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娘


□ 朱勇慧

三娘是我小时候的保姆。这个女人快要死了。
母亲流着泪把三娘的来信递给我看,说,慧慧,你知道吗?你三娘这一辈子苦啊!
关于母亲以及她们上一辈人的苦难,我曾经在学校忆苦思甜大会上听到过很多种版本。可是现在我们不喜欢向后看了。这大概也是我们同母亲这一代人的区别。
三娘在信中说她很想看看我,她说我是她带过的孩子里和她最贴心的一个……母亲说她一定要回去看三娘最后一眼。她说,慧慧,你父亲死了以后的那段日子,你和哥哥都不在家,是你三娘一直陪着我……母亲的坚决里似乎还带着对我的不满。说真的,我很忙,平时对母亲的关心很少,以为让她老人家吃饱穿暖就够了。看着母亲两鬓的白发,我决定向单位告假陪母亲回一次老家。
行驶的火车,是一个非常适于回忆、幻想和打瞌睡的地方。出生于六十年代后期的我,在这样一个竞争日益激烈的大时代里,已经失去了幻想的动力,渐渐地也就失去了幻想的兴趣;因为要照顾时不时打盹的母亲和随身携带的物品,我只好克制着自己的睡意,开始回望我的童年,搜寻关于三娘的记忆。
三娘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那张消瘦和善的面孔。那张面孔上有一双好看的圆圆的杏眼,那双眼睛里总是含着一丝笑意。
三娘好像从来都没有穿过一件新衣服。不过,她的那些摞满了补丁的衣服却总是干干净净的;她的头发也总是梳理得很光滑。三娘的个子很小,因为瘦就显得更小。母亲生下我以后,身体一直不好,工作又很忙,没有时间照顾我,每天早上都把我送到三娘家里。我是和三娘的小儿子道成一起长大的。三娘常常一左一右地抱着我们喂奶。所以,那个孩子从小就对我充满了敌意。
按道理讲,我应该称三娘“奶奶”。她比我母亲年长差不多二十岁。她生下道成的那一年已经四十多了。周围的人都叫她三娘,我也跟着叫,没有人纠正过我,这种称呼也就一直被我用到现在。至于别人为什么都叫她三娘,我是从母亲近两天的叙述里隐约猜到的。
三娘的老家在四川。她是当地一个大财主宋家小姐的贴身丫头。三娘还不记事的时候就被宋家买去,陪比她大三岁的小姐一起读书认字,生活过得比当地很多有钱人家的女儿都好。宋家的小姐和另一个小财主齐家的儿子是从小定的指腹为婚的娃娃亲。等到宋家的女儿一出世大人们才发现,这个孩子是个“兔唇”。可是,两家的大人并没有因为这个就悔婚。齐家少爷后来很有出息,在上海作了国民党的军官。1939年,宋家小姐满了十八岁,两家举行了很隆重的婚礼。三娘就作为陪嫁和宋家小姐一起到了上海。
军官少爷对宋家小姐很客气,只是从来都不在小姐的房里过夜。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三娘和小姐还是过着和在四川老家一样相依相伴的生活。在那种客气的冷漠里,小姐的心境变得越来越坏。她开始讨厌自己的容貌,讨厌自己的一切。三娘帮不了她。三娘只是一个下人,是小姐的一个附属品,就像小姐其它的陪嫁一样,是一个沉默的附属品。她不知道怎么样做才能对小姐更有利。直到那年冬天,军官少爷领回来一个女人,说是二太太,还说从今天开始,三娘要专门伺候二太太,因为二太太怀孕了。年仅十六岁的三娘忽然之间看到一点希望,一点可以改变小姐处境的希望,她想,让小姐为少爷生个孩子。小姐说你真傻!我娘告诉我,女人要被男人睡了才会生孩子。三娘的脸红了。她不明白少爷为什么就不能和小姐睡呢?其实,看习惯了,小姐其它部位长得还是挺好看的。她带着许多的疑惑到了二太太的房里。
为了掩饰怀孕带来的形体上的变化,二太太越来越注重打扮。三娘在二太太身边一刻不停地忙碌着的时候,少爷看见的是这样两个女人:一个矫揉造作、臃肿懒散;一个自然大方、清秀可人。三娘一口的乡音是否让少爷感到了一种亲近?少爷本来就很少和小姐说话。三娘到二太太的房里来以后,少爷几乎不再踏进小姐的房门了。在这个家里,少爷不仅是一名军官,他还是一家之主、一个拥有绝对权威而又健康的男人,所以,那个夏天的晚上,少爷掀开三娘蚊帐的时候,三娘非常顺从。十六岁的三娘啊,少爷躺在她身边的时候,她在想什么呢?
离上海不远的地方已经开始打仗了。少爷对三娘说,如果将来三娘为他生了儿子,他就把家产的一半给三娘。他说他请很多有经验的大夫看过了,二太太怀的很可能是个女儿,他真的很想要个儿子,他说他看三娘的样子就是要生儿子的,他说只要她一怀孕,他就给三娘一个名份。也许是为了让三娘早点怀上孩子,少爷几乎每天晚上都在三娘的床上。
三娘没有想到她所做的一切竟然会让小姐发疯。小姐发现她和少爷的事情以后几乎疯狂了。她把自己关在房子里不见任何人。三娘想等她有了孩子,把孩子生下来,她会和小姐共同拥有那个孩子,小姐见到孩子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不久,少爷就带兵去打仗了,这一去就没有再回来。少爷的死讯传到家里来的时候,二太太已经生了。是三娘和医生一起帮她接的生。她生了个儿子。她不容置疑地、理直气壮地拿走了少爷在上海的全部家当。二太太毫不客气地想要把宋家小姐和三娘扫地出门。虽然宋家小姐在那个家庭中的地位几乎还不如一个女佣,但她毕竟是齐家明媒正娶的太太;至于三娘,她居然敢在二太太怀孕的时候勾引少爷,二太太哪里能够容她。第一个被赶出家门的自然是三娘。三娘祈望着小姐能帮帮她,可是小姐根本就不见她。三娘被赶走之后没过几个月,小姐就一根白绫把自己吊在了房间的屋梁上。那个囚禁着她短暂而又苍白的青春的房间,后来突然有一天莫名其妙地起了火,烧掉了。当然,那是后话。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