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茶事


□ 许 淇

茶事
许 淇

许淇 一九三七年生,现任内蒙古包头市文联名誉主席、中国散文诗学会副会长,散文学会理事,内蒙古作协名誉副主席、一级作家、中国作协会员、《中外散文诗鉴赏大观·外国卷》执行主编,散文诗、散文入选多种选本。曾出版散文诗集《城市意识流》、散文集《美的凝眸》及短篇小说集《疯了的太阳》等共计三百万字。获国务院特殊津贴。



茶事是我自个儿的事,是日日都短不了的事。喝茶我往往自斟自饮,在茕然独处的状态,茶之味才会渐渐地渗出来。
今日初试云南普洱茶,在我是一桩郑重的事。
日前见媒体有“疯狂的普洱茶”一说,像上世纪八十年代饲养“疯狂的君子兰”,人们得了“传染病”,使君子兰价格如洪峰般暴涨。如今喝普洱茶,在京、沪各地已成为风气、成为时尚。
一杯普洱茶在手,我仿佛行走在茶马古道,听到马帮急剧的铃喧和马的嘶鸣。
遥远而艰难的路途!雪山,草原,古城,月夜。投宿竹楼观星象、测气候;难卜未来的途程。草地的篝火旁帐篷里就是马帮的营地,即使睡梦中依然是生命催促的铃响。不论何处支起锅来烧水,用刀削青茶而烹,取腰间木碗盛茶汤,像古代魏晋人的药,像西人咖啡般黑浓和苦涩。这不是在书斋里品江南春雨的茶,这是永远在旅途中的飘泊者的解渴的饮品。
可是我喝的并非原汁原味,我喝的是“时尚”。
七月初在常州,作协主席和书协主席联系到常州和宜兴交界的天一度假村,老总吴姓,以养殖珍珠、广修园林为业,巨富。度假村仿私家园林,惜再无云林、石涛高手为之督造,虽有亭台楼阁、桥月河塘,却均不入画。安排我在画室挥毫。临行前,送酬金及宜兴紫砂茶具一套,另包括文联同行者均得普洱茶一套——内装砖茶十块,精致剔钎一枝、多功能茶杯一只。
度假村和产玉石紫砂矿岩的丁蜀镇黄龙山同属宜兴市,吴老总可能内部搞到一批茶具专送贵客,虽不是有大师署名的名壶,却比商店出售的强。经过紫砂窑变,烧成黑里透红,火迹釉彩,自然过度,具紫霞的光泽。外包装革制提盒上,印刊先师刘海粟的墨宝。何时远道客来,品台湾冻顶乌龙功夫茶最好,喝普洱不用紫砂,配套的多功能杯,便是为喝普洱茶置备的。

用小钎子剔了一块青饼茶砖,置空茶叶筒,喝时使木匙起适量于多功能杯过滤层,沏泡后挤压,汁液便流注入杯,色如妇女的乌髻,如墨似漆,又如一幅加赭的泼墨山水,浑厚醇朴。昔曾概括为十一字诀,曰:甘、滑、醇、厚、顺、柔、甜、活、洁、亮、稠。又忌麻、叮、刺、刮、挂、酸、苦、涩、燥、干、杂、怪、异、霉、辛、飘。喝时,让茶汤的温度稍微泠却,增加柔顺滑稠的感觉,举杯对窗望去,因过滤,无茶渣,乌云里透出玛瑙红,或如石榴石宝红,绍酒陈酿女儿红,洁且亮,活性灵性即在其中了。
经茶马古道,到普洱茶的故乡,犹如经过这里往西域的丝绸之路,是历史悠久的。从云南用竹筐包装茶饼,抵达跑马溜溜的山,抵达打箭炉康定,换成牛皮袋,一路进藏,常常风雪哑了马帮的铃声。春季回来的时候,茶叶换了骡马,载着蜂蜡、牦牛尾、麝香、虫草……这一趟总算没有白跑。
喝着,品着,我的思绪又跑野马,跑回茶马古道,跑到康定那溜溜的城去了。



普洱茶是“新交”,“旧知”则有两类:江浙的绿茶、闽粤的乌龙。绿茶以碧螺春、龙井为主;乌龙以铁观音为主。虽居寒北非茶叶产地,但好茶叶犹旧知新交,始终与我保持密切的来往。
分享:
 
摘自:海燕 2007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