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迷失中寻找


□ 谢克强

阎志对于我来说是既熟悉,但又有些陌生。说熟悉,是因为诗使我认识了他并熟悉了他。这位青年诗人先后出版了几部诗集,尤其是他的抒情长诗《纪念与挽歌》,引起诗坛关注。说有些陌生,是说他的小说。当他将他的这部小说集送给我时,我有些惊讶,接着便潜心读着,想从陌生中读出一些我熟悉的东西来。

1

视角,远不是一个社会立场,对于小说家来说,它更是一个认识立场。当你选取定一个视角时,它应该能够提供一个认识的可能性,让我们由此看到平常的角度看不到的东西。
中篇小说《少年流浪去》就选择了一个独特的视角,即用少年林清的眼睛洞悉这个世界。少年林清将写给姐姐林娅、妈妈和与他同班的少女李娜的三封信投进信箱后离家出走了。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离家出走,立即在学校、家庭甚至宋城的整个社会都引起了震动。
故事由此展开。在少年林清流浪的行进过程与他回忆交叠的蒙太奇中,我们知道少年林清在十四岁时有生以来第一次为电视新闻主持人金虹的清纯与美丽失眠了;而当同班同学李娜遭到班上“四大天王”的骚扰时,少年林清冲上前去一声断喝:住手!他的果敢赢得了少女李娜的青睐——然而,无意中少年林清发现金虹与她的婚外情人在郊外偷情作爱时,他心中的偶像坍塌了;更令少年林清不解的是少女李娜不满林清的循规蹈距,却背着他迎合“四大天王”的野性,最后走向堕落。少年林清陷于迷茫中,决意在迷失中寻找他向往钟情的清纯与美。
阎志不动声色地揭示了文学所应做的烛照灵魂的事。那可能是某一个人的灵魂,也可能是广泛意义上公众的灵魂,甚至是抽象的时代的灵魂。而作家所要做的就是要对灵魂负责,促使它健康一些、纯洁一些、自由一些,而不是滑向庸俗、病态、残破,甚至枯死。

2

善于观察人,是一个作家的重要才能之一。要观察人,就得有观察力。观察力是一种能够看出事物和现象中的一些本质特征的能力。
阎志来自深山,他又走向山的深处,在他父亲为之奋斗大半辈子的林业战线开始了他最初的社会生活。阎志是个有心人,他开始用他有点迷茫的眼睛观察人、观察事、观察人与人之间的矛盾纠葛,观察事与事之间演变的态势,并用笔记录下来,开始了他最初的文学生涯。如果说阎志的诗像大别山里山涧的溪水、山间的流云,那么他的小说则如青苔关下那苍茫起伏的山峦,凝重而绵远。不是么,阎志在一篇篇小说里,为我们生动而质朴地展示了山里他熟悉的小镇《风巷》的风情,展示了《云峰》在今天的历史大潮中不可抑止的躁动,展示了山村教师刘水清(《有鸟啁啾》)为女儿谋职、为职称评定、为改变生存状态而偷偷贩运药材而遭受的屈辱、苦难和艰辛,展示了刘牛(《种苗轶事》)穷得交不起儿子的学费又不忍心让儿子失学,不得不与贫穷抗争而无法摆脱由于经济关系而产生的悲剧命运……
《鬼石》是这些篇什中较好的一篇。《鬼石》讲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信旺因为穷,眼睁睁望着自己钟情的恋人杏枝要嫁给别人,他突发奇想要在山上找到矿石就可以有钱有可能娶回杏枝。信旺寻找矿石的过程,与刘水清(《有鸟啁啾》)几经挫折最后决定偷偷贩运药材、与刘牛(《种苗轶事》)为使孩子能读书交得起学费经人指点种种苗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为了改变自己生存际遇而被生活的希望点燃,然后又一点点被消融,最后希望破灭而酿成悲剧。但信旺的悲剧比刘水清、刘牛的悲剧要深刻得多,也撼人得多。这是因为刘水清、刘牛的希望看得见摸得着,而信旺的希望只是他自己凭空虚构的一种幻想。当他的幻想被事实揭穿后,他不以为然,不仅不听劝阻反而以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狂妄,继续为虚幻的希望抛洒热情,最后葬身在他自己亲手挖掘的矿洞里。因而,信旺这个人物形象也较刘水清、刘牛深刻、丰满得多。......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