军赠两担光洋,其父高兴得出门见人就挥舞着长烟筒大声哈哈:“哈哈!这个仔呀哈,画马的图画卖出我一匹活马价,比我骑的马还值钱!哈哈,这个仔呀哈,稳阵得很哪!你看嘞嘛,往后大把世界!大把世界!”

  二、处乱世,尚武自保求久安

  国未安时,村亦难安。在旧中国,举国内忧外患,区区安村实难偏安一隅。安村地处三县交界,是个三不管地带,再加上时局多变,兵荒马乱,城头常换大王旗,匪盗横行,绑架劫路,偷牛盗马,如同家常便饭。县、区官府当局为息民怨,虽也装模作样在盗抢事故多发路段设置了一些护路安民岗哨,但那些护路队多是白天插旗设岗“护路”,傍晚收旗即收买路钱。老人说,那时候整个世界全都乱了套了。

  乱世当前,安村人为营造一个安全防范的环境,便依托村背大山,用大块石头沿村边砌成围村石墙,牢牢实实地把村子围了一大圈,只开主侧五门,在村中心出口处建一座大闸门为主门,门边搭起了望台,情势吃紧时安排人员轮班值守。

  为保家园,村人尚武,农闲时节经常组织精壮练习武术,请来武师教拳练棍,这也是合乎当时当地社会的一种时尚。其中功夫了得者有如覃登谋,手握刀把一发力,日本造的大板刀刀面在他手上像是簧片般上下颤动。而且他胆大出奇,曾手抓蛇尾,活生生硬把盘绕在石墙缝中四米多长的大蛇给扯了出来,亦可见其臂力非同一般。每年的通挽区百子塘会武比赛,覃登谋必定到场参赛比武,比武讲武德是安村人的传统,每次赛前他大哥都照例特意吩咐:“谋哇!留点面子给人家喔!”

  即便是那些没有正儿八经拜师习武的人,由于耳闻目睹,大多都能舞个三拳两脚的。说有个土名叫公更的青年,家境贫寒,长年劳作,役牛扶犁,倒也蓄得一身蛮力。虽不习文武,但也经常在练武场边看看热闹,小有心得。有一次他由于好奇,把一名外来拳师的武棍把玩后头尾放置颠倒了,拳师认为是小看他,不依不饶地要和他比试功夫,一决高下,定个“红白交代”。公更百般解释道歉仍通容不得,无奈之下,只好与之立下生死文书,顺手在牛犁上卸下犁梆以应战。双方对阵,拳师守桩,只见公更赤脚箭步,大吼一声,抡起碗口粗的犁梆从半空劈下。拳师倒也不慌不忙,摆开架势,举棍相迎抵挡。但不想棍梆相碰瞬间,拳师手臂如承千均之力,顿觉肩震臂麻手软,棍子脱手向半空飞去,拳师哀嚎一声钻入四方桌底……

分享:
 
摘自:麒麟 2013年第06期  
更多关于“小山村的大历史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