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学性蔓延”争论之检讨


□ 陈 军

  摘要: 对于“文学性蔓延”问题,学术界尚存有诸多分歧和争议,认可、质疑或处中调和诸派并峙。在探悉当前围绕“文学性蔓延”争论的基础上,从“文学性蔓延”是否可能、“文学性蔓延”是否仅仅为后现代景观以及“文学性蔓延”概念的定位等三方面进行检讨与反思,认为:参照“文学性”产生的历史语境,“文学性蔓延”说法本身具有不可消弭的矛盾性,有必要进行概念重置;“文学性蔓延”与后现代主义并不存在必然联系。
  关键词: 文学性蔓延 文学论争 后现代主义
  
  在当前文学性研究当中,“文学性蔓延”或“扩张”是一个颇令人关注的焦点。所谓“文学性蔓延”或“扩张”,按当下学界的流行说法,是指在商业气息弥漫的后现代社会,在文学生存空间被影视、网络、电子游戏等文化形式日益侵占、文学走向终结或死亡之际,“文学性”则在日常生活、思想学术、电子传媒、公共表演等一切政治、经济和文化活动中担当起统治角色。“文学性蔓延”或“扩张”与文学终结之间此起彼伏、此消彼长。
  不过,我们应当看到,当前,对于“文学性蔓延”问题,学术界尚存有诸多分歧和争议。以余虹、陶东风为代表的一派坚持后现代社会文学性蔓延说。余虹在批判分析文学研究领域“逃离文学”的普遍现象的基础上,指出了后现代总体文学状况的双重性:文学的终结与文学性统治并存;并着重描述了文学性在思想学术、消费社会诸领域的统治及表现,最后就文学研究的对象指出说:“由于文学性在后现代的公然招摇和对社会生活各个层面的渗透与支配,又由于作为门类艺术的文学的边缘化,后现代文学研究的重点当然应该转向跨学科门类的文学性研究。”①陶东风也著文指出说:“我们在新世纪所见证的文学景观是:在严肃文学、精英文学、纯文学衰落、边缘化的同时,‘文学性’在疯狂扩散。所谓‘文学性’的扩散,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或者说有两个方面的表现),一是文学性在日常生活现实中的扩散,这是由于媒介社会或信息社会的出现、消费文化的巨大发展及其所导致的日常生活的审美化、现实的符号化与图像化等等造成的。二是文学性在文学以外的社会科学其它领域渗透。”②但是,与此同时,另有一批学者对“文学性蔓延”提出了质疑,如王岳川、吴子林、张开焱等人。王岳川针对美国后现代理论家大卫·辛普森认为的“后现代文学性统治”的观点,梳理和评析了以德里达、利奥塔德、理查·罗蒂、哈桑、纽曼、戴维·洛奇等为代表的后现代“文学性”问题史,驳斥了所谓的“后现代文学性统治”的观点,认为这“只是一种辛普森的时代误读罢了。后现代时代是一个感性肉身的时代,是一个强调肉身安顿大于精神安顿的时代,是一个图像取代文字文学的时代,是一个读图时代大于读文时代的图像学世纪。”③因此,“文学性”不是在后现代蔓延或扩张、统治了,而是面临着消解、飘散的问题。吴子林同样展开了对文学性蔓延说的质疑,他从学术研究的起点——基本范畴入手,指出:“这些提出‘文学性扩张’或‘日常生活审美化’的学者,从来就不对‘文学性’或‘审美化’的内涵作出一个最为基本的限定,而在论述过程中含糊其词。”于是他紧扣文学性内涵的“语言”和“审美”这两个维度批判“文学性扩张”说,认为所谓的“文学性扩张”,从审美维度而言,其实只是一种“审美的世俗化”;而从语言维度来说,所谓的“文学性扩张”疏淡了语言之于文学的独特文化功能:文学语言“它并不直接诉诸人的官能。”“文学语言的诗性言说唤醒了生命,成了人们生存境况和生命体验的本真显现。”④另有一些学者在上述两派之间做了调和,可以刘淮南为代表。刘淮南认为,虽然“文学性”既可以表现在文学自身,又可以表现为非文学之中,“但是,对于文学来说,对于文学研究而言,首要的还应该是文学自身,是文学本身的层次划分或者说价值定位,这才是符合文艺学研究任务的重要内容。”“这样说的意思并不是要否认后现代语境中文学性蔓延的事实,而是要强调说明,作为文艺学(文学理论)来说,其最基本、最主要的对象毕竟还是文学而非非文学。”那么,如何在文学性、文学和非文学三者之间搭建一种平衡呢?刘淮南创造性地区分了两种“文学性”的含义,即“文学”性≠文学“性”。他这样解释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理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