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行漫记


□ 任慧文

  ■任慧文

  迄今我旅行的次数已经不计其数。对我来说,旅行就是将孤独的我置身大自然,让思想得到解放、净化,变得活跃起来。其实,我的心底始终蕴藏着一种原始气质,涌动着一种对荒野的激情。我喜欢站在渺无人影的高原,静静地凝望,感受天空的色彩、山峦的姿态、江河的汹涌和草木的气息。看春天里红色、粉色、嫩绿色、银色、金色构成绚丽的交响乐;欣赏夏日里炙热的阳光,以及骤雨、猛烈的雷鸣,还有飞挂在上空的彩虹;体味秋日里,天空一片蔚蓝,落叶松呈现的黄褐色和白桦林光灿灿的黄色,人们挥汗如雨地收获着自己的成果;静观冬日里,大地铺上一望无垠的白雪,雪地上斑驳地留下点点鸟或兔子的足迹,雪松在寒冷中不时颤动着,将积雪抖落下来,恍若播撒着白色的粉末。旅行,是时空的交换,也是心情的交换。心灵之旅,你有探寻,就有发现;有付出,就有收获。完成一次旅行,就是完成一次思想和情感的加油。

  于是,应朋友相约,我又一次踏上了旅程。这次的目的地是有“天府之国”美誉的四川。西部于我,起初只是一个地理概念。但自从汶川地震发生后,仿佛是生命中约定好了似的,我与这个地方就有了一种约定,还必须完成这个约定。我相信那句话,“人的一生只是为了完成属于他自已的那部分命运”。

  当我踏上这块热土后,我的灵感和冲动窒息了。辽阔壮美的世界争抢着我,有时思绪勃发,精彩章句不断涌现,有时大脑一片空白,几乎失语。我兴奋又恐惧,然而我面临的使命是用自己拙劣的文字来描述它们。

  山城印象

  此行的第一站是山城重庆。历史的原因,这个城市令人向往。历史可以中断一种文化的文字,却无法中断那些积淀在一个地域人血液里的精神和激情。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重庆半岛,有一个叫朝天门的地方,美丽的嘉陵江和雄浑的长江终于拥抱在一起,一半是清秀,一半是雄伟;一半是飘逸,一半是壮阔;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旋转着,拥抱在一起,蔚为壮观。我不知道,重庆人个性的形成,是否也经历了这样一个有趣的互相兼容的过程。重庆山环水抱,陡峭山岩上市街屋宇层叠,错落有致,城在山上,山在城中,山水交融。这是内地其他城市所无法比拟的。

  吃过午饭,我们来到重庆老城区的十八梯。这里是重庆山城最典型的一个标志。这条路全部用石阶铺成,台阶极陡,共有十八级,活像一架搭在悬崖边上的巨型梯子,把山顶的繁华商业区和山下江边的老城区连起来。站在路口低头看,只见无数台阶一路向下;路两旁是一间又一间的火锅店,发廊,杂货铺,裁缝店,录像厅,密密排开。下半城的悠然自得与上半城的骚动不安,泾渭分明。此情此景,仿佛时光交错,一转身,一回头,截然就是两个世界。漫步其中,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八十年代。这里是这个城市底层生活的缩影。我们四人从街道中匆匆而过,感觉到处脏脏的,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味道。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十八梯作为这个城市的文化标志,应该继续保留,它是连接全新与老旧、过去与未来、现代与古老、繁华与芜杂、高贵与卑微的桥梁,没有它,我们不可能了解这个城市的过去。

  走在街头,成群结队、身着旧衣裤、脚蹬胶鞋、手提绑绳、肩扛扁担的人随处可见。他们神态憨厚而卑微,真正的市民生活与他们相距甚远。这就是重庆独有的棒棒军,他们像“候鸟”式的生活着,农闲时进城打工当“棒棒”,农忙时回到自己的土地上去耕作。他们很辛苦,起早贪黑,有苦、有泪,流汗、流血,但从他们的脸上看到的永远是乐观。每天他们沿着陡峭的山路,守候在繁华路口、大型商厦附近,或者游走在火车站、长途汽车站广场寻找着生意。行走在城市里,对这些底层人而言,本身就代表着一种“希望”和内心的满足。良好的区位优势和相对发达的经济基础,使这个城市正焕发着青春的光彩。我想,在这繁华的背后,重庆人不应该忘记“棒棒军”的一份辛劳,一份光荣,某种程度上讲,是棒棒军抬起了这座山城。

  到重庆,渣滓洞是一定要去的。渣滓洞位于重庆歌乐山下。歌乐山——一个很温馨而浪漫的名字,但更多的是,它厚重的历史沉淀。尽管已是深秋,歌乐山依然生机盎然,碧绿的草地上,点缀着许多色彩各异的小花;路的两旁到处是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只是路旁每隔一段出现的岗亭,提醒着你这里曾经的恐怖。

  走进监区,处处都有一种压抑感,一件件毛骨悚然的刑具和充满亡魂的一间间囚室让人不寒而栗。然而和充满爱国主义教育思潮的介绍和口号相比,相信许多人更愿意亲自来听一听这些房间的无声诉说。

  如今,还有多少人记得他们的历史,甚至有很多人在嘲笑他们的不值得。但他们生命的光芒不应该被任何理由所覆盖。他们死得很无畏。他们死的时候面带微笑,他们是快乐着死去的。这正如有哲人所说,人之幸福,全在于心之幸福。他们心中无憾,所以他们的死也是幸福的。唯物的人说,世界是物质的人;唯心的人说,世界是意识的。要我说,这两种观点未必都对,也未必都不对。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每个人总会有自己的观点。就有些人来说,他可能一辈子受物质所左右,除了物质,他一无所有。对他来说,没有精神生活,甚至于没有精神。而对另一些人来说,没有精神寄托,还不如没有生命更好。哪怕这寄托只是一种幻想。站在烈士们的塑像前,我真的是分不清理想和幻想的区别了。

分享:
 
更多关于“西行漫记”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