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迷路的情书


□ 钟求是

迷路的情书
钟求是



春天时候,何楠赴了一次同学会。同学会回来,就有了心思。
他的心思并不曲拐,直溜溜的奔向一个鲜丽的身影。这个鲜丽的身影属于一位叫项小云的女同学。十五年前,当何楠的身子还未长全时,项小云已熟成了一颗葡萄。这颗葡萄整天在何楠的眼前晃来晃去,弄得他走投无路。一天,他终于在经典文字上找到了解脱。他哆嗦着在纸条上记载下句子,然后悄悄塞进项小云的课桌。不久,项小云小心翼翼打开纸条,见到了来自汪曾祺《受戒》中的四句:

姐儿生得漂漂的,
两个奶子翘翘的,
有心上去摸一把,
心里有点跳跳的。

项小云“呜”地一声哭了。嘹亮的哭声招来同学们的注意,并导致这张纸条在教室里递来递去,差一点酿成了一起事件。
许多年过去了,中学时代最尖锐的记忆也变得松软。同学的聚会,已成为各种身份的集合,许多人用圆滑的嘻嘻哈哈来掩饰彼此的陌生。但何楠不一样。在晚饭后的舞会上,当他的手心与项小云柔软的腰肢结合时,一种久违了的感觉奔袭而来。他的记忆像一只从深水中拉起的铁锚,发出湿淋淋的光泽。他的呼吸因此硬结起来,在和缓的音乐中显得别样。这影响了项小云。她从他的不自然中窥见过去的影子,一抹娇羞的神情毫无准备地爬上了她相当成熟的脸庞。
现在,何楠坐在办公室里,思想仍走不出那个晚上的舞会。他想,曾经那么个骄傲的人儿,轻而易举就被请到了跟前,还仰了脸看他,还娇羞,一副被征服的样子。他又想,女人多么像一本书,年少时看不懂,年长些再打开来,就简单多了。
他这样想着的时候,走廊里很安静,窗外还飘起了雨丝,正是培养情绪的氛围。何楠呆了半晌,突然觉得应该给项小云打个电话。他找出通讯录,一只手拿起听筒,另只手伸向数字时却僵住了。他想这样打过去是不是太唐突。毕竟分别多年,双方不知道深浅,忽然要在电话里进行偷情式的对话,不仅别扭,还容易弄巧成拙,倒不如写信。写信可以一层层剥出自己的意思,不怕解放一些细腻一些。这样一转念,自己都觉得高兴,忙取过信笺,想想停停,一路写了下去。



傍晚下班,何楠将信搁公文包里,骑车回家。本来机关大院的门口有一只大邮筒,因为下雨,他就不打算停下,反正住宅区附近也有一只。半路上,雨歇了,他的兴奋却没歇住。到家进门,才记起忘了把信扔进邮筒。正想着掉头,妻子董素适时给了一个理由,让他把脏西装送洗涤店洗了。他把信塞进衣兜,取了待洗西装出门。洗涤店不远,正好在去邮筒的途中。
到洗涤店,接待他的是一位精瘦女人,一双颇具骨感的手把西服翻前翻后,终于找不到破损,才收了。之后何楠向邮筒走去,一边从刚才瘦骨的手跳想到另一双柔软如水的手。那双手属于项小云,并在一次舞会上掌握在他的手中。这种思想小差让他觉得有趣,脚步也跟着轻快起来。到邮筒前,他伸手到衣兜里摸信,一摸摸了个空。他心里“咯噔”一下,双手急忙在各只袋兜里游走,可什么也没抓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