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性悲剧命运的根源


□ 殷 梅

  从鲁迅的《伤逝》中,我们深深感受到了妇女不能自己把握命运的悲哀。涓生和子君曾经热烈的相爱,他们有共同的理想,他们敢于背叛封建家庭,蔑视社会舆论,不屈从于传统势力,勇敢的同居,这对封建礼教来说是一种暴风般的闪击,而不多久,这对勇敢的情侣分手了,子君更是被逼上了绝路。曾经的自由的爱情,为何一步步沉沦在黑暗的现实中了呢?妇女的真正解放,出路到底在何方?
  
  一、社会原因。
  
  1.社会背景。《伤逝》写于1925年,虽然经过“五•四运动”的洗礼,但整个社会封建主义思想还是根深蒂固。在当时的社会状况下,自由恋爱是不被世人认可的,是社会所鄙夷的,更是家庭所不容的。周围人们的鄙夷的眼光和不友好的方式揭明了这一点。但当搽雪花膏的小东西和鲇鱼须的老东西监视他们的时候,子君目不斜视,看都不看他们一眼,骄傲的走了。面对胞叔和父亲反对,子君坚定地喊出:“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这反映了女主人公勇敢的反对封建礼教和家庭的阻挠,大胆争取爱情自由的坚决。但当爱情破灭后,失去依仗的子君就只能是在重压中毁灭,单只家庭和社会的谴责就会把一个弱小女子推向死亡。
  2.经济背景。如果从经济上去找根源,那么生活的极度贫困可以说是爱情悲剧的催化剂。小说中涓生说:“人必须活着,爱才有所附丽”。家庭的收入都依靠涓生一人,而子君只是依附于他的家庭主妇。涓生和子君本是在十分拮据的条件下结合的,开始虽然很拮据,但靠着涓生公馆抄写员的工作,他们还可聊以度日。急剧的转变出现在涓生的工作丢了以后。家庭生活的稳定性遭受了严重的挑战,家庭的经济出现了危机,忙于奔命的涓生开始不满子君带来的生活负担,曾经的爱情慢慢地褪去色彩。恩格斯说:“妇女解放的第一个先决条件就是一切女性重新回到公共的劳动中去。”这一点,即使是今天,也没有哪个国家的妇女基本达到这一要求。且不说由于生活贫困,子君不得不承担起繁重的家务劳动:假设子君主观上也很想找到一个工作,事实上可不可能呢?从理论上说,现代的大工业给无产阶级妇女开辟了一条参加社会生产的途径,但不等于给每个妇女都开辟了一条参加社会生产的途径。在十九世纪二十年代,中国社会化大生产刚刚起步,像涓生这样的知识分子工作都朝不保夕,要让一个普通的小资产阶级妇女走出家庭,去寻觅一份适合的工作是不现实的。所以,仅把涓生和子君的爱情悲剧的根源定位到子君经济的不独立是不正确的。
  
  二、人物自身的原因
  
  1.爱情观。有的学者指出社会原因是导致子君和涓生爱情悲剧的根本原因,但仔细地分析,我们不难看出并非如此。虽然“贫贱夫妻百事哀”,但是,在中国有多少“糟糠夫妻”历尽生活的磨难却白头到老。经济基础固然重要,但维系家庭的纽带更应该是爱和责任。正是子君和涓生有着不同的爱情观,才导致了他们爱情悲剧的发生。首先,涓生对于子君是一种盲目的爱。他是一个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受到“五•四运动”的影响,有反抗封建礼教的热情,而且他当时独身租住一处破旧的房屋,生活艰难,内心寂寞,渴望家庭的温暖。子君的到来,一方面唤起他冲破封建礼教的激情,另一方面给他带来温馨的异性的关爱。所以,涓生爱上子君的出发点是索取、满足自我,而没考虑到付出和责任。当生活的琐碎和艰难暴露出来,当子君成为生活的负担,涓生的爱情便破灭了。其次,子君对于涓生则是一种天真的爱。子君是一个“爱情至高主义者”,为了爱情勇敢地冲破封建势力的阻挠,不顾众人鄙夷的眼光和家人的百般阻挠,来到涓生的身边。她的爱情目标达到了,就为此满足了——整天忙于家务,竟胖了起来,脸色也红活了,正因如此,她未察觉到两个人的爱情裂痕随时间推移和境遇改变而越来越大,直到后来看出自己已成为涓生的拖累,一切已无法挽回。所以,当涓生说出不再爱她的时候,子君的爱情破灭了。因此,与其说是社会的指责和唾弃杀死了子君,毋宁说是爱情的破灭扑灭了她所有生活的希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