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如花如瓷.爱兀自绽放


□ 胡颖峰

  女性文学专题

  ——胡辛作品论析

  编前语:作为一名上个世纪80年代以处女作《四个四十岁的女人》荣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的女作家胡辛,至今已出版图书38本,发表论文百余篇,编导影视作品17部,三部传记在海峡两岸出版,在世界华人区中有较大的影响。她以独立的女性意识、深厚的文化底蕴、丰富的人生经验和富有激情的艺术顿悟创造了真诚、鲜活的人间情致和灵活不拘的艺术表达形式。本期热点话题属于女性文学专题,选取胡辛的创作进行专题论析。胡颖峰的《如花如瓷,爱兀自绽放》认为胡辛的小说创作由《四个四十岁的女人》发轫,从追求女性为社会承认的“理想”价值,到《蔷薇雨》呼唤女性的内在自觉,再到《怀念瓷香》重构己身历史的母性书写,其小说创作的清晰流变可谓代表了女性写作的三个阶段,见证了一个学者型作家艺术创造的品质和智慧;何静的《素手青条上,红妆白日鲜》从地域、女性双重视阈中指出胡辛以南昌、景德镇、江西苏区为鲜明地域标识的笔墨文字、声画摄像表达了她对故乡和故乡人爱憾交加的深刻思考。江西文化的丰富性、多元性、保守性,与作家的女性视角和女性形象的生存境况构成了别样语境,绿色人生、红色情结、白色情怀是其创作的三底色:王小娥的《嫁接的艺术与艺术的嫁接》论析了文学与影视双重视阈下的胡辛创作,《四个四十岁的女人》等小说的改编为胡辛开启了一扇通往声画艺术之窗,《瓷都景德镇》等电视专题片(纪录片)的创制可谓胡辛从小说创作、编剧到编导的华丽转身,而《聚沙》等中长篇电视剧与电视电影的“自编自导自演自摄制”,则是其高校影视教育理念的全新改革,更是对日韩偶像剧的借鉴与超越;郭敏秀的《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管窥胡辛传记中的女性情感与艺术世界,认为胡辛以其生花妙笔,为读者诠释着她心目中的历史与现实人物,诠释着她的传记理念。残损情爱浓缩人生苍凉、女性目光关注女人形成、小说笔法抒写诗意岁月,共同构成了胡辛传记中特有的女性情感体验和女性生命探究。

  本栏主持:苏敏,山东文学社编辑

  如花如瓷,爱兀自绽放

  ——胡辛小说创作论

  一

  我愿意从胡辛28年前创作的第一篇作品《四个四十岁的女人》开始,去探寻胡辛小说创作的发展。一个作家创作的发展,应该是在艺术的国度里不断淬炼自我、磨难自我、超越自我的过程,因而无论在“人格”还是“风格”方面,都具备文学史的“典型”意义。《四个四十岁的女人》写的是昔日中学同窗的四个普通女人在阔别二十年后邂逅,各自对逝去岁月的诉说。那是一段青春盛放的岁月,“理想的火苗”在她们的胸中燃得旺旺的:进了文艺学校的叶芸想成为“小潘凤霞”,高中辍学进了抚河棉纺厂做挡车工的蔡淑华要做“小郝建秀”,进了助产学校的魏玲玲欲争当“第二个林巧稚”,而考上北师大的柳青,她的理想则是成为“乡村女教师瓦尔瓦拉·瓦西里耶夫娜”。然而,那也是一段青春残酷的岁月,生活是那么含辛茹苦:蔡淑华工作后不久即离开织布机成了一名区妇联干部,她喜欢自己的工作,但丈夫对她的工作不屑一顾,只希望她做好子女的姆妈,而子女们对她这个家务事全包的姆妈也总是抱怨。叶芸分到县剧团当演员,她靠自己的努力成了剧团的二牌花旦,却不得不为了结婚生女而中止,当她拒绝再生育、做了结扎重新活跃在舞台上,却遭到好事者的恶意中伤诽谤,此后她两次离婚,直落得身败名裂,身心交瘁。魏玲玲分到县医院干了六年接生工作后,被剥夺了助产士的权利,下放到偏僻、闭塞、穷困的乡村,但成家后为了丈夫的冷暖营养和当好儿子的“家庭教师”,她改了行,没有事业的依傍使她心中充满落寞、忧怨之情。

  在作者笔下,蔡淑华、叶芸和魏玲玲的人生充满了理想不得实现的辛酸和痛苦,人们由此了解到:压着因袭重担,身处各种条件尚且十分落后匮乏的社会环境里,女性带点强制性地走出家庭之后,她们想要实现自己的理想所面对的苦恼、阻碍何其深重,她们承受着比任何一个时代的妇女都更为沉重的负荷。但即便如此,胡辛仍执着于“理想”,柳青便是她塑造的一位“理想”女性:她一生未婚,默默无闻地在农村执教十五年,虽然在山野不正规的学校里没有培养出一个大学生,但她从自己的学生那里“得到了人世间最崇高、最纯真的爱”,不幸的是她已身患绝症,面对死亡。阔别二十年的经历,行年四十的感慨,四个女人在事业、理想、爱情、婚姻、家庭中的寻寻觅觅,负重若轻地浓缩在这个短篇中。“理想”与“爱”显然即是胡辛的内心“世界”。

  这篇小说,体现了新时期之初女性写作的新质,即追求女性为社会承认的“理想”和“社会人”的价值,代表了女性现代意识即女性的自主自觉意识的诞生,呼应了时代人性觉醒的普遍要求,这部作品应该是那个时期最具代表性的“女性文学”作品之一。

  二

  胡辛从《四个四十岁女人》的“理想”情绪里走出来的标志是《蔷薇雨》。波娃认为:“(妇女)要能够写作,要想能够取得一点什么成就,你首先必须属于你自己,而不属于任何别人。”属于自己之后,更要书写自己。把自己从父权制的定位身份挣脱开来,写内在的自己,写真正的自己,写希望的自己,如此才能让女性的声音被听见,那长久而深藏的压抑才能纾解。《蔷薇雨》集中展露了女性内在爱欲的自然性。出身书香名门的徐家七姊妹,尽管生活经历不同,个性脾气各异,但对爱的追求都是那么执着。主人公徐希玮清高孤傲,经历生活磨难却仍然虔诚地寻找真爱。她的大姐希璞在静默如死水般的现实爱的不满中处处透出对理想爱的渴求,二姐希玫从无爱的婚姻中挣脱出来却又陷入荒谬的情爱之中。在更为年轻的一代女性身上,对爱的追求表现得更为大胆而热烈。四妹希瑶爱上了个“流浪无产者”,五妹希均做了垃圾老头的媳妇,六妹希玑相好上一位个体户,青春活泼的七妹七巧则追求年龄比自己大得多的浪子凌云。在作者笔下,女性的爱欲仍旧负担着太多社会的沉积物,但名节、操守、门第等传统观念,咒骂、凌辱乃至于磨难,都改变不了女性对爱的初衷。我们在《蔷薇雨》看到,女性在投身爱情的时候,常常带有赴汤蹈火式的勇敢,既可超越世俗的礼法,又蔑视现实的差距,甚至可以跨越意识形态的鸿沟。虽然外在的形式极端对立,但内在的真诚是一致的。小说中女性叛逆的声音无疑昭示着她们爱欲本能的解放,有着反抗父权体制对女性爱欲长久以来的误解与压抑的作用,更是女人身体自主权的一种争取。

分享:
 
更多关于“如花如瓷.爱兀自绽放”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