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瞩望苍穹(散文·外一篇)


□ 王德兴

  文/王德兴

  古往今来,天空就是翱翔的舞台、憧憬的领地。只不过原来的主角是鸟,而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曾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由于缺少借助,而只能望空兴叹。于是,就有了“扶摇直上九万里”的向往和“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的探索。

  在中国,先有公输班制竹鹊,再有张衡作木雕,还有万户的乘火箭腾空:从全球的视野来看,风筝、气球、飞艇,相继步入挑战天空的旅程。这些最初的简陋飞行,不仅滞空时间短、飞行距离近,而且风险极大。不少人因此而付出了生命。

  当历史的车轮驶入20世纪初年的时候,世界上第一架有动力、可操纵的飞机研制升空:6年后,中国研制的飞机问世。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人类插上飞翔的翅膀。

  正如阳光并不能使所有的种子都能发芽一样,飞机只是给人类的飞翔提供了可能,而对于普通的民众而言,接触或乘坐飞机的机会还是极其有限的。所以,在此情况下,瞩望天空、憧憬飞行的人依然不在少数。

  我的母亲生前就是“望族”的一员、“慕天”的模范。母亲自幼没有读过书,也没出过远门,甚至连火车也未曾坐过,对飞机这类较为现代的东西更是感到十分陌生。

  但突然有一天,母亲对飞机产生了莫大的兴趣。对于一位农家妇女,母亲此举绝非为了赶时髦、追新潮,而是飞机与她的儿子有了较为直接的关系。那是1983年10月,我有幸成为人民空军的一员。自我离开家门的那一刻起,飞机就开始在母亲的心里扎了根、发了芽,因为曾有人告诉过她“空军是开飞机的”。所以,每当飞机从家乡的上空飞过,母亲无论是在田间劳作还是在家中做针线,都会停下来,目不转睛地看着飞机从视野中消失,她不止一次跟邻里乡亲们讲儿子是“会飞的兵”,也不止一次催促我给家里寄些与飞机的合影照,以解思念之情。

  其实,稍有些常识的人都会知道,并非所有的空军兵种都直接与飞机打交道。具体到我来说,刚入伍时我所在的单位是空军工程兵,其主要任务是打洞库、修机场,要说从没见过飞机那不太现实,但说到乘坐飞机还真是多年以后的事。甚至连拍照这样简单不过的事情,限于飞机属保密类的重点装备,也难以使母亲如愿。这一点,母亲当然是不清楚的。但清楚与否,并不妨碍她对飞机的热情。我也曾认真地考虑过,等随军有了房子,一定要把母亲接到城里来住些日子,顺便让她近距离体验一下坐飞机的感受。

  子欲养而亲不待。正当我即将落实随军接母亲进城想法的当口,母亲突发脑溢血而乘鹤西去,给我心头带来永久的愧疚和疼痛。在母亲年祭上坟的时候,我特地让人给母亲扎了一架纸飞机,透过弥漫的灰蝶,我仿佛又看到母亲一手插腰、一手挡在额头瞩望天空的身影……

  斗转星移。慈祥的母亲在深情的瞩望中被无情的岁月泊送到另一个世界,而我作为她的后人,则在母亲延伸的注视中由一名普通的士兵成长为一名共和国上校军官:其所在的空军部队,也由力量构成相对单一的看家护院型军种,发展成为一支集航空兵、地面防空兵、空降兵、通信兵、雷达兵、电子对抗兵等多兵种合成、具有信息化条件下攻防兼备作战能力的现代空中力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