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学之于我们


□ 胡学文

  确实,面对强大的现实,文学的作用微乎其微。文学发出的声音很难改变什么。但是,没有文学,这个世界就真正可怕了。

  对于一个写作者而言,文学无疑是有意义的。原因很简单,没意义早就放弃写作了。当然,不同时期文学对写作者的意义可能不同,相同时期文学对不同的写作者意义也可能不同。意义是一个写作者的旗帜,是写作的动力。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时期都是如此。

  回想起一段经历。几年前,我在坝上某个乡镇生活过两个月。县文联的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位农民作家,说其如何如何热爱写作,几十年写了几百万字,但没有发表过,期望我能指点指点。农民作家六十多岁了,双鬓斑白,言谈举止甚是卑微,但谈到文学,立时双目生辉。我见过不少因迷恋文学,生活陷于混乱、陷于困顿的写作者,以为农民作家也是这样。交谈之后得知,其虽然没像别的农民想尽办法挣钱,生活还是井然有序,只闲暇时间用来写作。过去在稿纸上,如今也是电脑写作。我读过他发给我的小说,叙述上先锋意味甚浓,只是手法与内容未能自然融合。见面之前我甚至想劝他放弃写作的,交谈过、看过他的作品后,我什么也没有说。虽然没有发表过,但写作对他意味着什么,我很清楚。写作,是他的选择,他的爱好,那不仅关乎快乐。

  听郭文斌讲过一个故事。宁夏一位青年,因为生活和感情的种种不如意,深感生不如死。在那段昏暗的日子,得到郭文斌一本小说。不知道小说中的故事,还是某个人物打动他,反正他人生的阴霾就此散开,他又看到了阳光,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气。他说郭文斌挽救了他。我认为是文学挽救了他。

  两个故事,一个是写作者的,一个是读者的。文学对于他们的意义不同,但其生活、人生均因文学而改变。

  个体的经验并不具普遍性,不能证明文学对于人类的意义。很大一部分人,可能终生和文学没有丝毫关系。但由个体谈起,我们会更清晰地看到文学的意义所在。一个人身体再怎么强壮,也是由细胞组成,基因密码会影响决定他的长相性格,与他整个人生都有关系。同样,社会、国家、整个世界,无论历史上什么时期,都是由独立的个人组成。个体不能决定什么,但个体数量达到一定程度就会改变世界。所以有必要从个体谈起,个体的意义不容忽视。比如上述那位读者,他的命运因文学而改变,那么他的家庭,他的亲人也自然因文学而改变。对他是直接意义,对他的家庭亲人是间接意义。

  那年我在张家口新华书店翻阅图书,一男一女走到文学书柜,女的让销售员把所有的官场小说都拿过来,听口气不像买书的。销售员说图书都在那儿摆着,让他们自己选。男女边选边小声交谈,从他们的神情和言语中,我听出大概。男的仕途不得意,女的帮他选官场教科书。当时,我颇为不屑,觉得这种实用主义是对文学的玷污。随着年龄渐长,我理解了那一男一女。每个人都有选择,都想迈上更高的台阶,无可厚非。没有别的途径,借用文学没什么不可。实用不是文学的价值,但文学有实用功能也没有坏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