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橘生淮南(小说)


□ 高 深(回族)

  1
  离开车的时间不多了。你攥着火车票,拇指狠搓着食指,心跳得厉害,横竖就是下不了狠心。
  你一向做事果断,举得起放得下,今天竟出奇的犹豫不决。
  大约有半个月了,你一直想找出一个自己与女友都能接受的妙计,但是,甘蔗没有两头甜,或是满足自己的向往,或是牺牲自己的理想,两者只能选择其一。
  这是你这一生中很重要的一次选择,关系到今后几十年的命运,关系到母亲十几年的梦想,也许还关系到女友能不能与你牵手白头。
  金凤,在阅览厅的一角,焦急地等待你的决定。她内心焦虑,比你还难过,恨不得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
  你进退两难,举棋不定地朝阅览厅走去——只走了半截路,又收住脚步,心里七上八下,脑子里像塞了一团麻,乱糟糟找不到头绪。
  开车时间在即,不容你再犹豫不决。
  你掉头转回宿舍,在床前默立几秒钟,看看腕上的手表,头上的汗珠滴到表上。你没心思去拉那把椅子,弯着腰,匆匆地给金凤留下一封短信,然后拎起行李,一路小跑,出了校门。
  在公交车上,你无可奈何地自己劝慰自己:金凤,她迟早会理解你的选择。
  
  2
  西去的列车,开出繁华而又嘈杂的京城。
  车箱里闷热。车窗钻进的风也像从蒸笼里冒出的热气。你脱下外衣,那件穿了四年的蓝格子衬衫,已经被汗水浸得像水洗过似的。
  坐在你对面的汉子,或许几天也没有洗过脚,一股又酸又臭的气味,钻进人们的鼻孔。坐在那汉子身旁的两位旅客,一男一女,一脸无奈的表情,都想尽量离他远一些,女的用手堵着鼻子。
  列车员走过来给旅客倒水,也闻到了臭味儿。她扫一眼几个乘客的脚,很礼貌地对那个汉子说:“天太热了,先生是不是洗洗脚去?”那汉子抬头看看列车员,一声没吭,顺从地朝洗手池子走去。
  你坐在车箱的右侧,左侧座位上坐着一位中途上车的老妈妈和他的儿子。老妈妈的头发白了大半,满脸都是沟壑一样的皱纹,儿子却一脸青春,穿戴也颇时尚。他一边嗑瓜子儿,一边漫不经心地跟老娘说:“妈,房子就别修了。我大学毕业,肯定不会再回来。咱家该换换户口本了。穷山沟,让人一点希望都看不见,没有任何让人留恋的。我总算是逃出去了。今后呀,谁有本事谁就往外飞吧!”
  母亲茫然而又无助,不知可否。她侧过身子,无意中瞄了你一眼,同你对视片刻,又转回身,眼巴巴地望着儿子:
  “娘看着你进了大学,就满足了,也算对你死去的爹有了交待。今后的路由你自己走,好歹都看你的命了。”
  年轻人的那些话,你上小学时就听人说过,好像所有农村青年,都是按照一个版本说的。尽管如此,今天听了,尤其引起你的思索:农村青年的前途,难道真的就只有“上大学”一条路吗?农民又不是后娘生的,为什么生活这么亏待农民?一些潜规则,总是把农民列为“二等公民”,是哪家法律定的规矩?当然,城市只认户口本,不管什么规矩不规矩。你凭自己十九年的“农村体验”,觉得别人可以看不起农民,农民不该自己看不起自己。普天下的人,谁不得吃饭?没有农民“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任你再有本事也得饿死。这么简单的道理,人们怎么就理解不了呢?你以前也很久都没看透这个道理,即使有时候看透一些,也模模糊糊。或许就是那位老妈妈无奈的眼神,才让你猛然间顿开茅塞,看得清晰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