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乌鸦站在时间的另一端


□ 普驰达岭 彝族

  ◎ 普驰达岭 (彝族)

乌鸦站在时间的另一端

那个早晨 乌鸦的翅膀

划过夷鲁坝子的天空

我握着寒冷的季节

走过火期洛尼山

山如剑

满山的花草和露珠

迎面而来

乌鸦站在时间的另一端

孤独的语言划破山涧

在白云居住过的山头

有个叫阿而的罗婺酋长

创造着罗婺部威武的神话

他手中的利剑收割着成片的羊群

他在金沙江两岸亘古纵横

他在高天厚土间游刃而行

他构筑的营盘连接着纳苏部落的血脉

他的声音穿越着重叠的哀牢淌过倔强的河流

翻开大山一样沉重的凤氏谱牒

留在藏经楼的文字和经书

如横空而下的雪片

散落在夷龙河两岸

滋养着丰茂的水草和羊群

引领着英雄的德布德施后裔

一次次越过罗尼山抵达莫木古尔

彝人根植的土地是流淌传说的水源

与历史花环对撞

让风翻阅这座传奇的山吧

坚硬的石头化为脆弱的影子

在月光下奔跑

在火期洛尼山顶

面对千年之外历史的荣耀

这个早晨

我安静得像回家的孩子

我的语言如阳光的碎片

脆弱得不堪一击

这个早晨啊

我是那只孤独的乌鸦

站在时间的另一端

只有如剑的山峰

在朝霞中静静地开放

夷龙河上的歌谣

一群鸭子顺着你的翅膀而来

绕过冬天深处的群峰

用成群结队的语言拍打着两岸

漂蓝了夷龙坝子的天空

那个年月

有个叫罗婺的营盘

安静地坐落在你的怀中

手中的利剑划过苍茫的洱海

那个年月

有个叫纳苏的部落

安静地用透明的羽毛

弹拨着动听的马布

用黑黝黝的语言唱着《梅葛》

他们迁徙的步伐一次次抵达

那个名叫玛纳液池的地方

一眼清泉

总淌着他们幸福的眼神

那个年月

夷龙河肥肥胖胖 奶水充足

人们快乐着

躺倒在水的深处

即使在梦中都能起身

用幸福的手掌

星星一样的鱼群

赶回瓦板房

用残损的鱼刺

刻出动听的歌谣

传唱着夷龙河的故事

鸟飞出石头的视野

赤足而行 站在干涸的夷龙河床上

一枚裸露的石头

晾出满是青苔的记忆

想象着我裸行的影子

如何躺进一只杯子

品完一夜的孤独和忧伤

一只鸟含着沉甸甸的风

清澈的河面上 花就安静地开了

鸟飞出石头的视野

迎风落在时间的尽头

羽毛飘向湛蓝的天空

四目相视 在澄静的水中

鸟的翅膀与石头擦肩而过

漫漫长河丰满的记忆

在羽毛间川流不息

(既已趟过了人生的河流

痛苦已是脚下安静的石头

既然石头的心与星辰同在

深情记忆仍是无尽的流水)

与石头对立 在时间的枝头

我是一只衔着晚风的鸟

当我赤足再次越过清澈的河面

在身后 石头的记忆

开出的是被岁月风化的花朵

红土背上的阳光

活着的心里滋味总是

怪怪的

能聆听不能诉说

从千里迢迢的旅途归来

浑身充血如霞  第一次

这样真真实实  在高原的背上

学会倾听一种声音

季节的声音岁月的声音

在日子的背面静坐深秋

很多血管如蛛网交错的枝丫

在悄悄来临的风声中

同泥土和高原的气息默默交融

这样的时刻

在岁月的背后季节的背后咀嚼自己

我乐意接受我乐意忘却我乐意思念

我乐意疼痛落雪落泪的日子

我捏着红土我捧着阳光

我想起阿嫫我想起情人

我想起阿达飘不尽的兰花烟

我想起猎枪前猎物躲闪的目光

在高原 我语言陶醉我感受幸福

在高原 我唱歌我恋爱

在高原 我一尘不染

我在高原之外我在尘世之外

我快活如波动灵活的鱼

我在阳光下我在阳光上我在阳光里阳光外

在红土背上

高原人的心里  能聆听不能诉说

忘了家的方向风的方向

总有些情感无法落幕

责任编辑 陈冲

分享:
 
更多关于“乌鸦站在时间的另一端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