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土改,我给你说


□ 鲁顺民


时间:2004年1月22日,农历正月初一。晴,数日前降雪未化,满地皆白。
受访人:张六和(化名),男,现年74岁,1947年他应当是16周岁。老年闲居在家,身患糖尿病。还能在地里作务庄奉,种有一亩多菜地。夏天卖菜。两个儿子均为木匠,或打工,或包工。
访问内容:1947年秋土改运动少先队与农会之关系,及斗争地主恶霸之情形。
访问地点:张六和家中。居老城内,此屋原为地主袁玉老宅,土改后分得。老屋在七十年代拆掉重盖,用三间正房的椽檩盖了五间正房。现在,大儿子又将七十年代的房子拆掉,在东边起了三间正房,两间东房,地基提高两米,院子里顿时七高八低,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院子很大,在前边他二儿子又起了一进院。
访问目的:暂无。
说明:“我给你说”,并不是写作者的叙述角度,而是受访者在讲述过程中的装饰性用语,或者说是语病,每当他表达受阻或者思绪犹疑,总是用“我给你说”作为过渡、铺垫,有时候,则表示信息之确凿无疑,总之,含义十分丰富而零舌乙。
还需要说明的是,当直奔主题问到土改,他有一丝不快,甚至生气,甚至怀疑我不怀好意。但是,地缘关系的日常交往很快将隔阂完全消弥,接谈甚欢。
我六岁就没了娘。叫日本人给炸死的。那一年七月,她上街扯布还是干什么去了,刚走到南门洞,飞机过来一连扔了四五颗炸弹。她就是在那一次轰炸中被炸死的。全城都是死人,房倒屋塌,我爹找到我娘,已经尸分五处,脑袋早不知道哪里去了,下葬的时候,我爹想像着我娘的样子在纸上画了假的粘在脖子上。
我给你说,后来我才听说,不怨日本人,就怨傅作义,他非要来咱们这里开会,军长司令一大堆驻扎在大营盘。咱们老百姓跟日本人又无仇无怨,人家是跟着他的屁股炸他呢。那个傅作义,可把咱害苦了。
你说是一九三七年的事?可能是,那时候我六岁。我给你说。
土改的时候,我还小,也就十二三岁的样子。十六?没有那么大,我记得我那时候担水还担不得木头桶,死沉死沉的,担一对黑瓦罐。
当时,我家的情况是这样。自从娘去世之后,爹的脾气不好,有时候自己就把自己给惹下了,好好吃着饭把饭碗摔在地上,一摔八瓣。老弟兄三个,住的是祖上留下来的几间平房,后来,三叔成家另过,在外边租房子住。我弟兄两个,弟弟过继给三叔顶门子,我们父子两个过活。父亲主要是做纸扎,死下人给剃头油棺材。我也跟他学这门手艺。家里没有地,哪里有地?买不起。咱们这一片人,靠城吃饭,站栏柜当伙计,打短工,耍手艺,卖干果,卖估衣,力气大一些,在黄河上耍,做河路汉。做什么的都有,没有庄户人家,做一天营生挣一天米,日子过得艰难,但还能过得去。
受剥削?满街的穷猴神圣,谁剥削谁?谁尿你。我给你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