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创作《昆仑日记》感言


□ 董 玲

这一段历史我们永远不能忘记。这一段岁月我们永远铭记在心。
鲁迅先生曾经写过《为了忘却的纪念》,意在提醒国人不应该善忘,也没有理由轻易忘记曾经在我们的民族最伤痛的时候那些让我们最感动的时刻。从影多年,我一直坚持认为,一部作品从最初的创意到剧本成型,再到片子的问世,感动是最原始最基本的创作冲动,如果一个题材的诞生,不能够伴随着创作者由内而外的迸发出的冲动与感动,即使花费再大的精力物力,最终的结果是打动不了任何人的。多年前我了解到,抗日战争时期,一支由新疆少数民族组成的驮队,从境外给抗日前线运送军用物资的事迹。我深深被感动。《昆仑日记》最初的创作冲动使源于此。在那段最艰难的日子里,新疆各族人民为了祖国领土的完整统一,所付出的人力物力,以及执着而又坚定的民族精神,时时刻刻震撼着我的心灵。
从最初得知新疆人民开辟莽莽昆仑之路开始,作为一个中国人,我认为有必要,更有责任让大家知道,60年前在遥远边陲远离战争的新疆,为了抗日,新疆各族人民义无反顾地承担下的抗击侵略者的责任,重新把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再现在银幕上,便是我的责任,让更多的人为那些没有留下姓名的英雄而感动。
这一次的创作,从剧作开始,便是一次精神苦旅,痛并快乐着。
昆仑驿运是真实的历史事件,但是史料很少,况且事隔太久,剧本从讨论开始,也是我与编剧一起重新接近历史的过程,当我逐步走近历史的真相,心灵的震撼也随即而来,并且愈发强烈。
开始,为了遵循剧作的创作规律,同时也考虑到成片的可看性,走了不少弯路,一如前人的昆仑之行,无路可循。譬如说,矛盾的设置,反复的商讨,考虑,粗稿,再推翻,总是不能尽如人意。总感觉欠了火候,我们曾考虑,在最初驿运择路的问题上,让驮队首领萨木萨克与中方工作人员邹振山产生矛盾冲突,以使得剧作更加有张力,可是反复的设置,问题不断的出现;我们也试图从强盗入手,使得驮队在明,强盗在暗,增设悬念,情节会跌宕起伏,但是与此同时,曾经带给我的震撼与感动,却削弱了很多。那段时间,剧本的进行举步维艰,进度陷入泥沼。我想,回到最初的地方,从我得知此事想起,忽然,我恍然大悟,这段历史所造成的戏剧张力,它的伟大,已如一座高山,本就巍峨的摆在我的面前,初看之下,它很简单,但我仔细的观望,它竟然如此的层峦叠嶂。我想,我找到了,我们就写这座山,不用画蛇添足的在山上再去建设别的,一座山便已足够。我把自己的想法与编剧沟通,达成一致后,再出来的剧本便越来越往我最初的想法靠近了。
一个绵延十几公里的驮队行进在莽莽昆仑平均海拔5000米左右的达坂上,这本身就拥有了一切的力量,仅仅是走,已经就是一部史诗了,于是我更加坚定了拍摄的想法,往纪实的风格上靠近,让摄影机更加的客观,真正的叙述者,不再是导演,也不是影片本身,而是这马队,驮队留下的脚印就是那隽永的文字,浩然长空,荡气回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