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语文忧思没有必要,关键在于建设


□ 北京某中学/逸 明


编者按:1997年11月,由本刊发表的“忧思中国语文教育”的一组文章,在文学界、文化界、教育界乃至全社会引发了长时间的讨论与反思。在舆论的推动下,初一、高一的语文教材从2000年秋天开始改革,然而新的教材试用后又引起各种争议。本刊今年从第一期开始发起了“忧思中学语文新教材”的讨论,下面的两篇文章是上一期讨论的继续。

在现行教育机制下,语文教师只有能力抓住语文教学的内核,却无力于它的外延。现实中的学生,生活面相当狭窄,留给语文阅读的时间与精力更是少得可怜。改变语文教学不遂人意的关键在于建设。建设的关键环节并不在教材,从某种意义上讲,甚至也不在教师。关键环节是什么?

2000年暑期后,九月第一个明媚的秋日,高一新生和他们的语文老师,都拿到人民教育出版社两本散发着油墨气息的语文新书:一本《语文教科书》,一本《语文读本》。新学期奉献给他们的礼物,还有《语文教学大纲》规定的二十部“课外阅读书目”,更有《读本》最后一篇《跨世纪的中国人该读什么书》中开列的洋洋六十部书(包括马、恩、列、毛、邓选集,《鲁迅全集》和《史记》、《资治通鉴》、《周易》、《楚辞》等等)的推荐书目。一时间,舆论兴高采烈,媒体沸沸扬扬,热心而风云的人士奔走相告。似乎被守旧派顽固盘踞的“误尽苍生”的语文教学阵地终于被撕开一道缺口,而莘莘学子如饥似渴地对文学阅读的企盼就要得到满足,他们的文学感悟能力就要在新课本的熏陶下涌动奔流,他们的文化素养、人文品位也即将如雨后春笋般节节攀升。中学校园中稍有经验的语文教师,并没有狂喜雀跃,他们只是静静地掀开书页,一如既往地制订新学期的教学计划,研读着每一篇新课文的重点、难点,思考着如何利用课文提高学生的思维能力,使学生变得更聪明。
新教材也并没有带来人们预期的语文教学的巨变。多数语文教师是“寸光鼠目”的:一周四课时,他们处理16开本、148页、216000字的《语文教科书》尚需有所取舍,大多没时间定期利用星期一的语文课去朗读《爱的教育》,或经常性地占用大量课时去教课外的诗歌,无论那些诗是“和谐与神秘”的抑或“奇妙与流动”的,也无论是哪位名家的华章抑或大师的译笔。当然,他们的目的,不是许多年后自己的学生以忘光课文为代价,记住年轻女教师的自选教材和庄严神色;他们很清楚,“教学大纲”就是课堂的法规。他们所追求的,是使学生通过学习课文系统地、循序渐进地提高阅读与写作能力——在未来学习与生活中必不可少的能力。生活与学习不是诗,也不能全由诗来笼罩。当然,他们这种务实的追求,要打很大的折扣。上海的《语文学习》杂志封面上有一句铭言说得好:“语文学习的外延与生活的外延相等”。在现行教育机制下,语文教师只有能力抓住语文教学的内核,却无力于它的外延。现实中的学生,生活面相当狭窄,留给语文阅读的时间与精力更是少得可怜。他们甚至无暇顾及 340页、500000字的《语文读本》,遑论二十部“课外阅读书目”和洋洋六十部书的推荐书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