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霍建起和《情人结》


□ 霍建起 贾磊磊


受访:霍建起
访问:贾磊磊
时间:2005年2月1日下午
地点:北京金宸国际公寓咖啡厅

《情人结》与《罗密欧与朱丽叶》

贾:今年的情人节要放映你最新导演的影片《情人结》,你当时的创作初衷是什么?
霍:当时在《京青年报》看到了安顿的一个纪实的东西。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贾:它的文学原型是报告文学,还是什么?
霍:是口述实录的那种,有半个版。
贾:这部作品最打动你的是什么?
霍:我觉得两个那么相爱的人因为各种原因总是不能在一起,但是他们始终坚守着这份感情,让人特别感动。其实他们所经历的许多事情,我相信很多人大概都程度不同地有类似的情况。我拍东西往往就是因为一、两处特别有感受,引发了我想把它拍成电影的想法。
贾:可能创作的原始冲动就是在这种最初的感受中形成的。
霍:这个对我好像挺重要的。包括《那山那人那狗》也是,就那么一篇小说,觉得它特别有意思。后来才不断地丰富、扩展成一个故事。《情人结》的文学原型都有点像童话故事。两个人这么相爱,又这么波折;双方都能够始终如一,更显得这个故事有丰富的内容。
贾:影片中的男女主人公,由于受到家庭的阻隔而不能在一起,使他们近乎绝望,为此曾经想殉情。这样的处理是出于什么考虑?
霍:他们的情感发展和所受到的压力必然会走到这一步。人在绝望的时候必然会想到结束生命。但是,我还是希望他们的这种美好的爱情不要走向绝望。所以,并没有让他们真的成为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贾:从电影的叙事情节上考虑,这场戏的意义是什么呢?
霍:有这么一场戏,才能够使这个故事不那么单薄。否则,仅仅一个曲折的纯情故事并没有什么特别动人的东西。有些事情只有站在生命的终极点上才能够闪现。对这场戏我在脑海里预先感到了那种情境,已经有了视觉的形象。
贾:这种剧情的设计,使这部影片有一种终极的追求贯穿在里面。
霍:影片里面有一句话,与人物的精神是一致的。那就是说:放弃生命与放弃希望哪一个更可怕?你可以理解为:如果没有希望了那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因为爱到了那样一种程度,为了爱情即使放弃生命也是一种幸福。就像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一样。这场殉情的戏,我觉得表达的就是这样一个意思。
贾:但是,如果放弃了生命,爱情的实现也许就彻底没有希望了。
霍:可是,如果放弃希望那也许更可怕!
贾:看来这像一个悖论。
霍:恋爱的人可能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即使放弃生命,爱情会随着生命的顶点而灿烂!他们就会做。
贾:在这样一部电影中,放弃希望可能就意味着放弃一切。
霍:在现实生活中两个爱得死去活来的人,非常有可能为爱而去死。除非有一方根本就没有这样想。我们原来曾经想把电影《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片段穿插在影片中,后来没有这样做。
贾:那样也许会使这部影片具有一种“套层结构”的形式与意义。
霍:尽管我们不能说《情人结》是中国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但是我们最终还是把罗密欧与朱丽叶的那种生死不渝的爱情精神放在了影片的叙事过程中。原来的影片叫《说不尽的莎士比亚》,营销方为了在情人节上映改成《情人结》。
贾: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悲剧,实际上是由于两个家族的世仇所造成的;而《情人结》中的爱情悲剧表面上是家庭的阻隔,而在家庭背后实际上带着历史的阴影,在这种意义上讲,消除男女主人公之间的爱情隔阂,就具有一种消除历史阴影的隐义。
霍:我们并没有想把这种原因说得清清楚楚。原著对此也没有展开来描述,我们更关注的是这两个人物的现实命运。所以我们把造成这种阻隔历史的原因“淡化”了。
贾:《情人结》是一部“电影化”程度非常高的影片,你在进行电影叙事的时候,是否特别在意影像的形式建构?
霍:我拍戏经常会生发出一些形象的感觉。如果我遇到的环境与我想像中的这种感觉不一样,我就会觉得特别别扭。就像《情人结》里男女两个人在铁道上行走的那场戏,如果不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面对人生的抉择,可能给观众的感觉就不一样了。他们当时在说:“我们要一直走,走到那座城市。”如果在马路上说这种话,就没有那种一直要走下去的感觉了。而走在铁轨上说这种话,就和他们要“逃离”家庭禁锢的心情特别吻合。包括在那个男孩子在楼梯上“堵到”女孩子,我都觉得还是在那样一种环境中才“对”。
贾:《情人结》是一部爱情影片,但又不是一部好莱坞式的爱情影片。在影片的结尾一对经历了风风雨雨的男女,终于能够披上婚纱走到一起,女主人公含着眼泪拍结婚照的场景,给人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