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宠物与女友


□ 王向力(蒙古族)

  到底是找个女朋友?还是养条狗?这个问题一直纠结在我的心口,堵得慌。小时候喜欢爱你在心口难开的那份含蓄和羞涩,现在全都赤裸上阵,还含蓄个小鸟。雨一直下,连续下了两个星期,楼外晒台的水泥地上生出苔藓,走路跐溜滑,老人走路尤其要小心,如同进入雷区。十四天阴雨连绵,感觉后背似乎长了苔藓,不过人不是乌龟,不可能长苔藓。此刻我站在细雨蒙蒙的十字街口,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竟然如此喜欢十字路口。据说人在十字路口许愿,可以把灵魂变卖给地狱恶魔,随后可获得十年辉煌,但结果被“地狱犬”追杀。

  一个叫花花的女子,在婚介所与我认识,她提出的条件闪光,首先我要有钱,有车,有房。我纳闷地问她:“怎么不问我身体好不好?有没有良心?”她目光迷离,优雅地笑笑说:“看你身体跟运动员一样,那么良心又值多少钱?”既然她如此坦诚,我也笑嘻嘻地忽悠她,我有三千万(其实是做梦)。我有三套房子,其中一套是半山别墅(这也是胡扯)。我有三台轿车,一台吉普车,这更是不着边际(其实我只有一台吉普车,老切诺基,改装得跟坦克一样)。我喜欢吉普车的宽轮胎,但车的冷气坏了,正愁没钱修。

  花花是一家集团公司的财务总监,离异没有孩子。月收入两万。人长得还行,大高个,大屁股,大胸脯,如同动画片里的母鸡那么骄傲。且为人精明,喜欢说三道四,对人评头论足,尤其喜欢评价网上名人。她的朋友圈子都是有钱和有权的。她以为我是她圈子里面的佼佼者,其实我的所有资产,只有三千块钱。买保险每个月450块,要是再不弄到钱,我就只好宣告破产。

  我是一家文化公司的法人,每天早晨起来,什么都不做,就要花钱,房租水电价格见涨不见跌,每个星期要交一次,物业管理的人怕租户赖账。我平时住公司,如果有人要去我家看看,便约他们去我一哥们儿家里显摆,把他家说成我家,反正他家有一套别墅,而我的照片四处悬挂,连厕所都有我的照片。我朋友是位大牌化妆师,他男朋友是位有名的演员。(我的化妆师朋友,也是男的)。

  花花本来要去我的“ 别墅”看看,但她途中接了一个电话,她不好意思地告诉我,公司找她有事。我猜是她的什么秘密情人找她。我打了个响指。买了咖啡的单,100块。我送她走出咖啡馆,看着她钻进自己的红色“小宝马”。我告诉她,下次她要请我,因为我喜欢经济独立,更喜欢个性独立。她微笑着也打了一个响指。据说会打响指的女人,主观意识特别强,自私自利,唯我独尊,为了银子什么都干。

  按照习惯我又来到宠物市场。那里有条我十分喜欢的黑色“挪威纳”,头大如斗,目光炯炯,浑身肌肉,它看见陌生人就狂叫,每次看见我却不叫,而是目光游离地看着我。它跟我之间有默契,它把身体靠在笼子边,我就用手指给它抓痒,它一动不动,那一身的肉有让我亲近的温度。我小时候就喜欢皮毛,时常把我爸的皮大衣翻过来,披在身上,装成有毛的动物,在床上爬行,那时觉得床像梦中的草原那么大。

  老板是个面目可憎的老妇女,大嘴叉子一咧,法令线深刻在脸上,一身肥肉,十分纯粹的“发糕状”。她每次都不厌其烦地对我说:“喜欢,就买了它嘛,带回家可以慢慢揉搓,怎么揉搓都行。”我每次都不厌其烦地说:“是啊,过几天来买。我还要给它取个名字。”老妇女:“它叫球球。”我说:“听上去跟足球似的,我叫它‘洛奇’,一个拳击手的名字。”老妇女每次谈到这里,会冷笑一下,继续搓脚丫子,这老板娘很不讲江湖规矩,缺乏身体礼节。我走的时候“洛奇”有些哀怨地看着我,对我摇晃着短粗尾巴。我对它恋恋不舍地摆摆手。我清楚地看见“洛奇”的口水流在嘴边,我想给它擦擦,以后吧,狗兄弟,我一定要跟你作伴。

  二

  每天吃饭的时间,几乎都要到化妆师家里集合,他喜欢吃牛排,煎得十分熟。他说除了内蒙的红牛肉,别的牛肉都不爽口。要不然就吃进口的,但没准有“疯牛病”,食品安全倒无所谓,在细菌中生活锻造杀菌的身体。他的诡异理论,让我不置可否,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他的脑袋里装满各种古怪的东西。饭后,他会拿出男朋友的古巴雪茄,开始吸烟,喝茶,吹牛。我不喜欢抽烟,就跟他说《南街往事》。那是我即将杜撰的一个故事。我的业余生活是写剧本,这也是我跟影视圈这些人熟知的原因。正吹牛的时候,花花来电话,要我出去唱歌。我带领化妆师开着他的奥迪TT,直接进了“世纪”卡拉OK的停车场,收费十五。这个小钱我来出。

  花花率领一群“马队”,各色女子有六七个。我们两个男人的到场,让这些女子呜闹喊叫,乌烟瘴气一番。唱歌是我的拿手好戏,小时候就得奖,所以也能把花花迷惑住。她坚决提出要到我的别墅看看。化妆师乐了,他知道我的“鱼”咬钩了。别墅里有我和那个明星的照片,这些女子被红酒闹得本来就发潮,再加上明星阵容,她们彻底拜倒,就这些小样,全是一路货色。我跟花花说,后天我过生日,她要送我什么礼物?花花反问我要什么。我说一条叫“洛奇”的狗。花花笑嘻嘻地同意了。花花她们根本不想走,那么就只能继续喝酒。花花酒后云山雾罩贼能说。化妆师被几个女子纠缠,他不喜欢女人,据说以前被女人伤害过,但他面子上做得很好。天快亮的时候,大家都醉了,花花终于把我扶进房间。

分享:
 
更多关于“宠物与女友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