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针针,缝起阳光


□ 朱丽秋

  女红,刀尺,似乎是隔了经年的风景,不经意间,已经去得远了。《红楼梦》中那个识大体的薛宝钗,出身在“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的商贾世家,居然会把女红当作人生必修课,这在今天或精明或精英的女人眼里,该会是怎样的一种贻笑大方呢?

  一直认为,坐在阳光下,拿起针,穿上线,不慌不忙,一针针缝起来,将心里的关切和期待一针针缝到衣服里,是人世间最朴实无华的爱。只是生活在一个吃、穿、用全由商场包办的时代,有多少事情还会需要我们亲自动手呢?

  很久没有动针的必要了,很久没有缝纫的行动了,直到不久前。

  时间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圣诞老人”,总会出其不意地送给人们一些不容人拒绝、又让人意想不到的礼物。我自己就接受了这样一份礼物。因为一个小小的意外,眼睛受到损伤,所有的一切一下子全停顿了下来。本来还很不够用的时间,一下子多到了没法子打发。到了这个份上,说什么好?只有飞奔到“爪哇国”里,将世人扔在那里的女性最合手的工作——“女红”,重新捡拾回来。

  真正的女红做起来什么样?现在的年青人见过的已经不多了。真的想知道,也许可以到文学作品的字里行间,找寻出一些影子来。

  《红楼梦》中有很多关于女红的描写,在第七回中这样写道:

  周瑞家的轻轻掀帘进去,见王夫人正和薛姨妈长篇大套的说些家务人情话。周瑞家的不敢惊动,递进里间来。只见薛宝钗家常打扮,头上只挽着髻儿,坐在炕里边,伏在几上和丫鬟莺儿正在那里描花样子呢。见他进来,便放下笔,转过身,满面堆笑:“周姐姐坐。”

  接下来的第八回中也有一个细节涉及到女红:

  (宝玉)掀帘一迈步进去,先就看见薛宝钗坐在炕上作针线,头上挽着漆黑油光的髻儿,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棉裙,一色半新不旧,看去不觉奢华……宝玉一面看,一面问:“姐姐可大愈了?”

  由此可见,在过去,女红做起来是相当复杂的,要描样儿,要量,要裁剪,还要缝等等,是个耗时费力的“大工程”。

  人家宝钗是一心一意做针线,把女红当成事业做。我呢,不过是要找个“营生”打发时间。

  就这样,我心意已定。可是做个什么好呢?颈椎痛了很久了,是想到过要缝一个圆枕的。想归想,做却一直没有做,好在现在做起也不迟。我给自己定下一个很小很小的“工程”,小到只要缝一个小小的茶枕。

  立春过后,阳光慈爱地照着。阳光是公正的,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春日的阳光都是一样的和煦和温暖,安静地守望起岁月的平和与宁静。坐在这样的阳光下,就算是闭起眼睛来一针针地缝,一定不会感觉郁闷。

  想法总是美好的,真正做起来,却又是另一番的景象和天地了。

  因为眼睛不好,只好半闭了眼睛来缝纫。才缝了几针,手就给针刺痛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又是一下。针似乎是在代替眼睛提醒我:感觉毕竟只是感觉,感觉怎么能替代眼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