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九六七年: 萨特\波伏瓦双人像


□ 黄 荭

  玛德莱娜·戈贝尔(Madeleine Gobeil,1936— ):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艺处处长,加拿大国家艺术中心创始人之一,上世纪六十年代曾在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执教,并在加拿大广播电台和电视台兼职。十五岁那年,她写信给波伏瓦,得到了后者的关怀和指点。十八岁那年她去巴黎拜访波伏瓦,从此走进了萨特-波伏瓦的圈子。一九六七年,玛德莱娜·戈贝尔在《现代》杂志资深记者克洛德·朗兹曼(Claude Lanzmann,1925— )的协助下为加拿大广播电台拍摄了三部片长一小时的关于萨特—波伏瓦的资料片,一部是《双人像》(关于萨特和波伏瓦及他们周围的人),另两部分别是《萨特专访》和《波伏瓦专访》。
  二○○六年和二○○八年,在萨特和波伏娃百年诞辰之际,戈贝尔携片访华,以下文字由黄荭从这三部珍贵的访谈片中整理编译而来。
  
  一、波伏瓦专访
  
  关于回忆录的写作
  戈贝尔:在西蒙娜·德·波伏瓦的家,我们立刻感受到的是某种她对自身经历的忠诚。在她家,就像在《名士风流》和其他自传作品中一样,我们在这里看到一个古巴的、非洲的、中国的、墨西哥的、日本的、西班牙的海狸。她还在盛年,在创作《宁静而亡》,还有最新的一部小说《美丽的形象》之前,她花了十年时间用厚厚的三卷本回忆录为我们尽可能全面地重构了她的过去,我们的过去。
  波伏瓦:我很依恋我的过去,但在很大程度上我生活在现在,同时我也生活在将来的计划中。但是物品和回忆录是很不一样的,我认为,买一样东西是为了能留住现在,是为了这样东西日后可以成为值得保留的纪念品,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买一样东西是一个对未来的计划。而回忆录,我想写它已经有很长时间了,过去我就曾想过要写第一卷,因为我想挽救我的童年、我的青年时代。成年的生活和童年、青少年的生活是多么不同,我们有这样一种印象,我们埋葬了过去的小姑娘和少女才成了今天的女人。我感到自己有义务让她们复活。尤其是我的青少年时代有过一些痛苦的时刻,它是以我最好的女友的去世而告终的,她在悲惨的条件下死去,我真想还我自己也还这个女友一个公道,还我整个的童年和整个的青春一个公道。因此,这是一个时常萦绕在我心头、可以追溯到久远的过去的一个计划,我写的其他一些作品,在小说之前写的那些作品,都只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写这个故事,因为如果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讲述我的人生之初自然就毫无意义。至少要成为一位小有名气的作家,这样讲述我的成长历程才会有点意思。而之后的那些书,情况则完全不同,它们不是事先想好的,在我写《闺中淑女》的时候我不认为自己会继续写下去,就像我在前言中说的,《闺中淑女》的结尾有一个问号。说到底,所有的斗争,所有的战斗,都是为了什么?我感到要讲述自己随后做的事情的需要,这让我越来越有兴趣。当我开始写《年华的力量》(《盛年》)的时候,我希望可以走得尽可能远,一直走到现在,我把它一分为二,写成《年华的力量》和《时势的力量》,这样切分也很正常,战争结束,解放,这的确标志着另一个时代的开始。但说到底,这和酝酿已久的第一卷的写作有很大的不同,我甚至可以说,当我还是少女的时候,就在我度过我的青春期的时候,我就想过有朝一日我要讲述这段经历,而另外两卷我事先一点也没想过要写,因为我当时的生活在我看来完全足够了,它起先只是作为一个补充出现在我的脑海,慢慢地,我觉得有必要把它们写出来,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