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雪乡手记


  吕天琳

  1

  他的手有些凉,因为刚抓过雪的缘故,他把攥好的雪球使劲投到坡下的林子里。一棵树头上的雪开始脱落,洋洋洒洒,相邻的树没有响应,肃穆地立着。他又试图抓几个雪团,终因手快冻麻了,便停下来,在雪里洗了洗手,觉得应该是洗干净了,放到嘴边吹。哈气升腾中,他看见她正对着远处的树木拍照,他用并拢的手指铲了一点雪,悄悄走到她身后,她很专注地按着快门儿,根本没有察觉,突然觉得脖子后一凉,回头一看,他正在跑开,留给她一个跳动的剪影在雪后的阳光里。

  一辆车窗被厚厚的霜封得严严实实的中客——犹如一个被放大了的雪球,沿着海浪河向前滚,颠簸了将近四个小时,终于把他们带到了这个叫双峰的小镇。新年刚过,这个被称作“雪乡”的小地方沉静而安详地停泊在一片银色的汪洋中,放肆地袒露着雪白的肌肤。雪似乎比往年还要大,它们一声不响地压在那些不露声色的屋顶、木垛、河床上,不经意间装饰了这个平淡无奇的小镇。一个落魄的诗人从这里路过,他最先发现了那肥厚的雪肉与散淡的村落之间无形中显露出的一种单调的美,那建立在原始自然之上的林海与山岭的构图,以及他意念中朦胧升腾的故乡的远景,都在他的诗句里潜隐、出没。屋檐下的红辣椒,被他呼唤成流水和树叶的替身。木栅栏上牵牛花的藤蔓,已经枯萎成一个村庄的古迹。诗人大多没什么经济头脑,不懂得与旅游学有关的商业算计,但他的发现不能被忽略,所以你看,尽管被开辟成冰雪旅游的一个好去处,这里很快就出现了某种商业化的痕迹,但这里确有一种谁也淡化不了的诗意,挥之不去的神思。不客气地说,人们向往雪乡,心里的盘算一定不是去享受那里的死冷寒天——人依赖火,天性渴望温暖,所以,眷恋雪只是想获得一种短暂的清醒,心寒都市的繁华对人本性的反动,于是想找一个安宁之所冷藏一下自己的灵魂。雪乡即原乡,人们回到这里如同踏进家门,怎能没有一种卸掉疲惫,洗濯身心的感动。

  两年前,他们还在哈尔滨念大学,在老师的蛊惑下,他们艺术系摄影班的几个同学计划去海林拍雪景。原本计划走西线雪乡旅游公路,通过五常进双峰,后来有个家在海林的同学病了,他们便决定先去海林看望他,要是那个同学病好了,就让他当导游。就这样,他和她第一次来到海林,深入雪乡。他带着老师的相机,进口的,很长的镜头,像个大炮筒子;她的是个“傻瓜”型的数码相机,体型很小,携带起来方便。本来她是英语系的,买个相机纯是为了出去玩方便,跟艺术摄影不沾边,只是无意中看到一张他的获奖摄影照片,才有了“艺术”的想法。加入摄影班她才发现,原来这里集中了许多别的系的摄影发烧友,都跟她一样业余。他原来就是学美术的,后来转到摄影,如今已经是省内小有名气的摄影家了,这次来雪乡就是为了筹备艺术节上他的摄影展,而她被“放大”成他的助手,与此同时,他们的关系也确定下来了,马上就要毕业了,再这么挂着,就太影响“清晰度”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