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跑马地的月光


□ 梁海洋(壮族)

天黑的时候,我到了跑马地。跑马地离村庄不远,往村东翻个坳口就到了,是个洼地,三面环山,西北是山林,南边是坟地。三婶已在草棚前生了一堆火,灰里埋了红薯,三伯到的时候还带了芋儿和小乘。芋儿是大堂哥的儿子,小乘是二堂哥的儿子,大堂哥去了浙江,二堂哥在东莞的工地,嫂子也跟随做工。

  俩小家伙精力倒旺盛,去泥地里摸了几只蛤蚧,用小刀剖腹剥皮,钻了竹签在火上烤,有的用荷叶包着,外面裹泥放进火堆。几年没在家过农忙了,跑马地有点陌生了。小时候常常夜宿跑马地,看守瓜果,或是晾晒的谷子。趁着这俩小调皮自得其乐的时候,我沿着小路到处走,温温过去的时光。

  今天正是十五,月亮斜挂天边,清凉的银辉洒下来,跑马地笼罩在一片迷朦里,我来到横穿过跑马地的小河边。说是河,其实是小溪,水从北边的山林中出来,经过一个百米长的斜滩,冲出一个水潭,宽长各约十米,然后往东欢快而去。这是我少年时的乐地,四岁被大堂哥扔进这个水潭学会游泳,往后夏天几乎都在里面度过。现在水潭死一般静,水位也降了不少,据说是因为种植桉树吸水分造成的。我不知芋儿何时来到我的身后。月光下水面碎银一般,让人神往。我问芋儿会游水吗,芋儿摇了摇头,他说两年前潭里曾淹死了三个小伙伴,那三个小孩放学后偷偷来玩,正好水势较大,被水流卷撞到石壁上,等有人来救时已经晚了。

  过河往西,原是一片瓜地。我家在这里曾有三亩地,前几年调整,母亲嫌这里离村远,就给退了。这里夏季多山洪,过跑马河不方便,加上父母这几年老了,身体大不如前。现在这里都种上了桉树。

  我站在自家的旧地上,月光从树隙间投下,铺到了草地上,秋风轻轻地吹着,树叶在沙沙地响,好似有什么声音在呼唤我,却闻不到瓜果的芳香了。

  我待往前走,芋儿拉住了我的衣角,芋儿声音似乎有点发抖。不远处闪着一道萤光,缓慢地飘动着,越来越大,并往这边飞来。这一定是杨四奶奶的鬼魂,芋儿紧缩在我身后。杨四奶奶前年已经去世了。杨四奶奶腿脚不好,没办法上山砍柴,就用枯桉树枝叶生火做饭,大约是忘了盖盖子,火灰进了饭菜,开始不舒服也没人在意,后来就晚了。芋儿指了指前面隆起的土堆,杨四奶奶就葬在那里。杨四奶奶死的时候也没见她在广东打工的儿子和嫁到四川的女儿,三天之后才被村人发现,没有闭眼。

  我突然感到悲伤,才几年的时间,物非人非,那么多人不在了。跑马地还在,但却变了另一副模样;月光还照着,倒还如几年前那般皎洁,那般清凉。回到草棚前,小乘正从火堆里取出蛤蚧,月光照在他瘦小的身躯上,他像只孤独而敏捷的猴子,自得其乐,无视我的存在。他不怕烫,熟练地剥了外泥,剥了荷叶,蛤蚧的肉香就向我袭来。

  少年血

  我像一株水土不服的树,而在所有水土不服的树中,我又是最特殊的一株,别的树之所以水土不服,是因为从生长的地方移植到陌生的地方,而我是移植到陌生的地方之后再回到生长的地方也出了问题。十年前我离开家乡,之后我每次回来,总有不适之感。我不知道是自己内心愧对,还是乡下这块土地曾伤我太深。

  这一次也不例外。

  到急诊室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肚子胀得难受,胃肠在打鸣。这些年我已经习惯了广东菜的清淡,反而不适应家乡菜的辣。拉肚子这事可大可小,但我还是来了。急诊科倒是热闹,一大群人闹哄哄的,待诊区坐着十几个人,有老有小。这些倒没引起我注意,这年头,你也许可以保证自己一辈子不和人打架,但不能保证一辈子不来一趟医院。

  我填表的时候来了几个穿着制服的公安人员,他们扶着一名同事前来,我一看以为那位仁兄受了刀伤,他弯曲着身体表明了在忍受剧痛,而且行动艰难。我的猜想是一个错误,医生说他右腹痛,患的是急性阑尾炎。今晚急诊室似乎特别忙,我需要等待,因为医生总是优先去看流血的病人,而一个病人的血流得还真不少。这是一个少年,坐在靠门的小凳子上,他戴着一副眼镜,样子清秀,很有书卷气,我不知道他是否还是学生。他看上去单薄瘦弱,脸色发青,双目无神,欲闭未闭的,上衣一半都被血浸透了,裤子上也是血,流得地上到处都是。

  我一下子想到的不是这个少年在承受多大的疼痛,实际上一个人受伤后神经会麻痹,并没有旁人以为的那么痛。我想到的是作家苏童的一个小说集,叫《少年血》,这本小说跟了我许多年,十天之前我从公明去黄江的时候才把它丢下,不是不爱,而是我的行李装不下。我有我要做的事,装不下的东西我会扔掉。《少年血》就是这样被我扔下的,当然这一次扔下的不止这个东西。我没有想到自己面对一地血的时候思绪竟会飘到别的地方去。

  我的诊断很快,无非是开些止泻药,我出来的时候那少年已经在抢救室的床上了,护士在清洗他身上的血。在他站起来要上床的时候,刚到边上人就晕倒了,护士和医生手快,一把接住往床上放。这个时候时间差不多十一点半了,我听到医生在给他的家人打电话,希望有人能连夜赶过来照顾他,并签字做下一步的手术。然而情况却令人惊诧,家中没人,父母都出外省打工去了,只有老奶奶眼睛不好,一个人在乡下。医生在电话里跟他奶奶说,一定要来,因为失血过多,可能有生命危险。

分享:
 
更多关于“跑马地的月光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