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通过剧本,表现我从原著中读出来的东西


□ 江 雪

  《话剧》:怎么看《兄弟》的小说原著?怎么看《兄弟》的小说原著?
  李容:余华的小说一向比较市民化,比如他的其他作品《许三观卖血记》、《活着》等,作品内都有深刻的东西,在市民的表层下,有对人生的穿透力。而小说《兄弟》在叙事上自有一种风格,心理描写不具体,语言和逻辑是信手写来的,不是严密组织。
  这个剧的改编对我来说有命题作文的意味。我在第一遍读小说时不是很喜欢它的叙事方法,后来加进自己的想法后,就读出了其中的意思。开始时,我对关于“文革”的调侃文笔有种不适应,因为我经历过,知道其中的残酷。怎么写它是过不去的坎,但是那种调侃又有与我以前的创作构思不谋而合的地方,比如我在话剧《百年守望》中对于“文革”的描写,两者有些相似。
  通过剧本,表现我从原著中读出来的东西图片1
  对这部小说可以从两个方面去理解,余华先写成《兄弟》上半部,写得很快。而后半部好像是被出版社逼出来的。现在看来这两部很不同。这部作品固然不是余华的代表作,但却是他转型期的里程碑之作。
  我发现余华是个写小说的高手,外界评论说余华对现代生活不了解,他了解的是“文革”,而下半部是与他完全陌生的生活。其实不然。小说下半部中有现代生活的描写,许多内容在现实生活中都是看得到的。尤其是对中国人暴发户的心理刻画很深刻。这一
  点无论穷人富人都一样,这牵涉到现在民族心态的问题。而余华就揭示得非常好。他是在用调侃、幽默的手法来写残酷的事情,不是那种“将屠夫的凶残,使大家化为一笑,收场大吉”的所谓幽默。“文革”是可怕的,但只要人的良知没有泯灭,那么这个社会就是有救的。而对于现在许多丑恶的社会现象,我们应该怎么看,怎么对待?一个有希望的民族应该有怎样的心态?《兄弟》下半部对李光头的鞭笞,也是希望展现出我们虚幻的民族心已经膨胀到什么程度。当然,可能大多数人来看这个戏只是图个热闹,并不想作深入了解。
  
  《话剧》:《兄弟》的话剧改编与原小说有哪些不同?
  李容:写完第一稿后,不断听意见、不断改。到如今已是7稿。改编主要选取了原小说的下半部分。小说上半部里面有很多细节,很感人,很适合舞台表现,但它所着力描写的“文革”部分,对于现代年轻人来说是被遗忘的,其中的残酷和暴力对现代观众来说几乎是没有任何感觉的,所以在改编中被舍弃,而重在对下半部的改编。
  剧本初稿有个“序”来介绍两人的原初情谊,后因本子长而删掉,这需要导演用其他手段来建立这种背景解读。现在保留了宋钢对李光头的好,而删除了一些弱势群体被蹂躏的部分,比如宋钢推销丰乳霜的情节。
  相对于原小说,剧本有几大改编:
  一是人物集中在三个人——李光头、宋钢和林红。这也与戏剧要求人物集中有关,去掉了副线人物,用这三人的关系变化来体现兄弟感情的破灭。当然每个人对小说的读法不一样。在我看来,“兄弟”是反讽,体现在兄弟的价值、兄弟的传统概念完全被破坏。即使表面上的概念在维持,但里面的东西已经分崩离析。
分享:
 
摘自:话剧 2007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