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文化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修腿的文化扩张


□ 巩北田

2003年接近尾声的时候,歌星张咪的外国男朋友出了本书。书的封面上,张咪裸露着修长的大腿和他接吻。吻得投入,也很撩人。张咪的脸蛋看上去和实际年龄不般配,这要感谢化腐朽为神奇的摄影师。
我在书店看到这本书的时候,它的旁边放着一套当代散文精选之类的纯文学读物。读物上蒙着尘,看得出来,好久没人问津了。香艳而潮流的歌星,和落寂而无奈的作家,在小小的书店里默默争夺着有限的读者。这样的摆放饶有意味,就像寓言一样,沉淀着一两句话难以说清的主题。
潮流的天平总爱倾向于搔首弄姿者,因为她们最大限度地满足了我们的窥视欲。文学在一个卖弄性感的女人面前,显得局促而古板,沉重而缺乏生气。这些话或许牵强,但我更愿意相信张咪修长的大腿和蒙尘的散文集之间有种冥冥的联系,这让我不安。
我总觉得,名人出书为人所诟病的地方,不仅仅在于制造了一堆文字垃圾,更在于对精英文化的残忍吞噬和无情挤压———这就是书店里富有象征意味的一幕最不安的解读。
出版的资源是有限的,这有限的资源原本并不属于明星们。早些时候,这一领域还算清净,很少有明星敢把自己的文字交给出版商,因为那是学者和作家们的领地,他们对神圣的文字普遍敬畏,不敢轻易碰触。如今,当他们频频涉足出版界,并在书店里挤兑得作家们难以喘气时,我们看到了无序状态下的商业文化与精英文化的对峙。前者来势汹汹,大举扩张,后者势单力薄,步步退守。这样,本不属于明星们的话语权被他们一点一点地蚕食掉了,他们成了话语的焦点。那些人以文传的作家和学者们,只能躲在一隅落寞地看着商业文化炮制出的明星肆无忌惮地表演。
当明星们掌握了话语权后,便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培植受众。越来越多的读者抛弃了手中厚重的文学名著,投向充斥着欲望、发泄和无需思维的娱乐文化中。对于传统、精英文化而言,这无疑是一种掠夺,但进行得悄无声息。
的确,这种掠夺是无形的,你可以找出很多理由为张咪的修腿做无罪辩护。出书是每个人的权利,既然有人看,何乐而不为?况且,她并没有妨碍哪位学者的写作和出书计划。但事实上,名人们和普通大众,甚至某些作家在起点上是不一致的,他们拥有的可支配资源要比后者多,这种先天的不平等,让前者的野心越发膨胀,后者的失落越发明显。明星们可以和出版商平起平坐,随意找个枪手把书凑出来。他们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通常说自己小的时候就喜欢写作,工作后虽然很累但依然笔耕不辍,写这本书纯属爱好———多轻松的话,这么简单就出了本书。那些一辈子都没出过书的学者们能不嫉妒吗?
书号有的是,这是看得见的资源,歌星们不至于把所有的书号据为己有,全部改行当作家。他们掠夺的,更多是无形的文化资源。
文章是千古大事,有点责任的人都不会在自己的作品中游戏文字,因为文字是神圣的,亵渎它会遭后人嘲笑和唾骂。所以书在很多人眼里是神圣的道德与知识的象征。写书的人被我们崇敬,不仅仅在于启迪了智慧,更在于他们鸡窗萤火的清寒与十年磨一剑的专注。而如今呢?写书这个再神圣不过的行当被越来越多的人糟蹋掉了。我们忍受着低级而荒唐的文辞错误,抵制着香艳而暧昧的明星写真,还难免被铺天盖地的商业宣传击中,成为无奈的受害者。而那些真正在写书的人,我们有时要费很大的劲儿才能在书店里找到其名字。一堆堆批量生产的文字垃圾淹没了这些人苦心孤诣的成果,更毁掉了书的清誉。这难道不是文化上的蚕食?
硬伤毁不掉一个写书人的声誉,因为谁都不可能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博学。但书背后的东西却能毁掉一个人。当张咪把自己的大腿袒露给读者的时候,我们会马上明了她的动机,香艳与撩人才是她要表述的东西。
我在书店里悄悄地把这本书放到了别处,因为我不想看到它和我心仪的作家的作品放在一起。
有些一厢情愿,不过我还是做了。



分享:
 
摘自:新广角 2003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