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突破人身危险性,引入人格刑法理论


□ 潘志敏 钟海鹰

  一、 问题的提出
  
  纵观西方刑法学说史,刑事古典学派与刑事近代学派在犯罪根源、刑罚的目的与作用等
  问题上一直存在着很大分歧。在长达几十年的论战后,两派理论均作出了退让,现在逐渐形成了一种综合的刑法理论,即刑罚不仅要与犯罪行为的危害性相适应从而实现报应功效,而且要与行为人的人身危险性或反社会性相适应而实现功利预防功效。新旧两派在刑罚目的理论中的融合,说明了他们都承认刑罚的目的应该是二元的。这使再犯危险性为特定内涵的人身危险性才能得以进入犯罪之中。随着理论的不断深入,人身危险性理论逐渐显现出其不足之处。如马加爵杀害四学生的事件,辽宁变态杀人恶魔崔宝来将女子奸杀后还吃其尸体案等,这些令人吃惊、震怒的案件近年来时有发生。这些犯罪分子有一个共通点,即人格心理存在一定障碍,导致他们的极端行为,但他们所表现出来的人身危险性却不一定大。如马加爵家人指出,在老家时他连一只鸡都不敢杀,在其父亲眼中一直是很听话的孩子。是否因为贫穷引致马加爵自尊受损而作出极端的杀人行为呢?这个问题心理学家众说纷纭。犯罪心理学李玫瑾教授认为:“真正决定马加爵犯罪的心理问题,是他强烈、压抑的情绪特点,是他扭曲的人生观,还有‘自我中心’的性格缺陷。”而关于辽宁变态杀人恶魔案,据一名负责调查的民警说,犯罪分子崔宝来作案时神智清楚。其后来吃人肉的情节按犯罪心理学分析,是一种犯罪的歹意心理变态,是一种犯罪的极端表现和极强的报复心理的集中表现形式。
  上述的几个案例中,有的犯罪分子进行了精神病司法鉴定,有的犯罪分子却没有。但无论如何,从作案手段,犯罪情节等方面来看,这类犯罪分子均具有一定的反社会人格障碍。从以上案例我们可以看出,单单从人身危险性的角度来对案件进行分析,显得捉襟见肘。并且犯罪分子所表现出来的犯罪情节并不是简单的用人身危险性理论就能解决的,而是需要更丰富的理论基础知识,那就是人格刑法学理论。因此,本文将在重温人身危险性理论的基础上,指出其不科学之处,进而引入新的理论——人格刑法理论。
  
  二、 对人身危险性理论的质疑
  
  (一)人身危险性的含义
  人身危险性涵义,一是广义说,该说认为人身危险性并不是再犯可能性的同义词,除再犯可能性以外,人身危险性还包括初犯可能。二是狭义说,该说认为人身危险性仅指再犯的可能性。“所谓人身危险性,指的是犯罪人的存在对社会所构成的威胁,即其再犯罪的可能性”。
  笔者认为,首先必须明确研究的范围和目的。 在犯罪学领域内,其涵义应包括再次实施或初次实施犯罪学意义上的犯罪行为的可能性;而在刑法学领域内其外延也只能包括犯罪人再次实施严重危害社会行为的可能性,即再犯可能性。
  (二)人身危险性理论的缺陷
  首先,我们站在刑法学角度上看人身危险性,其涵义是犯罪人的再犯可能性。那么应该根据什么来断定犯罪人有或者无再犯的可能呢?答案是模糊的。目前仍未得出精确的标准。而且,由于人身危险性不仅是一个理论问题,更是一个司法问题,所以一旦涉及这一命题,都不可避免人身危险性判定的问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学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学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