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春记忆


□ 曹桂林

青春记忆
曹桂林

大柱是从农村来到北京的新兵。一晚,连队组织新兵去首都体育馆看演出,大柱被领舞姑娘迷住了。当晚,他梦见了那个姑娘。从此,大柱有了心事,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新兵一下连队,连队就一下子变了样子。营房周围、厕所、食堂、宿舍的卫生,包括连队的菜地就被新兵们收拾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
那时的兵营都是这样,新兵一下班,以前的新兵就是老兵了,成了老兵就和新兵不一样了,起码老兵的衣服、鞋子、床单的浆洗以及打扫卫生之类的脏活累活就归新兵包圆了。这似乎形成了一个规律,不用谁去说教,新兵们都很自觉,都会争着抢着去干,都想给领导留个好印象。干得好了,说不定有机会提个干部什么的。这也是新兵们梦寐以求的事情。
可大柱不行。大柱不是没有理想,也不是没有机会,是大柱太憨,只会闷着头干活,不会干面上的事。比起华子来,那可不是差一星半点的事。华子和大柱是同期入伍的老乡,分在一个班,可华子是从县城入的伍。华子的脑子灵活。比如,华子摸准了队长每天早晨上厕所的习惯,总是每天早晨赶在队长上厕所的时候打扫厕所卫生,队长总是在晚点名时表扬他。大柱就是做不到这一点。
这天早晨,吃饭哨一响,士兵们就“呼啦”一下集合完毕,唱完饭前歌曲,队长大着嗓门说,今天是星期天,老兵病多,新兵信多。上午老兵统一到团部检查身体。新兵统统在家写家信。大柱没进食堂吃饭,而是悄悄溜回了宿舍,他想干一件有影响的事。大柱迅速把老兵们的床单收了起来,他要给全班老兵洗床单。
下午,大柱收拾晒干的床单时,突然发现有的雪白的床单上,有一片片、浅浅的、黑乎乎的脏东西,不知是啥。大柱心里很纳闷。正当大柱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看见了司泵班的刘宾,刘宾正拍着篮球,嘴里哼着《打靶归来》往球场走。大柱跑步追过去,手里摆弄着床单,站直了问,班长,你看这是啥,咋就是洗不净呢?其实,刘宾不是班长,他只不过比大柱早一年兵。叫班长,是新兵对老兵的尊称。刘宾提起床单前看看,后看看,然后嘿嘿一笑,有些神秘兮兮地说,你说是啥?大柱摇摇头。刘宾沉思了片刻,一甩脑袋说,啥,干活不彻底。再洗!刘宾说完,又骂了句“新兵蛋子”,然后手指打了个响,就拍着篮球往球场的方向去了。
刘宾这么一说,大柱心里就不是滋味了,很是责怪了自己一阵子,大柱又去洗。无论大柱再怎么洗,床单上的脏处几乎要搓破了,还是洗不掉。大柱就去找班长许水。
许水是大柱的班长。许班长正在队部和队长下军棋。许班长举着棋子扭了一下头问,有事?大柱点点头。许班长不好意思地看了队长一眼,队长点头同意后班长就起身和大柱走出队部,大柱就把洗床单的事说了。许班长笑了笑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大柱眨巴眨巴眼说,不知道。班长想了想说,洗不掉就算了。然后摸了一下大柱的头又笑着说,队长还等我下棋呢,以后你会知道的,傻小子。大柱站在那里愣了半天,心里更不是滋味了,为啥班长不告诉我呢,以前问班长啥班长都耐心解释,不问班长班长还给我讲道理呢,今天怎么……大柱百思不得其解,大柱越想心里越纳闷,越想越责怪自己没把活儿干好,大柱实心用心做好事,可得不到别人的认可,大柱觉得委屈,想不通,大柱想着想着就流了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