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太阳花儿开


□ 陈凤群

  “啊哈——”

  一声突兀的笑声,如石头投进了静谧的湖水,在肃静的课室炸响迅速荡漾开来,瞬间教室便笑声喧天成了一锅粥。

  “考试呢,笑什么笑!”我被笑声震蒙了,愕然一会,赶紧严肃了表情。

  “老师……老……师……”前排几个同学手指点点指着颜亮,笑岔了气。

  我一看,颜亮竟然趴在课桌上睡着了,哈喇子糊了一腮帮,哩哩啦啦涎了半张试卷!

  “颜亮!”我大喊一声。

  颜亮从哄堂大笑中醒来,茫然地抬起头,当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慌忙去擦试卷上的口水。

  这两个多星期来,颜亮经常下午上课迟到,今天竟然发展到考试睡觉!颜亮的异常表现让我担忧,我决定对颜亮进行家访。

  颜亮的家在玉田村村东头一个叫雷公山的半山腰上。走在往雷公山的路上,我一边检索自己这一个月来的教育教学工作,一边仔细回想颜亮的表现,心情有些沉重。老师同学们都反映,颜亮一向安静、守纪、成绩优秀,我闹不明白怎么到我手里颜亮就变成上课爱讲话、作业马虎错漏百出了呢?接手这个班才一个月,好学生就被我教成了调皮捣蛋的差生,这怎么跟原班主任交代怎么跟村主任交代啊?

  我是一名大学生村官,到玉田村任村主任助理第三天,村主任说玉田小学五年级2班班主任提前休产假,派我接替该班班主任工作兼教数学课,初始几天,全班同学聚精会神上课,第五天,良好课堂气氛就被一个叫颜亮的同学打破了。不知咋的,那节课颜亮像中了邪一样成了话篓子。先是三番四次撩拨同桌说话,而后又去撩拨左邻右舍的同学,见大家都不理会他,就会自言自语。我把颜亮找来谈心,面对我语重心长的批评,颜亮讷讷的像个小姑娘,一张脸布满了晚霞。我想经过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教育后颜亮就会遵守纪律了,没想到次日上课颜亮又是自个跟自个说话。在我责备注视下,颜亮就收口噤声。我一转身或看其他同学,他就嘟起嘴絮叨。颜亮上课爱讲话的毛病还没改过来,新问题又出现了,一连数天作业,成绩上游的颜亮都错得一塌糊涂。我担心颜亮适应不了我的教学方法,于是每天下午放学都把他留下来辅导功课

  来到雷公山脚下,进山的路有三条,我不知该往哪条道走。正犹豫着,走来一位老伯,我赶忙向老伯说明来意。老伯一听笑了:“姑娘,这三条道都是上雷公山的,你找的是哪户人家?”我赶紧报了姓名,老伯手一指:“喏,这条路旁开有红花的便是。”

  走在这条通往颜亮家的狭窄山道上,两旁铺陈着一种我叫不出名的小花。这种花茎细而圆,茎叶肉质,席地平卧或斜生着,满地逶迤着红艳艳的小花,沿着山道一路向山上泼泼洒洒地开去,夹道欢迎进山的客人。山上阒静,偶尔一两声鸟鸣更是幽深,一丝恐惧悄然窜上心头,我对颜亮不由产生几分怜惜:一个才十来岁的孩子,每天都要奔波在这条阒然无人的幽深山路上,那个害怕那个孤独那个寂寞是多么难耐啊!我对颜亮上课迟到打瞌睡有了谅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