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元青花真赝对比(下)


□ 罗学正

装、烧工艺对比

元代景德镇使用的烧瓷窑炉仍然是龙窑,虽然制胎原料中引入了高岭土,可烧1300℃以上而不变形,但龙窑的结构决定其保温差,影响了高温烧成,以及瓷胎中大量玻璃相生成,所以瓷胎的瓷化程度不如现代。其装烧方法,多为单匣仰烧,垫饼托烧,垫饼与坯体之间,撒上一层细沙以防粘连,故多数器底有黏沙现象,即形成的褐色斑点。目前发现,除玉壶春器底有釉外,其他器型均为无釉涩胎,露胎处在氧化状态下极易将胎中铁分子溢出,形成火石红。此外,大件宽底器如大盘、大碗、大罐等的底部中心部位,还有一小块高铝质黏土块与垫饼相连,其作用是防止高温状态下塌底,故真品元青花大器底部中心往往能见到一小块褐红色斑块。
元青花真赝对比(下)图片1
仿制品使用的是现代液化气窑,极少高仿品偶尔才用清代以后使用的蛋形柴窑,烧成温度均可达到1350℃以上,一般均在1320℃左右烧瓷,瓷化程度好,釉面光亮,特别是柴窑烧成,釉面有肥腴的玉质感,其内部形态与表面质感,均优于元青花,也就是说,仿制品不具备元代瓷窑的烧成条件。
仿品的装烧方法,柴窑还保留单匣仰烧和垫饼托烧工艺,但垫饼上所撒的是老糠灰而不是细沙,没有深褐色的黏沙痕并嵌入胎中,仿品的这类痕迹都是人为做上去的,浮于表面也不自然,且分布的多少无度。液化气窑既无匣钵也不需垫饼,黏沙痕更是人为的。至于底心中央若隐若现的小块褐红斑,多数仿制者都被忽视,很少有人注意。

装饰的真伪辨别

青花色料
不同来源的青花料以及坯釉配方、施釉厚薄、烧成温度和烧成气氛的不同,构成了不同的发色效果。从真品元青花看,元青花发色普遍青蓝色浓重,蓝中闪绿,多凝聚而少晕散,浓淡色阶分明,笔触清晰,两笔相交的料浓处有沉入釉内的黑褐斑,斑点有金属光泽感。从色相看大致有三种:一是青翠微闪绿;二是靛青泛紫浓艳;三是青灰微呈褐黑。还不包括欠烧、釉薄泛黑和釉厚蒙花等工艺缺陷所致。
青花料的来源,据科学测定,主要有两种:一种为低锰高铁并含微量砷或铜,被认为是产于中东地区的进口料,即元代文献所称的“回回青”或“苏麻离青”,发色浓艳青翠,主要用于销往中东地区的所谓至正型元青花的绘制;另一种则为高锰低铁型,被认为是产于江西或邻近地区的土青料,即发色青灰泛黑的那一类,主要用于销往东南亚的小件器物的绘制。前者为官府控制,后者则为民窑使用,但是也不排除两种青料的混合使用,而且所占比例不小。此外,还有部分青料可能来自云南、甘肃或新疆等回民地区。早期青花料,基本上是将钴土矿原矿粉碎后直接使用,省去了明清以后烧、淘练这些工序,加上磨料不细,又采用拓料画法,笔触重复处容易产生积料和疵点。
元青花真赝对比(下)图片2
仿品元青花所用的钴青料,以现代仍在使用的云南上等珠明料为主,加入少量的含钴、含铁、含铜等金属氧化物或类似的矿物原料配制而成,打磨细腻,呈色滋润。精仿品能达到与真品相近的发色效果,但几乎千篇一律没有变化,色料浮、燥,虽浓艳但无绿意,铁锈斑下凹感不明显;普通仿品,青花色料飘浮,有的过浓或过淡,纹样有蒙花或流散现象,铁锈斑不自然,无下凹感。

纹样装饰特征
真品元青花装饰题材丰富,常见的有动物纹样如龙、凤、鹤、鹿、鸳鸯、鹭鸶、麒麟、狮子、虎豹、鱼藻、孔雀、山鸡、玉马及各种草虫等;植物纹样如牡丹、莲花、松竹梅、葡萄、牵牛花、石榴花、山茶、海棠、瓜果、芭蕉、栀子花、竹石、幽兰、月梅、灵芝、葫芦等;人物纹样多见于元曲和历史故事题材,如“萧何月下追韩信” “蒙恬将军” “周亚夫细柳” “三顾茅芦” “桃园结义” “西厢记” “昭君出塞” “鬼谷下山”以及“唐太宗” “薛仁贵” “吕洞宾”等;用于边饰和间饰的辅助纹样有缠枝、卷枝花草、回纹、锦地、水波、浪涛、蕉叶、仰覆莲瓣(“八大码”)、云肩、钱纹、朵莲以及各种杂宝等。
典型元青花的纹样装饰,有其鲜明的时代特征。构图形式方面:装饰层次多、布局繁密。如大盘、大碗,以同心圆式装饰,有5-6圈;瓶、罐类则以弦纹相隔,多达6-12层。整体空间窄小,构图严谨、虚实(水路)相间,互为穿插,主体与辅助纹样相互衬托,主题突出,主次分明。

青花画法古今对比

用同一支笔分浓淡青花料勾、拓、点、染,如中国写意画用笔,酣畅有力,率意洒脱,干脆利落,笔触整体不碎,纹样清晰,准确生动。许多作品,风格如出一人之手,其绘画功力和熟练程度,非一般工匠可比。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