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钱穆早年的几篇佚文


□ 赵灿鹏
钱穆《师友杂忆》记早年在无锡后宅初级小学任教时,向上海《时事新报》副刊《学灯》投稿。第一篇题名《爱与欲》,第二篇“题已忘,忆是论希腊某哲人与中国道家思想之异同”,得主编李石岑激赏,皆以大一号字刊于《学灯》头版;接着《学灯》刊出启事“钱穆先生请示通讯地址”,钱即复函,写后宅镇第一小学地址;结果是所投第三、四篇稿件,即“改小一号字体,刊入青年论坛中”,“自是遂绝不再投寄”。
  这是一个著名的故事,后来有关钱氏生平的几乎所有传记资料,都据此照书,实则颇多误记。钱氏《师友杂忆》写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作者自承“忧患迭经,体况日衰,记忆锐退”,一位八十多岁长者的回忆,不尽合乎事实,原可以想见。
  检《学灯》一九二一至一九二三年间目录,钱氏共发表有文章二十篇,署名皆为“钱穆”(除有一篇作“穆”)。其中最早发表的一篇,题目是《意志自由与责任》,时间在一九二一年一月十六日。同月二十日刊有《因果》一文;钱氏提到的“爱与欲”一篇,题目作《爱欲》,刊出则在二十一日。钱氏所说第二篇“论希腊某哲人与中国道家思想之异同”,篇名作《伊壁鸠鲁与庄子》,刊出时间已是两年之后,在一九二三年三月四、五日。
  钱氏的这些文章,有七篇刊于“评坛”、“论坛”栏目,接着有四篇《爱与工作》、《皈依》、《理性》、《表现与志向》,载“青年俱乐部”栏目(即钱氏所说的“青年论坛”),时间在一九二一年三四月间。
  钱说“自是遂绝不再投寄”,实则“青年俱乐部”栏目刊载四篇文章之后,一九二一年十一月《学灯》的“杂载”栏目,有《改革中国图书分类刍议》一篇;次年十月“哲学”栏目有《读罗素哲学问题论逻辑》一篇,一九二三年还有《屈原考证》等七篇,分载“文艺”、“哲学”栏目。其中最后发表的一篇是《旁观者言》,署名为“穆”(此文于一九八七年经钱氏确认为旧作,参见罗义俊《钱穆对新文化运动的省察疏要》一文),时间在一九二三年七月九日。
  《学灯》一九二一年二、三、十二月的“通讯”栏目,分别刊有主编李石岑致钱氏的通信一则,其中一则应该写了“钱穆先生请示通讯地址”云云。我想知道这二十篇文章中,哪几篇是用了大号字刊在头版,但是近年影印的民国报刊中没有《时事新报》,原本只在国家图书馆等几个大馆才有,我所在的暨南大学图书馆也没有购买缩微胶卷,所以一时不能弄清楚,这是一件遗憾的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10年第03期  
更多关于“钱穆早年的几篇佚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