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印在海棠花上的初爱


□ 夏岚馨

印在海棠花上的初爱
夏岚馨

我不喜欢《少女之心》,但其中把少女隐秘的部位比做海棠花,花心里有一抹娇羞的微红,却给了我极为深刻的印象,也许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青春的季节里,浪漫的眼睛最关注的,就是那些狂野的花儿。我住的小房间朝北向,坐在书桌旁,一抬眼,朝窗外一望,就是那满山的海棠花了。山腰上雪一般的花海,映照着我身上浅色的薄衣。我总是喜欢穿浅色的薄衣,安静又淳朴,可我的心却华丽如彩虹,渴望飞扬和放逐。
我和羿的爱情,严格来说,就是我渴望见到他时,他就会出现在眼前的这种默契。因为初恋时,谁也不懂爱情。而懂得爱情的时候,已麻木得忘记了该怎么去经营。
那年我16岁,羿也是16岁。
羿长得又高又直,头发有点卷曲,长脸,细眼,高鼻梁,鼻头有点平,但很好看。
他身上只穿着一条裤角是毛边的牛仔短裤,裸露的皮肤被烈日晒成了黑红色,像一块闪闪发光的赤铜。他皮肤的颜色,使我联想起杜拉斯《情人》里的那个中国男人的皮肤。西贡炎热的太阳,把那个中国男人的皮肤也晒成了这种颜色。
我喜欢羿家的平房小院。从学校回家,我不止一次地绕远,喜欢路过他家门前的感觉,而关于这些,我从没说过,他也从不知道。我希望在这样的平房小院里,一辈子守着他,再像他妈一样,生上几个孩子,看着他们长大。
那天,羿带我来到了这个平房小院,两个人站在怒放的海棠花旁,我畏惧他的眼睛,他也畏惧我的眼睛。手勾在一起之后,两个人似乎才长出足够的胆量,嘴唇蜻蜓点水地啄着,啄腮、啄鼻头、啄睫毛、啄耳朵……整个人似乎都轻飘起来。
羿采了一大捧海棠花带到房间,把我带到他爸妈睡过的床前,床上铺着紫红色天鹅绒床罩。揭开床罩,我们爬了上去,躺在被窝里,谁只要一动,被窝里就会闪出一股混合体味,他和我的体味混合起来,就跟牛奶的味道一样好闻。
羿点上一支红蜡烛,焊在床头。然后,他开始摘海棠花,一朵一朵地放在我的身下。每一朵海棠花瓣接触我的皮肤,我就会痉挛一下。我数到十六朵时,他停了下来。
之后,他朝我扮了个鬼脸,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阅人无数的笔记本。翻开扉页,上面有用蓝色墨水写就的四个字——《少女之心》。这是“文革”时期的一个手抄本,又叫《曼娜回忆录》,全文长约两万字,内容是十八岁的处女曼娜和她表哥少华的详细**记录,是当时流传甚广的黄色小说。
手抄本上的钢笔字时而深、时而淡,时而工整,时而潦草,还有不少错别字。这么个手抄本,不知已满足了多少个少男少女的好奇心,也不知沾染上多少少男少女的体液了。就着跳荡的烛光,两个人从第一个字看起。上了这么多年学,还真没这么仔细地读过一本书。也许这不是在读书,而是在阅读青春的身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时代姐妹·情人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