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记忆中的采莲姑姑(创作谈)


□ 霍 君

  霍君,一九七O年代生人。天津市作家协会合同制作家,获天津市第四届文学新農称号。二OO二年开始小说创作,中短篇小说发表在《清明》《延河》《北方文学》《天津文学》《延安文学》等刊物,并被《中篇小说选刊》等选载。出版长篇小说《情人像野草一样生长》。现为天津《宝坻报)副刊编辑。

  在我的记忆里,的确有一个“采莲”姑姑。采莲姑姑长我几岁,本该叫姐姐,却因了辈分的原因,成了我的姑姑。采莲姑姑是我所有玩伴中最美丽的女孩子。采莲姑姑的美丽,是我对她记忆深刻的原因之一。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采莲姑姑真的救过我一命。

  和水有关。只有七八岁的我身上背着一只小草筐,掉进一条水沟里。小草筐和整个身子都没在水里,只剩下一颗头。我一动不能动,死亡的恐惧第一次袭击了我。幸好我的身边有采莲姑姑,我朝她呼救,姑姑,救救我。采莲姑姑毫不犹豫地朝我伸出了手,将我和我身上的小草筐从水里拔出来。我获救了。

  除了我和采莲姑姑,没有谁知道这件事。也许我和采莲姑姑都认为,那不过是一件非常普通的事,不值得去宣扬。我和采莲姑姑也都认为,如果换做采莲姑姑落水,我也会伸出援助的手。成长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孩子,以及孩子的家长们,实在不会把这件事和“见义勇为”联系在一起。

  我很奇怪,儿童时代非常淡漠的一件事,却随着时间的推移,唤起了我对它关注的热情。美丽的采莲姑姑,那只递过来的纤细的手,让我心中满怀暖意。无论多么独孤和寒冷的境遇,有那份暖意的陪伴,我就多了几分行走的力量。

  所以,决定写写采莲姑姑。然而,小说里的采莲姑姑绝非我记忆里的采莲姑姑。她和她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女人,完全不同的两种命运。

  小说里的“我”未尝不是我的臆想,如果真的有那样的事发生,我一定什么都不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记忆中的采莲姑姑(创作谈)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