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谦谦君子 大德不酬


□ 吴贻弓


今年3月初,我和黄蜀芹导演在瑞金医院不期而遇,原来都是即将进京出席全国政协会议,为预防“非典”去接受某种疫苗的接种。黄蜀芹告诉我桑导演因病正在这里住院治疗,于是就和她结伴一起到病房去探视,那天正好师母也在。桑导演虽然已住院多日,但精神还是很好,我和黄蜀芹怕他劳累,略坐了片刻就告辞出来了。没想到那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
我和桑导演其实并没有多少交往。一来他是前辈,高山仰止;再则我跟过许多老师,当他们的学生和助手,但机缘不巧,惟独没有跟过他。惟一的一次近距离接触,就是1982年3月我有幸和他一起作为中国电影代表团的成员出席在意大利都灵举办的“新中国电影四十年回顾展”。
1982年3月,距今已是22载有余。那时候,“文革” 结束不久,十一届三中全会也才过去两年,改革开放的巨潮正悄然从广东开始掀起,全国各地包括上海还处在孕育阶段。可以说,那一次高规格的中国电影代表团出访是在经历了长期封闭之后的第一次。
那是我有生以来头一回踏出国门。对于代表团里其他成员来说,虽然也是“文革”后的首次,但在“文革”前他们都有过出访的经验。桑导演自不必说。然而毕竟已是十多年了!十多年的空白对于一个人的认识来说是不可想像的。所以尽管我们去的意大利只是一个当时所谓“第二世界”的末流国家,但是在那里的所见所闻仍然令我们“大跌眼镜”。除了他们精湛的文化设施和驰名的古迹以外,我们在参观纯属资本主义的菲亚特汽车制造厂时还领略到了那里先进的职工福利和职工教育的情况;在参观葡萄园和农庄时更看到了那里城乡生活的差距已经不像我们那么明显;我们还乘车驰骋过几乎十多年后才在中国开始出现的那种现代化的高速公路等等。对于“外面的世界”这些出乎意料的发展现状,我们都只有用“惊异”两个字来形容。记得从菲亚特公司出来的时候,桑导演曾带着无限感慨对我说:“看来我们对‘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要有一个重新认识才对。”呵呵,这在当时可真是一个极大胆的甚至是有点“出格”的思想啊!然而桑导演是一名共产党员,他在对我说这番话的时候态度是极其严肃和认真的。也许,我想,那时,在桑导演这位看似纯艺术家的心目中对于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改革开放的必然已经有了他全新的理解和期盼了吧?
除那次以外,我再没有和桑导演合作的机会,但从与他合作过的同辈人口中我却能经常听到对他遇事沉稳的赞誉。无论什么事,在他那里总能得到合理的化解。比如他能以常人难能的平常心对待摄制组里一切繁杂的事务,哪怕天塌下来,他都稳得住。他有一句名言:“戏再难,只要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拍,总归拍得完的。”别人急,他不急,笃定泰山,有条不紊。他说起话来总是那么慢条斯理,不焦不躁,我几乎想像不出他如果发怒会是什么样子,因为他几乎从不发怒。我觉得这是一个对他人充满善意和尊重的大艺术家心里十分有底气的表现。这一点我一直在学,却至今仍不能及其万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