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面对灾难,诗歌如何发言


□ 昌 政

  汶川大地震突如其来,人们一时惊呆了!回过神来,写诗的,甚至从没写过诗的,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以诗发言。网络成为这些诗歌的最快传媒,一首佚名的诗《孩子,快抓住妈妈的手》,迅速在网上网下流传,感动了众人的心。接着,纸媒频频推出爱心专号,事实证明,诗歌仍是主打的文学样式,诗是有用的,诗是心声。
  但是,面对灾难,诗歌如何发言?爱心诗(在此姑且这样称呼抗震救灾中涌现出的诗)大多是直抒胸臆的,充满激愤,悲伤,哀痛,挟裹着震情的信息潮,撞击着人们的心灵。然而,人们很快发现,这些诗经不起细读,诗质的纯度不高。那么,成功之作是如何超越浅白直露的呢?
  
  语言:锐化、尖新及独创性
  
  诗歌是语言的艺术,而优美的能打动人心的,却不一定都是诗的语言。大量的爱心诗,读了引起共鸣,与表达了自己的心声有关,与当时的情境氛围有关,却与诗歌无关,因为那语言不是诗的。诗有诗家语,诗的语言是暗示而不是告诉,是表现而不是陈述,是凝聚的而不是稀释的。而这只是基本特征,优秀的诗歌语言还必须是尖新,锐化了的,显示出独创性。
  “防空警报过后,所有的汽车与轮船都在哭泣/所有的汽车与轮船都在说四川话/所有的汽车与轮船都仿佛孤儿,用四川话凄厉地喊妈妈/如果泪水也会飞翔/应该是这漫山的蝴蝶/——且是白色的”(大卫《三分钟》)。人们通常会把汽笛声比做哭声,而说汽笛在用四川话喊妈妈,这就别致了。诗人不能满足于告诉人们有鸣笛志哀这一事实,更要引领读者去感悟诗人从中的独家发现,并叹服,而陌生化的语言有助于增强探寻诗意的兴致。
  “而当他们累了 睡在路边/他们蜷曲的睡姿就是中国/最精确的地图/而当他们重又站起 向远方开拔/他们的肩背就是一片 正在隆升起的/重整的山河”(章德益《献给子弟兵/背起伤员 背起老人》)这样的诗句,引领着我们去发现:它的前一行是去引爆后一行,后一行的最后一个词,往往让读者一惊,有一种“见识增添了敏锐”的愉悦。我读到太多写子弟兵的诗,诉说着敬意,抒发着感激之情,却很少能像这首诗将百姓的情意,提升到更高层次来激荡:他们抵挡的何止于一场震灾?相当深警,相当独特。
  语言是诗的外表,一个诗人的风姿往往由语言的姿态决定了。许多诗人在写爱心诗时,保持了个性,这是娜仁琪琪格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那些孩子们死了 只是一场雷雨打落了花枝/他们纷乱的样子 多像散落的花瓣/稚嫩的垂落 砸痛了大地”。细致的笔触,意象的经营,让诗人的咏叹别具一格。是的,面对灾难,诗歌并非只能只能大呼小叫,北塔在《练习簿》中写道:“笔和书/像父母/失散了/被风翻开一页/空白/再翻开一页/还是空白”。诗在这里,只是静静地展示,但是,谁能说它缺少力度呢?
  
  角度:新奇、小巧和合理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