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推理盛世世界侦探推理小说探源


□ 徐雯怡

  开山鼻祖
  
  爱伦·坡(Edgar Alan Poe,1809~1849)
  1841年,美国作家爱伦·坡开始了其侦探小说创作,一生虽仅创作侦探小说六部,但已奠定了他世界侦探小说的开山之功、鼻祖之位。其中,《莫格街凶杀案》(最早译《毛格街血案》)广为人知。在这件“凶杀案”中,爱伦·坡首创了侦探推理小说史上的“密室作案”模式。其后在《玛丽·罗热疑案》(又译《玛丽·罗杰特神秘案件》)、《被窃之信》、《金甲虫》、《你就是那人》与《长方形盒子》中,爱伦·坡分别运用了逻辑推理、心理剖析、密码破译、哥特式恐怖以及心理战术等写作模式。在日后世界各国的侦探推理小说写作中,拜老鼻祖爱伦·坡的这些模式为经典。
  《莫格街凶杀案》中,著名侦探奥古斯特-杜宾登场。在爱伦·坡的笔下,杜宾是法国名门之后,有先人遗产傍身,对一切谜题有着无法遏制的兴趣。而爱伦·坡笔下的“我”,则粗心大意,呆头傻脑,随时愿意倾听杜宾对案件的分析。于是,在爱伦·坡构建的侦探小说的世界里,又多了一个“天才侦探+傻瓜助手”的模式。这种模式在日后柯南·道尔、阿加莎·克里斯蒂等人的作品中屡见不鲜。
  
  “英国式谋杀”的时代
  
  “推理+历险”模式:阿瑟·柯南·道尔(Sir Arthur Conen Doyle,1859~1930)
  伦敦烟雨迷蒙的傍晚,贝克街缓慢的车流中,总会有一辆马车停靠在221号楼前,十足的绅士或者十足优雅的小姐钻出车门,上楼去找住在B座的夏洛克·福尔摩斯先生,然后在狭小的房间里讲述神秘的事情是如何发生的……这时候,英国式的壁炉里生着火,温和善良的华生医生按铃让房东太太送上红茶与点心,福尔摩斯先生也许刚好从一桌的化学试剂中抬起头,鹰钩鼻底下的烟斗差点掀翻了凉咖啡。
  这几乎成了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探案系列”中永恒的开头。
  柯南·道尔1881年爱丁堡大学医学系毕业后,两年间辗转西非与英国之间,行医不顺,偶尔写作。接着在1887年的《比顿圣诞年刊》上发表了第一篇小说《血字的研究》,小说主人公便是日后名声大噪的夏洛克·福尔摩斯,他有六英尺高,身体瘦削,目光锐利,鹰钩鼻令他看起来格外机警,双手永远沾满墨水和化学药品,静若处子,动如脱兔。在他的挚友华生医生的眼中,他对文学、艺术、哲学、园艺一窍不通,但精于化学、解剖学、心理学和法律,他也不太懂世故人情,有时冷傲难以理喻,但却常说“我的职责和其他正直公民一样——维护法律”。他对待犯罪有着中世纪的骑士式风度,我行我素,以夷制夷。福尔摩斯不仅善于推理,能从一只怀表上看出其主人的性格与经历,同时,还精于拳术、剑术,甚至乔装术,是个冒险的行家。这令得小说不仅具有严密的逻辑推理,而且惊险刺激,险况频生,使“福尔摩斯探案系列”小说又多了一点历险记的味道。
  在随后的几十年中,柯南·道尔写出了著名的中篇小说《四签名》、《巴斯克维尔的猎犬》、《恐怖谷》以及《冒险史》、《波希米亚丑闻》、《红发会》、《五个结核》、《蓝宝石案》、《回忆录》、《最后一案》等短篇小说。在《恐怖谷》中,一位与福尔摩斯才智相当的人物——莫里亚蒂教授出现,使“福尔摩斯探案系列”小说更有一山不容二虎的两势抗衡所带来的刺激与悬疑,他们之间不仅斗智,在伪善的面具被撕碎的一刻,莫里亚蒂甚至与福尔摩斯赤手相搏。在写于1893年12月的《最后一案》中,柯南·道尔“终结”了他亲手塑造的福尔摩斯,让他与死敌莫里亚蒂教授跌落瀑布,同归于尽。只是读者对此结局无法释怀,在遭到读者的强烈抗议后,柯南·道尔不得不令福尔摩斯笔下逃生,在1903年发表了《空屋》(又名《福尔摩斯归来》)。
  柯南·道尔写作福尔摩斯系列侦探小说的1878~1914年里,小说中的福尔摩斯与他的朋友兼助手华生医生就租房住在贝克街221号B座。这在当年只是一个虚构的地址,当时的伦敦贝克街只到八十多号。福尔摩斯一举成名之后,全世界粉丝数以万计,1930年伦敦道路扩建时,政府特意留出了221号,至1990年,221号这栋建筑成了博物馆,收藏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物件,完全照小说中的描述装修,游客络绎不绝,甚至寄往贝克街221号的信件也越来越多,人们希冀于福尔摩斯来破获诸如肯尼迪被刺案、水门事件等。福尔摩斯这个虚构小说里的侦探享尽“死”后哀荣,垂诸后世。
  “推理+人性研究”模式:阿加莎·克里斯蒂(Agatha Christie,1890-1976)
  波洛梳着油光可鉴的短发,身穿干净整洁的西服,握着权作修饰的手杖,永远表现得像个十足的英国绅士。可他是比利时人,矮得够不上任何人,在正统的英国太太们眼里,他简直是个“长着鸡蛋般脑袋的讨厌的外国人”。可恰恰在这枚“鸡蛋”里,生生不息地成长着无以计数的脑细胞,这群“灰色的小东西”是波洛最以为傲的,《ABC谋杀案》中,他坐在人潮汹涌的赛马场里,闭目静思,骄傲于“解决问题用的不是腿,而是这群灰色的脑细胞”。
分享:
 
摘自:话剧 2008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