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同在“加加林”


□ 宁 明

  人的一生中真的难以预料到会经历一些什么事情,会结识一些什么人。
  二〇〇〇年十月九日,一架波音747飞机经过八个多小时的长途飞行,终于把我和另外几名同志从北京“丢”到了莫斯科。一下飞机,广播里的柔美女声就往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老外”们耳朵里灌一个好听的俄语单词——“莫斯科哇”。噢,莫斯科的大地真的已踩在我们的脚下了!从这一天起,我们将在俄罗斯联邦加加林空军军事学院进行为期两年的军事留学生活,也就是说,要和来自好几个国家的军事留学生同学们一起“得儿啦……得儿啦”用俄语交流七百多天的时间。
  两年的军事留学生活,使不同肤色、不同国家、不同年龄、不同军衔,但却共同使用同一种语言的同学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尽管,各国学员赴俄留学的使命不同,但各国的同学们都很珍惜在一起共同生活、学习的缘分。同学们在一起时,都心照不宣地避开国际上政治性敏感的话题,为的是避免因意识形态和政见不同而产生不愉快的事情。大家的心与心之间是真诚、友善的,甚至可以说是息息相通的。也许,世上只有人心间的善良与理解,才能轻松地跨越严密设防的国界。
  回国后,我由一种相对自由的国外留学生活环境重又恢复到了有着严格约束的“体制内”生活状态。按照部队飞行员管理的有关规定,我无法再与朝夕相处两年的“老外”同学们保持联系。我想,他们在各自的国家、各自的部队里,也同样会受到类似纪律、规定的约束。天各一方。每当我翻看同学们在一起的合影照片时,他们的音容笑貌、言谈举止就会放电影一样清晰地在我面前重新“上演”。
  
  
  瓦洛加是白俄罗斯某高级军校的一名中校教官,个子中等偏上,身材稍瘦,但他总是给人以很有力量的感觉。瓦洛加的长相完全符合我想象中的俄罗斯血统的青年,黄而细密的金色头发在头顶三七分开,无论上课还是休息时,发丝从来纹丝不乱。他的一双蓝眼睛无论看什么目标,总是显得炯炯有神。他和所有的俄罗斯军官一样,很看重脚下那双皮鞋的脸面,每天早晨都要拿出几分钟的时间把鞋子擦得铮亮,绝对做到一尘不染。哪怕穿的是一双有了折痕的旧皮鞋,他也会让皮鞋每天享受同样的擦拭待遇。
  瓦洛加总是双眼含着浅浅的微笑,天生一副很友好的样子,让人第一眼看上去就会产生一种亲切感。后来混熟了,我就逗他,你睡觉时也保持着这种微笑吗?他却做出一副坏坏的样子说,当然,不然我夫人每天早晨起来怎能那样高兴呢?然后夸张地左臂曲肘夹一下自己的右小臂。这个动作,我去俄罗斯不久即从同学们开玩笑中明白了其“黄色”的含义。我愕然,这些“老外”呀,似乎从不愿回避甚至还很乐意显摆自己在床上曾进行过的私密工作。也许是我用俄语表达得不够准确,也许是他故意曲解我的趣问,反正我问的意思决没有他回答的意思丰富——我只不过问问他为什么总是微笑而已!以至于后来,我们玩得更熟了,早晨在从公寓楼走向教学楼的路上,干脆就拿他夫人开起了“黄色”的玩笑。瓦洛加一边走一边不时仰面笑着,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而别的同学也闹不清我们一大早究竟遇到了什么高兴事,一路哈哈哈不停地犯神经。
  瓦洛加的夫人个子很高,很漂亮,也很会做菜。他们请我去其家吃过多次饭,其间还发生过许多有趣的故事,以后有机会再慢慢说吧!
  瓦洛加学习很用功,成绩在我们外军留学生系一直名列前矛。不论是出于为自己的祖国、军队争光,还是为了毕业后给自己谋取一个好的前程,他在学习上的刻苦程度,绝对是对得起国家也对得起自己的。我们这些外军留学生们,星期六也正常上课,说得觉悟高点,就是都想多学点东西,回来后报效祖国;说得朴素点,真不忍心“祸祸”国家为我们付出的巨额学费。而瓦洛加,不仅周六同我们一样学习,星期天也拿出半天去教室学习。这一点,着实让我心里很是敬佩。
  瓦洛加学习时精力超常专注,有一件事足以能够说明这一点。我们有一门“大课”临近考试前,教官布置完复习范围就让同学们自己去复习,三天后,院方组织闭卷考试和口试。同学们为了精力集中、互相不受干扰,大都离开教室去一僻静处进行“和尚念经”式背记。加加林空军军事学院地处莫斯科郊外的一片大森林之中,到处都是大树和草坪。我和瓦洛加不谋而合都来到了森林边的一块草甸上,心照不宣地自动拉开距离,开始各自用功背记复习题。也不知过了多久,一抬头,我眼前悄然添加了一道扎眼的“风景”:一位看上去也就十八九岁的金发俄罗斯小姑娘,几乎全裸体地躺在草坪上晒起了太阳。她在离我们三四十米远的草地斜坡上铺了一条浴巾,顺势一躺,悠然自得地翘着二郎腿“洗”起了俄式太阳浴。我说她“几乎全裸体”,是因为她的确戴着一副黑色的太阳镜。我用小泥块投向埋头用功的瓦洛加,呶嘴指一指前方草坪上躺着的一团白,瓦洛加极短暂地笑了一下,嘟哝了句“尼契沃”,继续埋下头去看他的复习资料。他是在对我说“没关系”的,不要少见多怪。而我却怕因自己的思想境界修炼得不够高,被前方草坪上的那朵白云把目光牵扯了去,分散精力,影响学习,干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了。而瓦洛加依旧岿然不动,仿佛眼前只是落了只漂亮的蝴蝶,毫无惊讶之色。
分享:
 
摘自:海燕 2009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