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舌尖上的瘫儿


□ 郭雪波(蒙古族)

  蒙古族,从小受喇嘛教、蒙古文化和汉文化熏陶,尊崇蒙古族原始宗教——萨满教所崇尚的大自然崇拜。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狼孩》、《银狐》、《火宅》,中短篇小说集《沙狼》、《沙狐》、《大漠魂》等。多部作品译成外文出版。曾获台湾联合文学奖、宗教文学奖、香港《十大好书》奖、首届国家生态环境文学奖、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等。《沙狐》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出版的《国际优秀小说选》。中国作协会员,北京作协签约作家,中国环境文学研究会副会长。
  
  一
  
  朝拜后的第二天,父亲就急着要回去,叫我买车票。
  我劝他在北京多待几天,他不肯,说赶紧回去照顾你弟弟的孩子。
  我问弟弟的孩子怎么啦?一时愕然,光知弟弟结婚后第二年便得大胖小子,全家欢喜,没听说有什么毛病。
  唉,孩子快两岁了,还不会站立,不会说话……一直都没告诉你,我和你妈这次来朝拜班禅活佛,就是想向佛爷祈祷,保佑这孩子。父亲这样说。
  没有到医院检查过?
  检查过,阜新矿医院都去过,拍过什么片子。
  怎么说?
  说不出原因,怀疑什么瘫,又说吃药看看,我们不放心啊。
  嗨,那你们应该去更大的医院,沈阳或来北京检查呀,你们自己来朝拜管什么用!我一着急嗓门就大了。
  胡说!父亲立即训斥我,他虔诚信佛,不容人对佛不敬。
  父母回去时,我和妻子从不多的积蓄中拿出五千元让他们带回去,把孩子带到沈阳或更大的医院去检查。我知道这是唯一的出路,佛管“来世之福”,今生事还是得自己去面对。父亲一下子拿着那么多钱,当时还算不是小数目,不知放哪儿才好了,最后塞进了自己脚上穿的袜子里,再牢牢套上厚棉鞋,一股浓浓的汗脚臭味喷薄而出。我笑着说,这钱到家时不得捂烂喽哇!父亲说,捂烂了也不脱鞋,叫小偷没辙。
  半年后,父亲和弟弟抱着孩子来了北京。我从火车站直接带他们去了儿童医院,又去天坛脑科医院,最后住进中医研究院直属医院。做脑电图、心电图、拍X光、CT,折腾个够,诊断结果是:先天性脑瘫。
  这个结果,一下子击倒了父亲和弟弟。他们脸上顿时如落了一层霜。
  我不信,咱们到别的医院再看看!父亲愤怒地说。
  北京医院,协和医院,陆军总院——几乎跑遍北京各大医院。结果可想而知。白色天使们留给父亲的唯一半丝希望是,孩子还小,也许会奇迹发生。
  一个月后父亲抱着他的孙子回去了。满脸失望和伤心的样子。花了两三万结果还是这样,他对北京的医院和大夫们的水平十分鄙夷和不感冒,撇嘴说,还不如老家的土大夫们呢,他们还会放放血舒筋活络,我孙子肯定哪块儿堵塞了,回去放放血疏通疏通就能好。
  父亲性格很倔,恁事不轻易放弃。
  第二年我回老家,发现那脑瘫孩子的病情愈趋严重了,基本失去运动和语言功能。两岁前还能坐能扶墙站立,可现在连这点功能都丧失了,不会说话不会坐,成天躺在摇车里只会哭叫,以哭叫方式表达他的吃喝拉撒疼痛不适等等感觉和要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