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相信有条路通向大海(创作谈)


□ 马忠静

  马忠静,生于一九六二年十月,回族,湖北省谷城人,中国作协会员,出版小说集《夏天,没有诱惑》(入选“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和小说集《终极放逐》。若干小说被《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和《小说精选》转载。中篇小说《秋飒爽还想在北京打工》荣获全国首届“鲲鹏文学奖”小说类二等奖:短篇小说《植物·动物·人》荣获《上海文学》短篇小说大赛三等奖。短篇小说《旅途》相继被《小说选刊》和《新华文摘》转载。

  《看海》是一篇纯虚构小说。

  纯到何种程度?纯到除了背景,整个故事全是编出来的。我把编好的故事强加给了人物们。社区倒是真有一位“老苏”.但他至今活得好好的:一群青枝绿叶的社区女子,仍然没心没肺地用跳舞灌溉着岁月。轰轰烈烈的爱恨情仇全是作者的自说自话。

  何以如此?为了让自己宽容豁达仁义厚道,一直想塑造一个有着大海品质的人物。渐渐地,一颗隐形的种子和我机缘相投在适当的时候发芽了。那个人物应该是女的,美丽,有点二,“三高”,令女人嫉羡男人垂涎。她的京剧嗓子总能在我眼前撩开一面海。我叫她筱杏香。

  有这样的文字:“别看筱杏香肚子里没多少墨水,气质是不俗的,我穿上三公分高的鞋子才和她一般高。她有一张椭圆形的脸,瓷器般的白皮肤,就算晒黑了,但只要蓄上几天又白了。笑的时候,她爱眯缝一双杏眼,漫溢出柔情蜜意地甜,红润的嘴唇咧成一个上翘的弧形,嘴角蜷伏一些柔情和眼睛的蜜意做着呼应。夏天,她最王牌的一件衣服是米色真丝套裙,那是她女儿在首尔买的,裙摆处印有一圈火辣辣的大红花,既有中年女人的贵气,又有年轻女人的活泼俏丽。舞蹈队里数她最喜欢首饰,真的假的土的洋的古典的现代的让人眼花缭乱。一年四季,耳环珠链巧配衣服,既是点缀叉是补充,既是内容又是形式。我用最苛刻的眼光也没发现她脖颈上的褶皱。为了打击她,我总是嘲笑她的几粒雀斑,让她不要乱笑,一拉动笑肌,雀斑们都成了活的。她厚着脸皮说:这叫有面子。”

  小说中的“我”曾一直仗势欺侮筱杏香,后来“我”男人“老苏”死了,吓得不敢回舞蹈队,怕她报复。后来,经不住劝,回到舞蹈队,筱杏香却并没把“我”怎样。人物与海搭了起来。“我”在看到筱杏香内心的时候也看到了“海”。那段文字是这样:“这会儿我心里好像有海了,尽管有些模糊,有些距离,可我确定它在那儿了。”

  最后,我把人物和海揉捏到一块:“真实的风雨声和音乐里的海浪声融为一体。情景剧里的剧情很真实。斜斜的雨丝被舞台两旁的大灯穿越,变成玉色的丝,眼里渗入雨水很酸涩,我只能努力睁大眼睛。雨中的舞蹈有异样的美,惬意,俏皮,女人们用自己方式回应生活。

  舞蹈接近尾声,筱杏香准备从后排往前跨的时候,用简单清透的目光,饱满地看我一眼,有怂恿更有安慰,她俯下去的脊背竟像一尊礁石。我朝礁石跨上去,她岿然不动。掌声响起,观众给了难度分,延长着鼓励。这时,一面海在眼前划开,浪花逐来,层层叠叠,湛蓝,辽阔,万种风情。揣着日月星辰和生生不息的岁月,在海面,舞蹈着的是我们这群女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