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见你办刊的苦心


□ 杨光祖

韩老师:
《韩石山文学书简》6月下旬就收到了,原想一个晚上就可读完,谁知断断续续竟读了一周有余。这在我的阅读史上算少见的了。5月份从鲁院学习归来,你的此书与刘川鄂的《张爱玲传》是我认真读完的两本书,而且都颇有收获。你说:“我觉得,我的信比文章要好点。写文章要顾及这个那个,写信总还能见出性情,文辞不那么雕琢,也就会露出几分真容。”读完全书,觉得不虚是言。我喜欢你的书信,首先是语言好,感情真。调皮、调侃,偶尔锋芒毕露,尖酸、刻薄,确实难见。尤其佩服的是在随意性很强,一次性写成的书信里,你的语言仍然那么简练、优美,每一则书信,也就是一篇短散文。这不是随便就可做到,也不是每一个作家都能达到的层次。其次,是你对文学写作的一些看法或经验之谈,这部分有许多,我就不列举了,不说别人,对我个人确实收益匪浅,甚至有茅塞顿开的感觉。最后,从大量的书信里,可以看出你对《山西文学》的挚爱,为了编这册杂志,你确是千方百计,挖空心思,惨淡经营,从中不难看出你的办刊思路。这部分也是很有价值的。将来能够正式出版就好了。遗憾的是,书中还有少量的错别字,不能不说是白璧之瑕。读了你的六七部书之后,现在最想读的就是你的《李健吾传》,因为李先生也是我非常喜欢的文学评论家,可惜对他的生平、思想还不是很熟悉。如以后此书再版,一定告诉我,我要邮购一部。祝好!
杨光祖2005年7月10日

光祖兄:
谢谢。编这本书简,最初是为了给函授班的学员提供教材。这套教材共四种,一种是《作家的训练》,一种是《混迹文坛又一年》,一种是《韩石山崔巍通信集》,再就是这本书简了。前三种早就印出了,很简陋。这本耽搁的时间长了些,编出来函授班也不办了,要赠送提供书简的人,就印的好些。这也是我觉得,编了几年刊物,该留下些什么。你说,从大量的书信里,可以看出我对《山西文学》的挚爱,为了编这册杂志,确是千方百计,挖空心思,惨淡经营。这也正是我的命意之所在。不久前,《中华读书报》记者采访,问我对自己的办刊与写作怎么评价,我说,我更看重这几年的办刊,这话别人听了也许以为矫情,故作惊人之语。当然,这也是因为我已经写了那么多的书,如果没有写那么多的书,或许我会说我还要去写,写出好的作品。可是,记者问话的前提是,在已有的两种业绩中,更看重哪种,等于已承认了我在写作上的业绩才这样问的。那么我的回答,就不能说是矫情,是故作惊人之语了。在这上头,我有个不解的情结,就是,外地的文化人,总觉得西部的人做不成什么文化上的大事。贾平凹、陈忠实写出了很好的小说,这,他们服气。一说到办刊物,他们总觉得还是他们有能耐。我就不服这个气。说他们精细些还能说得过去,说他们继承了二三十年代的办刊传统,那就无异于自吹了。说
二三十年代的办刊传统毁在他们手里还差不多。当然,不能全怨他们,还有那个谁也违拗不了的时势。同样的时势,就不能做的更好些吗,就不能有更多的担当吗?真要天下太平了再办刊物,还用得着你我之辈吗?怎么就不这样想一想?文化人要有担当,就是时刻不能忘了自己的社会责任,就是要尽其力之所能,反省历史,鞭笞现实,推进国家的进步与繁荣。在这上头,办好一份刊物比自己写出一部好作品,其作用更大些。我这么一说,你就明白了吧。
编书简是托付给一位青年编辑做的,我以为这么简单的事,还做不好吗?没想到此生志存高远,不屑于做此等琐细之事,及至印出,方知鲁鱼亥豕,炖为一锅,活物已成熟饭矣。恼怒之余,不觉一喜:行文之间,夹杂错字,若是文章,必佶屈聱牙,难以卒读,书信则不然,偶有错字,正可看出当时草草写就、匆匆付邮之情态,乃书信之本色也。岂此生聪明过人,预为之计耶?一笑。《李健吾传》我已重新校订,交一家出版社了,很快就会出来。到时候会送你一册的。祝文祺!
韩石山 2005年7月14日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