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酱拌《史记》(四篇)


□ 古 佬

酱拌《史记》(四篇)
古 佬

第三只眼看“出身”

难堪的年代总有些难堪的事:填写履历表时有一栏常常令填写者难堪。这一栏叫“家庭出身”。有多少男人女人大人小人在这一栏前执笔踟蹰,因为它左右着你的命运,影响你的情绪,让你想起很多想说又说不清楚的事情。现在这一栏基本没有了,《学生登记表》、《求职书》等都将这一栏舍去,为的是让人们舍去那令人难堪的岁月。
可是,家庭出身、个人经历等等对于考查一个人然后因人而异量才而用真的没有用了吗?未必。《史记》中有位陶朱公,也就是当年辅助越王勾践重新战胜吴国的那位范蠡。他的二儿子杀了人“囚于楚”,马上要掉脑袋,需要派一个得力的人去营救。老范的意思是让小儿子去,大儿子不干了,说爸爸,我从小跟着你打天下,让我去吧!老范说不行,让你小弟去。老大急了,说你不让我去我就自杀。结果如何呢?老二的命没有保住。因为老大先将“一千金”给了他爸爸的朋友庄公,庄公默默把事办了,这小子却越想越后悔,又把钱委婉地讨了回来。庄公并不准备要这笔钱,但一看这小子办事太不讲究,就又把事往相反的方向办了。老大带着弟弟的噩耗回家,陶朱公反倒笑了,说我早知道这个结果。为什么呢?因为你是在我困难的时候跟着我,知道赚钱不容易,不舍得花;你小弟呢,生而见我富,不知钱来得不容易,敢花。因此事情出现这个结果也是正常的。
这是个有趣的故事,也是个发人深思的故事。一个人的出身与经历对于一个人的成长是多么的重要!在复杂的社会生活里,各种思想观念都要在每个人心灵打上不可磨灭的印迹。这些印迹就是一只无形的手,左右着每个人的生活理念以及行为。范老大不是不想救他弟弟,范家也不是出不起这笔钱,小聪明引发了心底的小器识,习惯的吝啬断送了乃弟的生命。当然这是几千年以前的事,放在今天无论有多少钱也撼不动法律的尊严。
美国的著名影星施瓦辛格当了州长以后,一定不会为几万乃至十几万去断送政治生命,而相反,我国近年来出现的贪官王怀忠、马向东者流,大都是少年贫寒,一旦万千金银过手,即表现出难耐的贪婪。因此说,家庭出身、个人经历等对人力资源、干部考核等关乎选拔人使用人的部门,不能等闲视之而且还要增加内涵。人用反了,事就可能办砸了,要不怎么说考查人使用人也是科学呢?

小车司机这帮人

古时称“御者”,今天叫“司机”。古时他们赶马,今天他们开车。咴咴叫的马变成嘀嘀叫的车;泛着泥浆的土路变成了柏油马路甚至高速公路。时间变了,环境变了,驱赶的对象变了,赶车的或是开车的人却没有变,抑或说基本没有变,还是两条腿支一个脑袋,还是食色性也,还是有尊卑贵贱,还在为名利奔忙。若干年以后是否还会这样?不好说。
从技术涵量方面考究,别看今天的小车司机懂一点机械,晓一点时事,有的还会下几手围棋,比之当年的御者还是好干得多。笨心想想,当年的御者一个人要赶数匹马,左骖右骥,拐弯抹角,风来雨去,比之如今的小车司机(专门给领导开车的那部分人),难度要大得多水平要高得多。至于气派,也比今天的小车司机张扬,请看《史记》中给齐国丞相晏子驾车的那位御者:“拥大盖,策驷马,意气扬扬。甚自得也。”寥寥几语,神态立现,一个趾高气扬的赶车人的形象呼之欲出,同时还给我们留下了那么多的想象空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