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杰克·巴恩斯:被战争阉割的人


□ 李权文

  摘 要: 海明威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太阳照样升起》中主人公杰克·巴恩斯的形象带有作者自传的成份,但他又是小说的叙述者,其他的一切人和事都存在于他的记忆与叙述中。他的讲述主要是围绕战争对他们这一代人的摧残与阉割:因为战争让他失去了性能力。在无性的苦境中,杰克·巴恩斯因被人冷嘲热讽而苦闷、焦虑、烦躁不安。海明威通过对杰克·巴恩斯遭受战争阉割的描述,深刻揭示了战争对人类带来的危害。
  关键词: 《太阳照样升起》 杰克·巴恩斯 战争 阉割
  
  一
  海明威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太阳照样升起》描写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一群英美青年终日浪迹于巴黎街头以及西班牙等地的故事。该小说出版后,海明威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他成为“喧嚣的二十年代那些因饱受战争折磨而失去了浪漫主义理想的整个一代人所认同的国际名人。”该小说同时也确立了海明威在美国文学史上最优秀的文体学家的地位。《太阳照样升起》塑造了“迷惘的一代”的典型, 体现了“迷惘的一代”文学的基本特征,成为这个流派的宣言书。
  小说主人公杰克·巴恩斯的形象带有作者自传的成份,体现了海明威本人的某些经历和他战后初期的世界观以及性格上的许多特点。杰克是个美国青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负了重伤,旅居法国,为美国一家报馆当驻欧记者。他热恋着在战争中失去了丈夫的勃莱特·阿施利夫人,但负伤造成的残疾使他对性爱可望不可即,不能与自己心爱的女人结合。于是,在生活中没有理想和抱负,时刻被一种毁灭感所吞噬着。他嗜酒如命,企图在酒精的麻醉中忘却精神的痛苦,但一切都无济于事。因为战争不仅使他们生理上伤痕累累,而且他们心理的阴影总是挥之不去。战争虽然有正义和不正义之分,无论如何在这里残酷无情地毁灭了一代人,给千千万万的民众带来无尽的伤害和痛苦,而对杰克本人来说,他已被这场无情的战争阉割得体无完肤。
  
  二
  杰克·巴恩斯既是小说的主人公,同时又是小说的叙述者,其他的一切人和事都存在于他的记忆与叙述中。当然,他讲述的主要是围绕战争对他们这一代人的摧残与阉割:因为战争让他失去了性能力,因为,战争让勃莱特失去了两个情人。在无性的苦境中,杰克·巴恩斯因被人冷嘲热讽而苦闷、焦虑、烦躁不安。他的焦虑是战争和周围的人加注在他身上的一种阉割焦虑,弗洛伊德指出它“是对任何年轻人在成长过程中所感受或经历的误读或错误命名。这种失落带来的焦虑感与能否满足社会观念中成人的性属身份的需要关联更大。”因而,杰克·巴恩斯的阉割情结是第一次世界大战这场浩劫直接引起的,与勃莱特和其他人紧密相关。
  杰克的性无能招致街头妓女乔杰特对他的质问。在一个温暖的春晚,当乔杰特主动引诱他时,他表现得无动于衷,这个姑娘就开始怀疑他是否一个健全的人,随口便问:“怎么啦?你有病?”“是的。”“人人都有病。我也有病”。这里乔杰特虽然也说她有病,但这病与杰克的截然不同,她是因为生活不节而染上了性病,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也不以为然了。然而,作为一个男人,一位女士当面问及自己有病,他却无言以对时,肯定有难言之隐,这时他被迫如实告诉了乔杰特实情——是战争让他残废了。幸好俩人对战争给人们带来的生理和心理的永恒的伤害有共识“……战争实质上是对文明的一场浩劫,也许最好能避免战争。”
  正是这场浩劫,导致杰克与所钟爱的恋人勃莱特之间的恋情产生了裂痕,导致她另寻新欢。从心理上讲,战争不仅阉割了杰克,而且让他的本我与自我总处于纷争不休的状态,不时折磨着他。本我要求满足人的基本需求——实现快乐原则,可自我要求杰克得遵守现实原则——自己在生理上已被阉割。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勃莱特没有任何限制,她可以在杰克无能的情况下,尽情地释放自我,她时而与科恩寻欢,时而与公爵调情,时而狂热地爱上罗梅罗,凡此种种,都没有任何压抑,可以最大限度地满足自己的本能欲望。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