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叛徒


□ 金 磊

  一
  
  八字外开的门墙内,冬日傍晚的凋残阳光正走完最后一段门槛。水泥门槛鼠啮般缺损,泥迹斑斑。一个八九岁的孩子蜷缩着坐于其上,脑袋低垂,神情落寞,几根翘翘的发丝在切过头顶的稀薄、清冷的阳光里颤动。孩子机械地捣动着手中一根小树枝,一只可怜的蚂蚁在他的攻击下仓皇地左逃右窜、进退无路。
  “康康,怎么坐这里呢?冷不冷啊?”孩子从恍惚中惊悚地抬头。一个老女人眨着白多黑少的眼睛、笑眯眯地看着他。阳光把她的脸分成阴阳分明的两边,使她的笑容显得怪异而陌生。“咦,怎么不说话?傻啦?”康康从惊异的注视中醒过神来,吸了一下鼻涕,喊:“姑婆。”姑婆向屋里探了探头,说:“聪哥哥呢?兄弟俩没晚饭吃了吧?走,到姑婆家去吃吧。”笑容在她往阴影里探脖子的瞬间变回到熟悉的样子,但很快又随着脖子缩回去而重新变得阴阳。康康说:“哥哥在烧呢。”“喔唷,麻利的,爸爸姆妈不在家,自己会料理自己了。”姑婆摸了一下康康的头,又向门里瞟了一眼,走过去了。
  村西头的桑园地里,夕阳贫血的脸盘正被凌乱地冲天的枝条瓦解。砖场外的大片竹林已经先天光一步变黑了。风摇竹林沙沙地响。纷飞的鸟群在夕阳浮光的枝叶顶上喧嚣着飞起,盘旋,又落回去。康康定睛盯着竹林间被黑色淹没的小道。好半天了,爸爸姆妈也没有从那里走出来。康康的嘴瘪了瘪,似乎想哭。
  “康康,康康。”哥哥在屋里喊。康康起身往屋里走。
  哥哥坐在灶膛口烧火。灶膛里抖动着的火光把哥哥巨人般的身影投射到墙壁上,把他的脸蛋映得通红。哥哥问:“谁啊?”康康说:“隔壁的姑婆。”哥哥哼了一声,不屑地说:“叛徒!”康康怔怔地看着哥哥,他不懂哥哥为什么要骂姑婆是叛徒,他知道在玩打仗游戏的时候叛徒是坏人。哥哥问:“她跟你说什么?”康康回答:“姑婆叫我们没晚饭吃就到她家去吃。”哥哥又是哼了一声,说:“谁要吃她的东西。”康康突然领悟到了什么,问:“姑婆帮我们还是帮他们的?”哥哥抬头看康康,欲言又止的样子,迟疑了片刻,突然没好气地说:“不晓得,小孩子别管大人的事。”康康受了打击,生气地转身。哥哥说:“别出去了,晚饭马上就好了。”锅盖上腾起滚滚的热气,和着新米粥的香味,在屋里弥漫开来。哥哥从灶膛里站起来,腿上沾着草屑。映在墙壁上的灶膛口轮廓‘闪烁着渐渐暗下去。哥哥站在一张小板凳上够着灶龛里的煤油灯,点亮。热气蒸腾,吹着煤油灯摇曳明灭。
  兄弟俩趴在齐胸高的灶台上吃夜饭的_时候,眼前突然大亮,电来了,灯光温暖而安全。
  
  二
  
  康康在迷迷糊糊中仿佛听到门响和说话声,喊了声哥哥,没人应,伸手到外床去摸,没摸到哥哥,就惊醒了。康康张眼向房门的方向望去。窗口透进的微弱光线下,床前赫然坐着一个黑影!康康大惊;脱口而出:“谁啊?”黑影没有反应,只是死死盯着他。于是康康声嘶力竭地哭喊了起来:“哥哥,哥哥,你在哪里?快来呀。”眼睛死死地盯住那个黑影,生怕它突然扑过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