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忆秦娥


□ 肖复兴


第三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由《北京文学》杂志社和老舍文艺基金会联合举办的第三届老舍散文奖从2004年第1期起拉开序幕。第三届老舍散文奖的征稿要求:以弘扬北京的人文历史、讴歌变革时代北京和北京人日新月异的变化、歌颂新北京新奥运的作品为主,同时兼顾其他题材的优秀作品。经研究,本届老舍散文奖征稿时间持续至2005年10月31日,欢迎海内外作家及业余作者踊跃赐稿。
来稿请寄:100031北京前门西大街97号《北京文学》(精彩阅读)编辑部,请在信封注明“第三届老舍散文奖征文”字样。
本刊编辑部
现在想想,其实大华也就比我大三岁,也就是说,我上小学三年级,他上初中;我上初中了,他已经升入中专了。那时不知怎么搞的,他显得比我大那么多。并非他长得人高马大,而是小时候我显得很弱小,跟没有长开似的;再加上他特别爱打架,总是挥胳膊动拳头,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便显得越发比我强大许多。那时候,在我们大院里和我一样大小的孩子,似乎都有这样的感觉,也都很怕他,老远看见他都躲着他。那时我们谁都没有想到,没有人和他玩,和他说话,他是很孤独的。
我们大院原来是北京前门一带很出名的一家会馆,只要一打听粤东会馆,那里的老人几乎没有不知道的。三进三出的大院子,前出廊,后出厦,大影壁,高碑石,月亮门,藤萝架,可以想像前清时建造它时的香火鼎盛。而人丁兴旺是以后的事了,三教九流,孩子成群,尤其下午放学后和晚上的时候,我们这些半大孩子满院子疯跑,影壁前,枣树后,花架里,乃至公共厕所的墙根儿下,都成了我们捉迷藏的好地方。
好多次我们玩得兴味阑珊,准备往家里走的时候,大华常常会影子一闪,突然出现在我和弟弟的面前,二话不说,先把我弟弟一把推倒在地,再挥动他结实有劲的胳膊,上前就给我当胸一拳。他从不说为了什么,我们也从不问,彼此心里都明镜似的清楚得很:都是因为他的那两个姑姑。
大华家姓秦,他的两个姑姑叫什么,至今我也不知道,大院里的大人们和我们所有的孩子,都管她们两个叫秦家大姑和秦家小姑。小孩子看人的年龄常常走眼,那时我总觉得小姑比大姑要小许多,大姑显得有些苍老。两人的性格差异更大,大姑矜持,平常不大爱讲话,但性情温和,出出进进的,端庄大方,不大爱着急;小姑是属炮仗捻儿的,点火就着,一着就烟火弥漫得吓人,和大华的急脾气很像。
两人的长相倒是很像,都是高挑儿的个头,脸庞也很白皙,属于清秀受看的那种。不过,岁月老去,她们的模样对于我已经是一片模糊,所有关于她们的容貌、身材以及仪表、举止,与其说是我的回忆,不如说是我的想像。但是,有一点,绝对不是想像,而是沉淀在岁月和记忆里极其深刻的印象,就是小姑的左脸颊上有一块红痣,非常大,几乎占据了半边脸,如果是生起气来或着急上火,那块红痣就越发的显眼,脸上鼻子眼睛的线条便也显得越发明朗,都被映得红红的。我们背后又叫她红脸小姑,那叫法里当时有种恶狠狠解气的意思。她的那些来如雨去如风的无名火,在他们家里逮谁朝谁发,特别是爱朝大华的大姑发火。即使他们家里拉上窗帘,我们也能够从映在窗帘上她那张牙舞爪的影子,想像得出她那脸上那块红痣烧红的烙铁似的样子。而大姑总显得那样的低眉敛气,逆来顺受,从来没看见过她有一次的反驳,任凭她妹妹雨打芭蕉一般的发泄和数落。所以,那时候,我们对大姑充满好感,而对这位红脸姑姑总是印象不佳。
现在想想,大姑很像现在电影演员号称“天下第一嫂”的王馥荔,而小姑有点儿活泼泼辣的小陶红的意思罢了。
大华家住在我们大院中院的一排坐北朝南的正房里,豁朗的房门前有轩豁的廊檐和高高的台阶,院子里有三棵前清种下的老枣树,枝干老态龙钟,到了秋天满树照样结满红红的枣,常常让我们这些孩子在枣还没有红的时候,就忍不住嘴馋而爬上树去偷偷摘枣。这也是我们和大华常常打架的一个导火索,大华总以那三棵枣树是他们家的而自得。这样的房子,不能说是最好的,也可以说是大院里比较好的房子了,从中可以揣摩出当年大华爷爷在世时买下这一个小院时,一定是个钟鸣鼎食人家。我们懂事时,大华的爷爷就早不在世了,东西耳房早已经住着别的三户人家,院墙和月亮门更是早拆除了,他家只保留下那一排三大间房子,正中住着大华的奶奶,左右两大间分别住着他的两个姑姑。大姑已经成婚,小姑一直独身,大华跟小姑住。
问题就出在这里了,大院里从来不缺乏好事者,一直在关注和猜测小姑为什么不结婚呢?在他们看来三十多岁的女人还不结婚,一定是有问题的。当然,脸上有块红痣是问题之一,脾气暴躁也是问题之一,但在他们看来绝对不是问题的全部或主要部分,他们认为主要问题在于大华其实就是她的孩子,而且是来路不明的私生子。带着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拖油瓶,才是她始终无法结婚的根本问题。他们对此津津乐道,醋打哪儿酸,盐打哪儿咸,分析得头头是道,秦家自己说大华是他家二姑的孩子,二姑在老家山西太原,但他们认为这个二姑是虚拟的,因为从来没有见过他家的这位二姑奶奶来过,哪怕是一次。再怎么样,要是真有这么一位二姑,怎么也得来看看自己的亲骨血吧?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