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自知,何知!


□ 刘文发

  翟永刚的中篇小说《窑衣》(《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07年第2期)无疑是一篇反映煤矿现实生活的力作,文章对现实的揭露深刻而独到,触及到了煤矿改制中的深层次问题,让人对矿工———这些普普通通而又一生奉献社会的劳动者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和更深切的同情,也让人对主人公何自知的悲剧命运充满了无限的感慨。
  对小说的解读,可以从多个角度切入。作者在小说主人公何自知的名字上是煞费苦心的,这也成了我们解读这篇小说的一个独特角度。下面我就从分析人物名字入手,对这篇小说作一下浅析。
  主人公名叫自知,名副其实,他在许多方面还是了解自己,把握住了自己的。他知道自己要有一个明确的升迁目标,并为此不懈地努力着。从贫困时候的饼干桃酥到后来的购物卡,他始终尽己所能地营造着自己的良性人文环境。他知道自己要实实在在,自己要知恩图报,不能做势利小人。正是他的这份诚实赢得了党委书记冯希泉的信任与提拔。他更知道做官要小心谨慎,于是磨去了年轻时的棱角,时时处处为领导着想,揣摩领导的意图,即使是丧葬送花圈这样的小事他也尽量办得让各位领导都满意。他属于小心翼翼地升官、兢兢业业做事的那种人。他最大的优点就是他与矿工接触多,对底层群众的苦难了解得深,于是他的良心未泯。所以当一亿多的矿产被陈正东以3000多万的低价收买时,他的正义感便无法遏制,而此前那些保住职位、谋一己之私的想法便不再重要。他知道自己面对国有资产的巨大流失,面对矿工的切身利益被无情剥夺,自己不能“无所作为”。这些都是他知道的,明白自己要做的事儿;这些,他是明明白白的“自知”。
  但是,作者又独具匠心的让他姓“何”。“自知”前加上“何”,意义当然就相反了。作者的意思很明白,何自知没有自知之明,他不自量力。是啊,何自知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工会主席,也就是管管单位的红白喜事,管管有名无实的职代会而已。他唯一的信任者(也可以叫靠山)就是冯希泉,而他的对手陈正东却是一个神通广大、呼风唤雨的人物(当然那能力也是用公家的利益换来的)。力量对比悬殊,未及对阵,其实“强弱胜负已判矣”。而且关键时刻冯希泉与陈正东结成了利益共同体,这就更注定了何自知的失败。
  何自知的失败还在于他对群众的不了解,本来他是要保护国有资产,要维护矿工的切身利益。可是自己苦心经营的“罢会”之举却被陈正东和冯希泉轻而易举地瓦解。在利益面前,人最容易失去立场。何自知只剩下孤身一人,他成了大战风车的唐吉诃德。而更可悲的是,他一心想维护的矿工却因为“罢会”而失去了饭碗,这也正是陈正东的狠毒之处,他让何自知自食其果,无法面对那几个铁心支持他的人。正是这种无法理解的“正义的失败”和心灵的自责使何自知走上了绝路。
  读完小说,一股悲凉透入骨髓。我在心底呐喊:自知,你何知啊?
  以一己之力去对抗整个官僚织就的利益网,以一颗良心去面对无法改变的现实,你焉能不败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